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师生乱情  »  女生宿舍里的调教
女生宿舍里的调教
第一次来时,四月的天,竟染上了浅浅的秋寒!风,一阵阵地灌进我的衣袖,
雨,三两点掉在我的鼻梁上,无数莫名的愁绪,竟然趁虚而入一拥而上,占据了
我心房最柔软的那一片领地!而那一片心,已经被来往的车流、忙碌的人群冲得
七零八落——当我回想时,再也无法知道那是什么样的愁,结成了什么样的绪!
第二次来时,香樟路上,我的身边终于站着那位叫卡卡的女孩!
扭过头看了她一眼,那高高的鼻子、白皙如雪的脸颊、长长的睫毛和飘逸如
风的长发深深地印在脑海里。再扭过头看时,那乌黑的双瞳、淡雅如画的娥眉、
樱桃似的小嘴、娇艳欲滴的双唇正对着我的方向,吓得我赶紧低下头去——在那
低头的瞬间,心又忽然像是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下!
一双玲珑小巧的秀足!
我被撞得失去了平衡,双膝有些不稳,差点跪倒在地。四周的人们似乎都在
看着我们,那些闪烁的目光像是在欣赏一幅绝美的画,那画美得所有人都像小偷
似的想将之居为已有。
603路公交车来了,又走了,里面挤满了那些似乎终日以追赶时间为业的
人们。我和卡卡同时笑了,目送那些可怜的人们远去!
人生是用来奋斗的,但生活却是用来享受的!
我想卡卡,应该也是这样的想法罢。
603又来了,又走了,这一次载着我和卡卡。
我们谈笑着,虽然我的话有些前言不接后语,而且笑得更是生硬无比,但卡
卡似乎在积极地与我配合,让紧张的情绪终于有所缓和。我感激地看了一眼卡卡,
她的笑容在我心里荡漾开来。
在车上,卡卡总是带着微笑,微笑里总是含着温情,她似乎用温情对待生活
里的一切,说:我几乎从来没有发过脾气!
一时间,我敢不相信,这就是那位传说中的S,那位让我心甘情愿地跪了两
三个小时的卡卡。但很快,我的疑惑便随车啸而去——因为毕竟是那样心甘情愿
地跪了。
一路谈笑着,以至于来不及计算行车的时程就到了转车的路口。最后,91
3路将两个人带到了终点。
让在学校住1楼宿舍的卡卡跟着我爬上了6楼,心里有点过意不去,赶紧打
开门,里面迎来一阵香味。那其实是花露水的味道,经过了几个小时的消散,已
经淡得有如干花的陈香。
卡卡一进来后就只顾着发短信。我想那也许是卡卡故意的,想试试我的反应。
无奈那个时候,我原本还算敏捷的反应突然迟钝了,一时间不知道做什么好,
只好围着卡卡瞎转悠。终于,我的脑袋开了窍,想卡卡一定口渴了。
我问:卡卡,你喜不喜欢喝茶,这里有薰衣草茶和玫瑰花茶,已经泡好了的。
卡卡说:我还能接受。
想了想卡卡这句话,心里又是一阵歉意。
喝了茶,卡卡仍旧在发短信,我百无聊奈只好脱了鞋袜爬上地垫。
地垫原本全是绿色的,为了卡卡的到来专门从超市买来的。后来卡卡说喜欢
的颜色是红色和桔色,便又在今天上午匆匆买回了一些红色的。地垫原本是打算
用这两种颜色拼成" K。K" 的字样,后来发现难度似乎很大,于是就只拼出一
个" K" 字。
不知道卡卡有没有发现呢?我站在那个醒目的" K" 字下面,一个劲地暗示,
可是卡卡的目光仍在那些可恶的短信身上。
我忍不住了,说:卡卡,怎么不命令我跪下啊!
卡卡笑了,说:就是不下命令!
原来,这个世界上最厉害的惩罚就是不惩罚,至少对M而言!
我又有点慌了,心急如焚,不停地揣测卡卡此言的潜台词是什么——会是什
么呢?难道是卡卡在逗我玩吗?或者是卡卡突然不要我了?或者是……很快,我
的慌张变成了可怕的疑惑!
卡卡忙完了短信,说:我去上会厕所。
上厕所?这回我一下子就反应过来了,马上问:那我的圣水怎么办?
被我一问,卡卡有点犹豫,说:等一下我喝了水,还会有的。
在卡卡上厕所的那段时间里,我思绪万千,突然想起一篇文章里的一句话:
奴隶的头永远不能高过主人的膝盖。
那么,我怎么还能站着呢?于是自己就跪下了。
第一次在S面前跪下,我的心境一下子跌落千丈,再也没有了那种人类与生
俱来傲视万物的尊严了。我也恍然明白,为什么那些古朝的统治者们总是希望自
己脚下的臣民是跪着的。一旦跪下来,再凶猛的敌人也只是阶下之囚,再激烈的
反抗也不过苟延残喘,再高贵的灵魂也成了卑微的奴仆,再辉煌的历史也会淡黯
得如深秋的暮色。
我的灵魂已经跪下了,就再也没有站起来的勇气。卡卡从厕所出来了,我可
怜巴巴地望着那双修长、修长又高贵的腿,目光忍不住地向上攀延,待到了膝盖
的地方,心里咯噔一下不由自主地又将目光收回。
已经不再慌张,因为我已经跪下,已经知道自己是什么。但是,卡卡还是没
有要开始调教的意思,这让我的紧张和疑惑又回来了。
我就像是在一个即将雷雨交加的夜晚被蒙上了眼睛,在失去了时间的寂寞里,
等待那第一道横过天空的闪电——卡卡会做什么?我又应该怎么做?
只觉得雷声已近,却找不到闪电的踪影!
我抖索着身子,心里一片茫然。我低垂着头颅,目光失去了焦点。突然之间,
我看清楚了那双玲珑小巧的秀足,心里一片亮堂,便像幼犬般用头蹭着、用鼻子
嗅着、用嘴唇吻着、用舌头舔着……几番努力之后,卡卡终于让我脱掉了鞋子。
已经开始了。
第一次,我干涸的唇碰到了那双穿着浅浅的船袜、透着丝丝暗香、温润如玉、
洁白胜雪的靓足!
这双足,是那样的令人怜爱,因为它已经连跳了两天的斗牛舞,早已经疲倦
不堪。
吻,是世上最美的按摩!我希望在每一个忙碌日子里,用交织的热吻,一点
点地吻去你的疲倦,直到你美美地沉醉、沉沉地睡去。
----可是,吻着、舔着,我竟然先主人一步沉醉了,我沉醉在自己的心愿里!
卡卡站起来想要走动一下,我生怕主人会永远离开,像小狗一样紧紧的依偎
在主人的腿边,撒娇地蹭着那双已经舔湿了的靓足。
卡卡在地上走了两步后便将腿叉开,我读懂了主人的意思,便乖乖地钻了过
去。
钻到第三次的时候,卡卡突然夹紧了双腿,让我动弹不得。我正疑惑,突然
感觉背上一重,原来卡卡坐在了上面。
卡卡的调教开始变化多样了,我也用心地配合着
----这时候,我就像是一只幸福的陀螺。卡卡手持着无形的鞭子,每一次鞭打
,都会让我更加欢快地旋转!
陀螺是实心的,没有那么多心眼,唯一的心愿就是卡卡的鞭子永远不要停止!
累了,休息的间隙里,我找到了那根我钟爱的绳子,叫卡卡把我绑起来。卡
卡的捆绑技术真是深藏不露!一会儿后,我的手就被绑在背后再也不能动弹。
被绑着为卡卡舔足,虽然动作起来有些艰难,但却别有一番滋味!
通过不懈的努力得来的东西总是最珍贵的。我用被绑的手支撑着身子好不容
易找到了卡卡的靓足,正要尽情地吮吸,卡卡又调皮地将脚移开;然后我费尽心
思又找到了另一只玉足,可是卡卡又调皮地将脚踩在我的身上。终于,我的努力
似乎感动了卡卡,于是卡卡几乎将整只脚都塞进了我的喉咙,赏给我尽情地吮吸。
我想那情境一定很有趣,因为卡卡笑了,还直夸我呢!可惜我却看不到,唯
一能做的就是用努力地吮吸,用心地品尝那其中的味道。
----人间有五味子,酸甜苦辣香。可是,我尝出的味道却在这五者之外。难道
,此时的我已不在人间了?也许吧!我的身子轻轻地飘荡在无边无际的幻境
里,四周都是那袜子上的花纹,还有阵阵暗香不知从何处袭来!
我想,如果有一天我真的离开了人间,我的灵魂也不会眷恋天堂的诱惑—— 那不过是世俗的把戏,诱惑着那些世俗的人们——而是会循着暗香去找寻曾沉醉
过的幻境,哪怕找到的是炼狱的影子!
卡卡把脚踩在我的脸上,我在脚与脸的缝隙间贪婪地呼吸着卡卡沐浴后的皂
香。而皂香之外,幽幽传送、暗自涌动、蚀人心怀的——却是那少女迷人的体香!
我开始感觉到窒息,1秒、2秒、3秒……在流逝。
我开始失去了时间,明亮的花纹、醉人的香味、似有似无的对白……在脑海
闪现。
最后我失去了灵魂,连幻觉也没有了,所有来自生命的意识都当了逃兵、一
哄而散!只剩下那最后的、源自卡卡赐予的意识,仍顽强地搅动着舌头……。
20秒不知道是怎么过去的,等我听到卡卡的声音后,所有的意识都已经回
来了。但是,它们已经无颜面对我——于是,我仍然像失去灵魂般地拼命舔着、
吻着!
其实20秒钟太短了!
我相信只要那最后的意识没有消散,哪怕被这样踩上千年万年,我也会顽强
地舔着、吻着!
卡卡问:口渴了吗?想不想喝水?
我幸福而坚强地摇头:不渴,还能坚持!
再过了一会儿,我渴得实在坚持不住了,但是我期待的并不是水。卡卡是那
样的冰雪聪明,自然明白了我的心思。可是,圣水并不是说有就有的。我想了想,
说:就喝主人的口水吧。
卡卡用一只手捏开我的嘴巴,别一只手掠起那垂下的长发,露出一张清秀的
脸。我的目光在主人高贵的脸庞闪烁地扫视了一下,然后心虚地垂下眼睛,不敢
再看了。
一滴珍贵的口水带着卡卡的体温滴落在我的舌头上,可是还未等我细细品尝,
它便调皮地溜进了我的喉咙,然后咕噜一声跌进了胃里。
卡卡愠道:不准立即吞下去!
我心里直叫冤枉,我哪里想立即吞下去啊!是因为那口水竟然也像主人身上
光洁如玉的肌肤一般温润和顺滑!
话说,吃一堑便长一智。第二次迎接卡卡的口水时,心里有了准备,先屏住
呼吸,使舌头尽量平躺,待那珍贵的圣物降临时,再小心翼翼地收回舌头,然后
细细品尝!
那味道甜甜的,暖暖的,香香的,缠绕着我的每一颗牙齿,如同绕梁三日的
妙曲,叫人回味无穷。然后有一丝余香击破了喉咙的防线,溢进了五脏六腑,渗
入了骨髓和灵魂,在全身上下每一寸肌肤上流淌!
卡卡真是太细心了,见我还是那样的口渴,便倒了一杯水,先自己喝下,用
那比樱桃更可爱的小嘴含着、暖着,直到化成了口水。
又一次,我细细地品尝。我发现,那味道仍然是甜甜的、暖暖的、香香的,
但却多了一份主人良苦的用心、一份自己由衷的感动呵,那原本平凡的液体,经
过主人的点化后,竟然具有了这样的灵气!
如果用生命可以换来时间的停止,我想我会的。但却没有如果。
假如用灵魂可以交换一秒的时间,我想我会的。但却没有假如。
时间毅然指向9点!
这个时候,窗外的车声是那样的寂寥,寂寥得如同我最后的、唯一的心愿我
说:时间快到了,最后是不是应该喝圣水啦?
卡卡吃了一惊:你真的要喝?
我说:真的,真的!
卡卡笑了,说:好吧,那怎么喝呢?
我想了想,说:用那只杯子吧,桔黄色的。
另一只是红色的,像花儿似的娇艳,像焰火一样夺目,像春青的激情一般绚
丽——那是卡卡最喜欢的颜色!杯中的尚余的茶水也是殷红色的,那似乎是因为
卡卡喝过的缘故!
正遐想着,卡卡端着我的杯子出来了。杯子里的液体淡淡的,清清的,近看
时萦绕着丝丝雾气,竟如同瑶台的仙境一般——难道那便是传说中的圣水吗?光
看着,我就已经神魂颠倒了,不知道那味道如何?
第一口。卡卡突然伸出一只手来,抓住我的头发向后扯,然后我的头不由自
主地仰起,嘴里被塞进了一样东西,定睛一看,是那桔黄色的杯子。
咕噜一声,第一口已经入肚。那圣水在我的口腔里只是走了个过场,什么味
道也没有留下。
卡卡娇叱一声,继续给我灌圣水。
第二口,我小心地抿着,那味道便丝丝入口了,带着淡淡的酸涩,暖暖的温
度,和一丝丝奇异的甜味!
甜味!我在心里惊叹道。
不过卡卡没有给我继续惊叹的时间,见我一点一点地抿着,不知道要抿到何
时。便猛地一扯头发,使我渐渐低垂的的头重新向上仰起,然后用杯子挤开我的
嘴,用力地又灌进去了一些!
那一些可不是小数目,不仅快要把我呛着,还差点把我淹死呢!不过,能够
淹死在卡卡的圣水里,那未尝不是一种福分!
也许是因缘未到罢,我没有被淹死,但那一口圣水盈满了我的口腔,还差点
溢出来。由于圣水太多了,我一时不敢打开喉咙,因为可能被呛着,于是只好憋
着气,让整个口腔都浸入到圣水里。
慢慢地,那满腔的圣水终于被消灭了。但是,经过圣水的洗礼后,我的口腔
已经带有了圣水特有的味道,以便日后可以久久回味。
最后,我要用双唇小心翼翼地将卡卡的鞋袜都穿好。牙齿很容易将如同主人
肌肤一般柔软的袜子咬破,所以我一直是用嘴唇夹着袜。但是,嘴唇没有牙齿那
么好用,很多次都含不稳。
不过,在主人的帮助下,我很快完成了任务。
楼下就是913的终点站,慵懒的灯光下站着三三两两的等车人,他们的前
面停着三三两两的公交车。
风,绕过一幢幢建筑,一阵阵地吹来,吹得等车的人们不停地拢紧身上的衣
裳。这四周除了公路上的车啸外,一片寂静。
气氛冷得像风一样!
我问:卡卡,你冷不冷?
卡卡摇摇头:还行,不冷。
我想,说说话或许可以让气氛温和起来,温和的气氛可以刺激血液循环,血
液循环促进有机物的氧化,……我想了一堆无聊的生理规律后,才挤出一句话:
卡卡,你觉得我的第一次(调教)表现得怎么样?
卡卡看了我一眼,竟然夸赞道:很好啊!第一次就这样听话了!
我心里美美的,没想到自己还是蛮有做M的潜质的。
913要发车了,我们一前一后地坐着。我靠在卡卡的座位靠背上,聊着一
些轻松的话题。车开动的时候,我总能闻到一股清香,它似乎来自卡卡的长发。
我趁卡卡发短信的时候,悄悄靠近一闻,果然是的。
我说:卡卡,你的头发好香啊!
卡卡说:是啊。我们寝室的人都这样说呢!
一抹春青洋溢、天真烂漫的笑在卡卡的脸上荡漾开来。我看忍不住看了一眼,
又看了一眼,竟然看得痴了!一股幸福的感觉悄悄地在我的心里蔓延开来原来,
这就是我的卡卡,就是那位已经让我放弃了灵魂的主人!
这次调教发生在我大四的下学期。现在已经毕业,在深圳一家软件公司做程
序员。卡卡现在应该还在读大一罢,她是一个很努力的女孩,希望她学业有成。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