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师生乱情  »  办公室里调教老师
办公室里调教老师
我带着忐忑的心情来到了老师办公室。


  娇小可爱的宴老师一副大老爷似的坐在椅子上,神态烦躁地对我道:「说吧,你这家伙这几天到底是怎么回事?先是无故旷课,然后又是一整天奇奇怪怪的样子。」


  「老师,我也不想啊!这是没办法的事。」我欲哭无泪的说道。


  「到底是什么事,说说看。」她淡然地望着我,纤细的小腿大剌剌地跨到桌子上面,给人一副十足不良少女的姿态。


  「这个,因为某些特殊的原因,我不得不做出某些特殊的选择,那个……再具体的我就不能说出来了。」


  我吞吞吐吐的说道,脑内绝对命令选项的秘密,我只能稍稍透露一点点无关紧要的,太多的话我的身体就会受到剧烈的痛楚,严重点甚至是会直接被抹杀掉。
  「嗯?你这家伙胆子肥了吧?竟敢对老师隐瞒实情?」


  然而宴老师不打算放过我,可爱的眉头高高的跳起来,语气也带着愠怒的色彩。


  「这个,我真的不能说!不然我会死的——」


  我知道惹宴老师生气的后果很严重,但是相比起来自己的小命更重要,所以我选择抗拒到底。


  「行啊!你这家伙,看来不进行一番特别的调教是不行了!」


  宴老师不怀好意地瞪着我,娇小的身躯呼啦地从椅子上跳了下来,双手叉着腰朝着我走来。


  「老、老师!你该不会是想做些SM的事情吧?」


  我心里忐忑的后退,有些丢脸,明明我不管是体型还是力气都比宴老师大得多,但是站在她的面前我反而像一只柔弱的小绵羊一样楚楚可怜。


  「哼哼!作为抗衡老师的后果,你知道有多严重——」


  她扬了扬纤细的手臂,摆出一副想要揍人似得举动,乍看起来有些可爱的样子,但是我却丝毫不怀疑她可爱的举动之下那可怕的破坏力。


  「老、老师,殴打学生是犯法的!」


  这个时候,我只能把法律搬出来保护自己,也只有未成年人保护法才能够保障我的人生安全。


  「犯法?呵呵,你觉得会有人相信你吗?」


  宴老师掏出一根棒棒糖含在嘴里,一脸冷笑的盯着我,纤细犹如小学生般的体型的确让人无法相信她会殴打学生,倒是相反的我可以会被人指控「猥琐」幼女。


  「所以你说还是不说?这是给你最后一次反省的机会!」


  宴老师一边吮吸着棒棒糖,一边不知从哪里拿出一条软鞭,一副SM女王般的语气向我胁迫道。


  我看着她,冷汗从额头落下来,但同时又有一股很邪恶的念头从心底冒气,就是看到宴老师吮吸棒棒糖的那副画面,我恍惚地把那颗棒棒糖幻想成了是自己的大肉棒,肉棒被宴老师那小巧紧凑的小嘴含住吮吸的感觉——


  我的脑袋就像做白日梦一样浮想联翩起来……


  「嗯?你这家伙是不是在想什么很H的事情?」


  然而,就在我思绪满天飞的时候,宴老师可爱又不失威严的声音蓦然在我耳边响起,她不知何时已经来到我的身边,并且一只手伸过来拎着我的耳朵,对我说道:「甘粕,坏孩子是要接受惩罚的哦!」


  甘粕?甘粕是什么鬼?我不叫甘粕啊!我听后顿时吐槽不能,我明明都在她的班级里呆了两个学期,她居然还能把我的名字叫错,这到底是什么样的老师啊!
              【选择吧——】


  然而这个时候,更让我绝望的是,脑内那个邪恶的选项鬼使神差地冒了出来。
  【选择吧:①「老师!请用你淫乱的幼体来调教我吧!」②「尽管用你淫乱的幼体来调教我吧!」③「就算被你用淫乱的幼体调教我也绝不会屈服」。】
  我的天啊!这是什么选项啊?三个不都是同一个意思吗?我想死的心都有了,毕竟宴老师不像雪平,对她做H的事情的话,后果我真的不敢想象有多严重——
  「你这家伙到底考虑清楚了没有?」


  然而,宴老师根本不明白她自己接下来的处境有多危险,用力的拎着我的耳朵,一边啪啪地挥舞着手中的软鞭,仿佛我真的不说出个所以然来她会毫不犹豫地对我进行一番SM调教一般。


  「倒计时:10、9、8、7、6、5……」


  脑内选项的倒计时像死神一样催促着我,一旦超过时限我和宴老师都要一起完蛋。


  不管了!豁出去了!反正今天已经作死过一次,也不差这一次!想到这,我蓦然地抬起头来,双目坚定地望着宴老师,深呼吸大喊道:「老师!请用你淫乱的幼体来调教我吧!」


  「蛤?」


  空气在这一刻仿佛凝固了一般,宴老师不可置信地瞪着我,问:「你……刚刚说什么?」


  「请……请用你淫乱的幼体来调……调教我吧!」


  虽然有些底气不足,但我还是重复了一遍,而说完之后我整个人仿佛泄气的皮球一样,双腿一软坐到了地上。


  「你、你——不知廉耻!」


  宴老师听后,精致可爱的俏脸瞬间变得通红,娇小的身躯更是不可抑制的颤抖起来,很生气的那种颤抖。


  「变态!恋童癖!去死——!」


  宴老师大吼着,然后挥动着手上的软鞭朝我抽过来。


  「噼啪!」火辣辣的疼痛落在我的身上。


  「变态!色情狂!恋童癖!我打死你——!」


  宴老师一边打一边骂,甚至把我身上的衣服和裤子都扒了下来,用她那纤细柔软的白丝小腿在我勃起的肉棒上一阵踩踏。


  「呜!不是这样!不是这样!」


  她一边打一边哭起来,显然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做出这么淫乱的举动来……
  而我也控制不住的发出一阵阵痛并快乐的呻吟声,在宴老师幼女的脚丫子践踏下,我体内邪恶的意识居然被唤醒了起来,肉棒气势汹汹的从内裤里探出了狰狞的头颅,仿佛愤怒的巨龟一样朝着宴老师龇牙咧嘴。


  「变变变变变变变态——!快点把你恶心的东西给我收起来!」


  宴老师羞怒交加的闭着眼睛,但白丝小腿却不可控制的在我肉棒上面又踩又碾,看起来淫荡之极。


  「对对对对不起,宴老师!我也不想这么做,但是脑内有个……有个声音……」


  「你骗谁!绝对选项不可能会下达这种命令!」


  然而宴老师居然一口洞穿我话中的意思,让我一时间都忘记了肉棒上传来的快感,愣愣地望着她问:「老、老师,你知道绝对选项的事情?」


  「当、当然知道!不,不对!先把你下面那个恶心的东西从我的脚上移开!」
  宴老师眼角蓄着泪水,满脸通红的对我说道,此刻我们正在以一种极其淫靡、色情的姿势在进行着交流,尤其是我兴奋勃起的肉棒顶端溢出来的液体,几乎沾湿了她的整只脚掌,恐怖的粘液量连我自己见了都害怕。


  「对、对不起,宴老师!在、在绝对选项的命令没有结束前,这种事停、停不下来!」


  我闭着一只眼角,一边享受着宴老师用白丝玉足摩擦着肉棒的快感,一边说出了自己无能为力的苦衷,不知道为什么,我对宴老师说出一部分秘密居然不会受到脑内命令选项的制裁。


  「呜呜,我不要这样!你这混蛋是在猥琐幼女,是犯罪!」


  听完我的话,宴老师的内心恐惧无比,娇小的身躯剧烈的颤抖起来,原本身为导师的威严气势也消失无踪,取而代之是一副淫荡、变态、SM萝莉的姿态对着我的肉棒进行着蹂躏和摧残,就像18禁GLAGMAE里面强势女主经常对男主做的事情。


  「呜!」


  但是我,在宴老师的摧残下身体上的愉悦完全掩埋了本性的善良,幼女的足交让我的身心都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快感,这种感觉不是公园里的陌生大姐姐、不是无知的少女裘可拉、也不是毒舌腹黑的雪平能够比拟,我内心的变态值这一刻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升华。


  我紧紧地抓着宴老师的小脚,用力的摩擦着我的肉棒,一边大喊道:「宴老师!我、我要射了——!」


  「不,不可以,你混蛋,快给我停下来!快点把那肮脏的东西拿开……」
  宴老师惊恐的抗拒着,美丽的眸子大大的瞪起来。


  「对、对不起,宴老师!我已经控制不住了!」


  但是,邪恶变态值攀升到极点的我,完全无视了宴老师的反抗,握着她柔软光滑的白丝小脚按在肉棒上面摩擦,接着大量粘稠、炙热的白浆像喷泉一样从肉棒里噗噗地喷射出来,把宴老师的脚掌、脚踝、膝盖……喷得到处都是,甚至最开始的那一波浆液还溅射到了她的脸上,把她的脸颊、脖颈、眉毛、眼睛、鼻子、嘴巴沾的四处都是……


  「你——你——你——!」


  宴老师惊恐的说不出话,她显然被我惊人的喷射量给吓傻了,身上到处都挂满了我喷射出来的白白黏黏的液体,还能听到「滴答,滴答」地往地上滴落的淫靡声音。


  「宴、宴老师……」


  我咽了咽口水,完全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收场,愣愣地看着她,等候着她的发落。


  「甘——粕——!?」宴老师拖着长长的音调朝我吼道:「你说要我怎么杀了你——?」


  我吓得身体一阵颤抖,连忙正襟危坐地匍匐在地板上,不敢抬头看她,一副弱弱的说道:「对、对不起宴老师,你要杀要剐我都不会反抗的!」


  「杀你这混蛋太便宜你了!你这个变态萝莉控!变态色情狂!」


  宴老师闻言,气得一脚踩在我的脑袋上骂道。


  「对不起!对不起……」


  我连忙道歉,丝毫不敢有半点反抗的念头,这个时候屈辱求全或许还有一线生机的机会,如果贸然反抗宴老师的话,我相信我绝对会死无葬身之地,甚至从此都要背上萝莉控、恋童癖、猥琐幼女的罪名苟且活着。


  「气死我了!气死我了!为什么会遇到你这种变态、肮脏、色情、猥琐的臭蛆虫!」


  宴老师的怒火像是暴风雨一样落在我的身上,她的暴力本色这个时候尽显无疑,而自觉理亏的我只能任由她发泄。


  直到过了好一会后,宴老师打的没有力气了,才气喘吁吁的停了下来。
  然后,她的态度瞬间变得微妙了起来——


  「说吧,你脑内的那个绝对选项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的态度又恢复了平常时的样子,对刚才射了她一身精液的事情浑然不在意了一般,一副慢悠悠地走到辅导室的办公椅上坐下来,然后脱下沾满了我精液的白色丝袜,用丝巾将脚底黏糊糊的精液擦干净,旋即又从抽屉里拿出一条红白的斑马袜给自己换上。


  我愣愣地看着,整个过程虽然充满了淫靡的诱惑,但是我却不敢表现出半点的欲望来,反而更加的忐忑不安起来。


  「那个,事情是从一周前开始的……」


  我犹豫了下,还是老实的把一周前得到「绝对命令」选项的大概过程交代了一遍,因为和宴老师谈论绝对选项的事情不会受到惩罚,所以我就没有任何的隐瞒,而且我心里对宴老师居然知道绝对选项的事情也很好奇。


  「也就是说,一周前你旷课是因为绝对选项的原因。」宴老师听后,挑了挑眉头道。


  「是的。」我露出无辜的表情望着她。


  「别以为装可怜,你这个变态色情狂!萝莉控!」宴老师狠狠地瞪了我一眼,然后好奇地问道:「至今为止,你都对谁做……做了那些不要脸的事情?」
  「这个,一个陌生的大姐姐,一个从天而降的类犬美少女,还……还有就是雪平和老……老师你……」


  我弱弱的说道,声音越来越小,生怕一不小心又惹了宴老师生气。


  「哦?连雪平都被你糟蹋了?还真是个败类呢!甘粕同学!」


  宴老师听后没有想象中的生气,但也绝不友好地瞪着我,接着莫名其妙地自言自语起来。


  「看来……还是跟以前一样,不,比以前还要更加糟糕、变态、荒淫无道……」


  「老师?」我愕然地望着她,心里不由想到,难道宴老师以前也像我现在一样是绝对选项的受害者?


  「你在胡思乱想什么?」然而,宴老师的声音陡然冰冷问道。


  「诶?没……没有……」


  「哼!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这个臭蛆虫,恋童癖!不要把别人也想的像你一样不知廉耻和恶心。」


  「我,我错了。」我缩了缩脖子道。


  「哼!今天的事情就先到这里,你快滚吧!」


  宴老师忽然向我下达逐客令道。


  「诶,老师,你放过我了吗?」


  我心里暗自松了口气。


  「放过你?你想太多了甘粕同学,你今天对老师犯下的罪恶,就算把你打入十八层地狱也不可饶恕!」


  「那,老师你……」


  「今天只不是暂时不想再看到你这只令人恶心的臭蛆虫而已,赶紧给老娘滚出去!」


  宴老师极度恶劣的喝斥道。


  「是,是!我,我这就走滚……」


  我顿时不敢再多言,连忙起身连滚带爬的逃离了宴老师的辅导室。


  而在我离开后,辅导室里的宴老师一个人静静地坐在椅子上,那张与年龄毫不相称的童颜上闪烁莫名的红晕,然后——


  然后宴老师做了个惊世骇俗的举动,她从身上某处隐蔽的部位刮下一块我喷射在上面的白色液体,怔怔地盯了一会,然后张嘴将它含进了自己的嘴巴里。
  「吸溜,咕噜——!」


  宴老师竟然将它全部吞了下去。


  「这、这个味道好像和书上写……写的不大一样,没有腥味,反而有点……有点像甜牛奶……」宴老师可爱精致的小脸像煮熟的虾子一样羞的通红,喃喃自语地说着。


  而让她做出这一切举动的原因,全都是因为她脑内凭空浮现出来的一段信息:【姓名:道乐宴,年龄:29岁,身高:141CM,三围:68- 47- 72,
淫乱属性:12点(注:淫乱属性可以用来提升女性的身高、三围和容貌(使容貌青春保持在某一年龄阶段),淫乱属性加持后不会永久固定,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消失,所以注意时常补充淫乱属性,获得淫乱属性的方法只能通过与特定的对象进行「工口」行为。)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