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玄幻  »  王战战方缺
王战战方缺
 「走走走,看热闹去!」

  「啥热闹啊,这么着急?」

  「忘啦?王战战方缺,一个月前定下的!」

  「对对对,我倒把这茬忘了,走走走!」

  清晨的凌云宗,随着晨钟的敲响,无数的弟子一如往常般起床修炼。

  但不知道是谁最先想起王战挑战方缺的事情,一时之间一传十十传百,无数的外门弟子,开始朝着长老峰的演武场而去。

  这场盛会,在外门弟子间虽然造成了轰动,可对于内门弟子来说,却是无足轻重的事情。

  毕竟内门弟子都忙着修炼,谁有闲心管一个杂役挑战外门弟子的事情。

  所以整个王战和方缺的战局,除了外门弟子关注外,内门弟子并没有到来一个。

  而王战,也是早早地收拾好了内务,跟着人潮来到了长老峰。

  此时的长老峰,里里外外围了四五圈人,大约上百个,都是来看王战与方缺之战的。

  这些外门弟子热切的讨论着,甚至有人还在外面设了赌局。

  「来来来,押注押注啦,一赔十一赔十,方缺王战喽!」当中一个外门弟子,大声在演武场外面吆喝着,引得过往路人注意纷纷。

  「一赔十?这么高的赔率?」

  其中一个路人来到了赌摊前。

  「对!押方缺赢,一赔一。押王战赢,一赔十!」摆摊的弟子丝毫没有在意站在演武场上的王战,自顾自的吆喝着。

  在他看来,王战能赢方缺,和猪会飞没什么区别。

  听到他这么说,一个熟悉的十分愠怒的用灵气挤开了人群,来到了那名摆摊弟子的身前。

  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小蝶。

  看到小蝶,这位外门弟子也是眼睛一亮,明显被小蝶的气质和容颜吸引了,看着小蝶道:「师姐要押哪边?方缺这边赢得可能性要高一些!」「一赔十是吧?」

  小蝶眉头一皱,气鼓鼓的将一个小木盒子拿了出来,啪的一声放到了王战的赌台上。

  「我赌王战赢,输了这枚一阶丹药是你的,赢了你得赔我十个丹药!」听到小蝶这样说,周围的所有外门弟子全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一阶丹药!

  十个外门弟子中都未必有一颗的一阶丹药!

  一时之间,所有火热的目光,全都集中在了那个木盒子上面。

  而那个摆摊的弟子,也是咽了口吐沫,颤颤巍巍的拿起了那个木盒。

  打开之后,一股股的药香弥漫了出来,沁人心脾!

  「好,我赌!」

  这个弟子一拍桌子,激动地大喊大叫。

  发了,发了,送上门来的丹药啊!

  不要简直对不起自己这两只手!

  「记得,输了赔我十颗!」

  小蝶伸手一指那名弟子,随即转身离开了人群,来到了演武场下。

  「王战,加油!」

  小蝶冲着王战握了握粉拳。

  「好!」

  王战笑着点了点头,给了她一个放心的眼神,接着视线一扫,在周围搜索着月清寒的身影。

  「别找了,我家小姐没来,宗主和她有事相商,所以小姐让我来了!」小蝶挤眉弄眼的看着王战。

  「好好表现,赢了我让我家小姐亲你一口!」

  「好啊,这可是你说的!」

  王战给了他一个会心的眼神,接着深吸了口气,目光坚定地看向了远方。

  没一会儿功夫,人群一阵骚动,一道身影,在十多位弟子的簇拥之下,来到了演武场。

  旁边早就等在一旁的丘老和狄老全都睁开了眼。

  方缺的目光,挑衅的对上了王战!

  这一个月,不仅他王战在历练,方缺也同样没闲着,虽说王战给自己造成威胁的可能性几乎微乎其微,可方缺还是秉持着不骄不躁的心态,这一月以来在狄长老的小灶之下,已经是更精进了一层,摸到了上清境的门槛。

  此番对战,可以说是信心十足。

  他王战想踩着自己上位,那自己,就反将他踩在脚下,狠狠地践踏。

  想到此处,方缺脸上闪过一抹狠色,冲着王战比划了个抹脖子的手势,接着跨步走上了演武场。

  两人相对,还未动手,一股无形的肃杀之气就弥漫全场。

  没有多余,没有拖拉,两人相对的瞬间,便是最原始的厮杀!

  一时之间,演武场周围的外门弟子,全都停止了喧嚣,大气也不敢喘的看着演武场上的两人,就连两位长老,也是目光一动不动的紧盯着两人。

  上了生死台,就代表着有死无生,直到另一方倒下为止。

  这是凌云宗的规矩,也是外门弟子间的规矩。

  双方站定的刹那,王战身形一闪,瞬间一拳打出。

  毫无试探,不留余地,一拳,就是最强大的力量!

  「来得好!」

  方缺眼神一凛,双脚挪开落地生根,接着沉气纳声,同样是一拳打出。

  「砰」的一声响,两人的拳头对在了一起。

  诡异的是,方缺没有后退,王战同样也没有!

  观战的众人嘴巴都张大了。

  方缺可是灵台境九重天啊,差一步就是上清境。

  而王战呢?王战仅仅是灵台境六重天,差了三个层次啊,怎么可能还打成平手!

  就在众人惊异之际,异变再生!

  「贴山靠!」

  只见王战闷哼一声,贴山靠寸劲打出,一瞬间的力道竟是推得方缺后退了两步。

  退了!方缺退了!

  方缺的拳劲不如王战?

  这简直是日了狗了,怎么可能有这种事情!

  不得不说,这一次的交战刷新了他们的三观和认知,一个六重天,竟然把一个九重天打的后退了两步,这是做梦了吧?

  快!掐掐我,看看疼不疼!

  「找死!」

  被王战一拳打退,方缺脸上闪过怒气,周身的气势猛地大涨,一股九重天的气浪吹来,王战也是被吹的后退了数步。

  「排山掌!」

  王战后退的同时,方缺欺身而上,手掌之中蕴含着灵力,一掌照着王战胸口按下。

  「迷踪步!」

  王战脚下一踏,清寒所给的玄阶武技发出,身形在空气中留下一道残影,十分快速的来到了方缺的身侧。

  迷踪步就是如此,将灵气通过全身注入到双脚的时候,不仅能够瞬间加快速度,也可以在空气当中留下一道残影,迷惑敌人的视线。

  此刻的方缺就是如此,没有料到王战会有这么一手,虽然察觉到了王战的身影,可这一掌还是按在了那个残影上面。

  下一刻间,残影消散,来到方缺身侧的王战一脚踹出,重重的踢在了方缺腰肋。

  方缺受力身子侧飞了出去,但并没有倒地,而是落地的瞬间双手一撑,几个侧翻就稳稳停住了。

  「王战你……」

  方缺面目赤红的看着王战。

  「你哪来的这么多的武法?」



  凌云宗的武法,都是有数量限制的,普通的外门弟子,最多只能修炼三本,只有升到了内门弟子,才有可能多修炼多一些,此刻的王战,所展现出来的武法,明显就不是普通的武法啊!而且他还是一个杂役弟子,一个奴才,哪来的那么多的功法?

  「我说我捡的你信吗?」

  王战耸了耸肩,满脸的轻松。

  「丘老,他的功法可是你给的?」

  看到演武场上的这一幕,狄长老转头看着丘长老,一脸的怒容。

  「你可知他可是杂役?随意散播宗门武法,是要受执法堂拷问的!」「他不是都说了嘛,那是他捡的!」

  丘老满脸正色,转头直视着狄长老。

  「再说了,他用的那些又不是凌云宗的武法,你还不允许人家捡啊!」「你……」

  丘长老一句话,说的狄长老也是没了脾气。

  是啊,王战的功法并不是凌云宗的,天知道他是从哪里弄来的!

  当然,如果此刻凌云宗宗主在场,看到王战使用的武法,绝对会一口老血喷出来。

  那可都是自己私下里的珍藏啊,并不记录在凌云宗武法阁的武法,是自己的传家宝啊!

  一股脑全给了宝贝徒弟,想不到宝贝徒弟转手就送人了,败家啊败家!

  果然是嫁出去的徒弟泼出去的水啊,联合外人坑师父!

  当然,世上没有那么多的如果,在受了王战一脚之后,方缺也是压抑下了愤怒,争取全神应战。

  王战也是如此,他的目光如同是狰狞的野兽一般,直勾勾的盯着方缺。

  双方对视了片刻后,同时出动!

  只见方缺像是一条游走在丛林中的蛇,利用境界的优势,左闪右突,迷惑着王战视线。

  而王战却是如同一支即将离弦的弓箭,右脚脚尖狠狠踩踏着地面,积蓄着力量。

  在方缺快速的身形即将逼近的刹那,王战嗖的一声飞出,抓住了方缺变幻位置的先机,一个膝撞照着方缺咽喉而去!

  面对这一击,方缺却是猛地往后一退,另一只手抬起,挡在了咽喉前。

  王战的这一膝撞,瞬间就被方缺用手挡住了!

  下一秒间,就见方缺周身灵力一现,一股十分刺眼的白光近距离的闪耀而出。

  「迷幻天光!」

  王战料不到方缺的这一武法,视线立马就被白光刺中,脑袋一阵昏沉。

  而方缺,却是抓准这一时机,凝聚了自己全身的力量,重重一拳打在了王战脸颊上。

  下一秒钟,王战身形平飞而出,重重的摔落在地上,巨大的力道,甚至在地面滑出了一个半米长的深坑!

  「好!」

  观战的一个内门弟子猛叫了一声好,周围的其他人也是纷纷叫嚷了起来。

  这一拳打的好,打的妙,打的让人兴奋!

  九重天就是九重天,一拳足以秒杀一个六重天!

  这般的威势,恐怕脸都被地面磨烂了吧!

  所有人的目光,几乎都集中在了被一拳打飞出去的王战身上。

  但让他们诧异的是,王战慢慢吞吞的从地上坐了起来,脸上、身上没有一点儿伤口,甚至连皮都没有磨破!

  这一击所打出来的威势,就像是打在棉花上一样,没有起到一丁点效果!

  「怎么可能?」

  围观的弟子都炸锅了,他们可是亲眼看见方缺一拳打在王战脸上的,而且还是将王战打飞了出去,六重天挨了九重天一拳,怎么可能一点儿事都没有!

  超乎认知啊!

  「你只有这么一点力气吗?」

  而王战,则是坐在地上鄙视的看着方缺,说了这么一句话之后,就见王战捏着拳头噼啪作响,邪笑道:「该我了!」

  话音落下,就见王战的身影,瞬间自地面消失,那道坐在地上的残影,也是开始缓缓在空气当中消失。

  又是那个诡异的武法!

  看到虚影的一瞬间,方缺心头一凛,想都不想的凝聚全身灵力。

  「迷幻天光!」

  一声沉喝,耀眼的光芒再度从方缺的身上闪现,就算是站在演武场外面的弟子们,也不由得用手遮挡住了光亮,方才能够模模糊糊看清演武场内的情形。

  这一次方缺周身的光亮,比上一次明显强了不少。

  而在亮光消失之后,所有人都大瞪着眼睛四下张望。

  王战呢?王战人呢?

  这么一会儿时间就消失了?

  「上面!」

  一个看戏的弟子惊叫了一声,众人寻声望去,只见在方缺的头顶上面,一个高大的身影,如同泰山压顶一般朝着方缺压来。

  速度之快,如风似雨!

  方缺抬头的刹那,王战已经是压来,沉重的膝盖,照着方缺的肩膀就压了下来。

  「砰」的一声响,尘土飞扬。

  烟尘当中,王战的身影率先出现,只见其连续后空翻了十几个跟斗,与烟尘保持了距离,这才停下。

  停下的同时,其一只手捂着自己的左手臂,上面鲜血一滴滴的从手指缝中滴落。

  而待烟尘散尽,当中也出现了方缺的身影。

  此时的方缺,左右手各自拿着一柄开了半个锋面的长棍状武器,身子半跪在地上,嘴角同样淌着血,显然受伤不轻!

  所有人的表情全都是一愣。

  方缺伤了?方缺竟然伤了?

  被王战伤了?

  一个九重天被六重天伤了?

  而且连武器都拿出来了?

  不应该是独秀吗?怎么现在看起来,反而有点势均力敌的味道?

  不!不仅是势均力敌,方缺似乎处于下风!

  「嘶……」

  众人吸了口凉气,看向王战的目光都不一样了。

  这个杂役,貌似并没有外表上看起来那么平平无奇啊!

  当年……貌似是外门弟子第一天才来着!

  到了此时,人们才回忆起,当年被称为第一天才的--王战的风光!



  「王战……」

  方缺半跪在地的身形缓缓从地面站起,手中的两柄圆剑闪着寒芒,目光阴狠的盯着王战。

  丢人!真真正正的丢人!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一个六重天所伤,再没有比这更丢人的事情了!

  方缺的手指狠狠地握着兵器,五官扭曲的咆哮。

  「王战……你……该死!」

  一句该死,方缺像是脱缰的野马,朝着王战快速冲来。

  「金纹剑!」

  王战低喝一声,金纹剑上手的同时灵力游走全身,贴山靠寸劲缠绕在剑身之上,照着迎面而来的方缺狠狠劈下!

  两柄兵器交击声响起的刹那,方缺一声嘶吼,浑身的灵力一瞬间冲至极端,境界所带来的差距如同一片惊涛,照着王战单薄的身躯迎面撞上!

  「噗!」

  王战一口鲜血喷出,手中金纹剑应声而飞,身子也是被灵力冲击的朝后翻转着滚了出去。

  这一滚,却是足足滚了二十多米!

  还未等王战站起身来,愤怒的方缺已经来到王战身前,手中的圆剑照着王战左右肩膀砍来!

  这要是砍中了,王战很有可能就会成为一个没有左右手的废人!

  但就在这一瞬间,王战脸色闪过一丝狠色,双手之中绿色的灵力汇聚,直接两只手抓住了方缺落下来的圆剑!

  按照寻常思路,王战这一下无异于自己找死!

  锋利的剑刃,会毫不犹豫的斩下他的双手!

  但让人大跌眼镜的是,王战不仅捉住了方缺的剑刃,甚至两只手连个伤口都没有。

  「这是……」

  一旁的狄长老发现了王战双手间一闪而过的绿色灵力,陷入了深深的思考当中。

  而丘老,则也是紧张的看着战场。

  他听王战说过,木属性气海中的灵力会恢复自己的伤势,但是有灵力限制,一旦身体损伤超过了自身的灵力,瞬间复原的优势也就会没有了!

  而王战这一番交战,明显已经用过两次木属性灵力了,丘老也不知道,王战还能够再用多少次!

  至于另一边的王战,显然也是在和方缺较量的过程中那股狠劲上来了,两只手抓住剑刃的同时,猛地从地上跳起,接着重重将头部朝下一磕。

  「砰」的一声响,与王战头部撞击的方缺双手一松,兵器落地,人也是踉踉跄跄的后退了好几步。

  这一下子,出乎了他的预料,也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

  王战这人……打斗这是不按套路出牌啊,哪有用头撞得,大家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又不是街头小混混斗殴,至于么。

  可更让他们想不到的是,接下来是更加劲爆的场面!

  只见王战在撞了方缺头部一下之后,两只手就牢牢地抓住了方缺的肩膀,「砰砰砰」的又连续撞了四五下!

  每一下比每一下狠,每一下比每一下用劲,血水四溅!

  看的好多个女弟子都捂住了眼睛,嫌弃场面太过血腥,不敢再看了!

  至于那当事人方缺,堂堂的一个九重天弟子,在王战的这种下流招数之下,毫无还手之力,整个人被撞得七晕八素,视线都模糊了。

  在疯狂的撞击了这么多下之后,王战没有丝毫停留,原地跳起后一个飞踢,正中方缺胸口。

  刹那间,方缺便倒飞了出去!

  碾压!毫无悬念的碾压!

  王战对方缺,如同上清境对灵台境一般,彻彻底底的碾压!

  周围观战的外门弟子,看着场中王战的身影,无不充满凝重。

  如果把王战和他们调换,他们能够这么轻易战胜方缺吗?

  不能!

  甚至他们还有可能被方缺反杀,毫无悬念的反杀!

  想到这里,一些女弟子看待王战的眼光,甚至都开始冒着星星了。

  经此一战,王战外门弟子的身份无疑板上钉钉,而且还是以外门弟子第一人的身份!

  「你败了!」

  王战捡起了金纹剑,剑锋比对着方缺的脖子,冷言冷语,淡漠的眼神像是看待一个普通人一般,丝毫没有对待外门弟子第一人该有的敬重。

  看着面前的王战,方缺只感觉一股前所未有的羞耻袭上自己的心头,是屈辱,也是不甘!

  他想不明白,自己怎么可能输?怎么可能会输?

  三个层次,相差整整三个层次,自己为什么会输的这么彻底!

  「王战!」

  而就在王战拿剑指着方缺的当口,一声雷霆般的怒吼,突然响彻了整个演武场。

  只见一道身影,如同狂风一般,瞬间进场,抓住了王战握着金纹剑的手腕。

  演武场周围的人全都是面色大变,谁也没有预料到会突然出现这么一出。

  捉住王战手腕的不是别人,正是一旁的狄长老。

  方缺的师父!

  好多外门弟子均是惊呼一声,看狄长老那怒气冲冲的样子,似乎是要找王战算账?莫非王战打败了方缺,让狄长老面上无光,打算亲自出手教训王战?

  这就有点太扯了吧!

  好歹也是长老,这点事不至于吧?

  「狄老,你要干什么?」

  狄长老冲进演武场没多久,另外一边的丘老也是紧跟着冲了进来,并且挡在了王战的面前。

  「丘老,你让开,让我捉拿这个背叛宗规的宵小之徒!」「狄老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听到狄长老这样说,丘老眉头一皱,护着王战更深。

  「哈……」

  误会两字,让狄长老冷笑一声,看着王战道:「王战,你好大的狗胆,竟然敢趁着外门弟子历练之时,对内门弟子和丹峰弟子下手!怎么?真以为没人能治得了你了吗?」

  一句对丹峰弟子下手,让在场众人大哗,无数外门弟子色变,看着场中的王战议论纷纷。

  「狄长老,我不明白你说的是什么事?」

  王战的眉头同样也是皱着深沉,不明白狄长老为什么突然这么说。

  「还在这里给我装腔作势?」

  狄长老却是冷笑连连,看着王战的视线满是戾气。

  「程青,你出来说是怎么一回事!」

  狄长老一声大喝,就见一道许久未见的倩影,从围观的人群当中走了出来。

  不是别人,正是程青!

  那个自玄兽山脉历练之后就失踪的程青!

  王战的眼神瞬间就像刀锋一样凌厉!



  「这不是程青师姐吗?她怎么在这里?」

  「半个月前的历练,她不是失踪了吗?我听人说,两位长老找了三天,愣是没有找到!」

  「有人说她被玄兽吃掉了,也有人说她被雇佣兵杀了,怎么突然来到了这里?」看到程青从人群里出来,一时之间,围观的外门弟子也是议论纷纷。

  当中自然也包括另外一道人影,与程青一同回来的,早已经消失在玄兽山脉之中的刘墨!

  程青出来的同时,就伸手指向了一边的王战。

  「狄长老,就是他,在半个月前的玄兽山脉历练之时,残忍杀害了我的同伴包括丹峰弟子!」

  程青之语,立马引起了轰动。

  王战……这个越级打败了方缺的怪物,竟然杀了丹峰弟子!

  那可是丹峰弟子啊,有内门弟子保护的丹峰弟子,他是怎么做到的?

  「狄长老,单凭一名弟子之语,未必就是事实。更何况,王战为什么要杀害丹峰弟子?他炼那些丹峰弟子认都不认识!」

  「因为他想要杀人越货,看玄兽山脉荒无人烟,就起了歹心!」丘老辩护的声音刚刚落下,就见另一个人影冲进了演武场。

  看到来人,围观的众弟子再度大哗。

  「这不就是内门弟子吗?听说还是凌云宗的前五强!之前两位长老就是找他的!」

  「王战把丹峰弟子杀了?也就是说,和他交过手了?」「上清境啊,不可能吧?」

  「有什么不可能?王战这么猛,连高他三层的方缺都能轻轻松松揍了,杀个内门弟子,还不是手到擒来?」

  「这么变态?」

  交头接耳的议论声,几乎都快要盖过演武场内的声音了。

  而听到程青和刘墨两人这么说之后,另外一边的王战眼神也是越来越冷,这两个人,明显就是连成一气来陷害自己的。

  自己看到了刘墨误伤内门弟子的画面,也和程青结下了不死不休的冤仇,所以这两个人有充足的可能,联合起来陷害自己。

  想到这里,站在丘老身后的王战也是缓缓攥紧了手中的金纹剑,浑身散发的冷冽杀气几乎瞬间就被狄长老捕捉到了。

  「还敢动手?」

  狄长老横眉冷对,似乎认定了王战是凶手,单手一抬,一股雄厚无匹的澎湃灵力就照着王战压了过来。

  虽说是躲在丘老的后面,可王战只感觉自己在这一刻变成了一叶小舟,在风雨飘扬的大海当中,随时有可能覆灭!

  强悍,抬手间便可以碾压自己的强悍!

  王战发自内心的颤了一下,这还是他第一次见到长老出手,而且还是朝着自己出手!

  一举一动,都可以轻轻松松秒杀自己!

  但就在狄长老灵力压过来的瞬间,另外一股轻柔的灵力却是在王战的身前形成了屏障,挡住了那股灵力。

  「丘老,你这是做什么?杀害丹峰弟子,是十恶不赦的重罪,你要包庇王战吗?」

  「纵使王战有罪,也轮不到你来行私刑,而是应该交由执法堂处理!更何况,单单凭借他们两个人的红口白牙,就可以确定丹峰弟子是王战杀的吗?那我说丹峰弟子根本不是王战杀的,是方缺杀得,你信不信?」「你……」

  丘老的话语让狄长老一噎,重重的甩了甩衣袖。

  「反正我已经通知执法堂的人过来了,相信用不了多久,真相就会水落石出!

  到时候倘若真是王战杀了丹峰弟子,我看你还怎么包庇!」「有这闲工夫关心王战,你还不如多加关心一下你的徒弟吧!怪不得你一辈子修为无法精进,真是有什么样的徒弟就有什么样的师父!」面对狄长老,护犊心切的丘老也是不再给什么好脸色,直接冷嘲热讽了起来。

  说实话,这还是王战第一次看到丘老这样说话,不由也是心里一暖。这么多年来,已经很少有人这么真诚的帮助自己了。

  不过就在丘老护在王战身前没多长时间,数名穿着红色衣袍的执法堂执事走了过来,当中领头的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鹰钩鼻,三瓣嘴,两只眼睛炯炯有神,看起来就好像是天上的星辰似的。

  「狄老、丘老!」

  这个人在来到演武场之后,就毕恭毕敬的对着狄长老和丘长老施了一礼,接着看向了场地当中的王战。

  随即这个中年人挥了挥手,执法堂的弟子走上前来,手铐脚镣,将王战锁了个严严实实。

  「王战,不要生事,公道自在人心,我这就想办法去找宗主!」听到丘老这样说,王战也是点了点头。

  他也不傻,如果他有所反抗,到时候恐怕不是屎也是屎了。

  嘱咐了王战一句,丘老的目光随即放向了另外一边的中年人身上。

  「秦老弟,王战杀害丹峰弟子的事,当中还有许多错漏,要抓,也不单单是抓王战一个!」

  「丘老放心!杀害丹峰弟子的事情,凌云宗数百年来还是第一次发生,非是小事,宗主未下令之前,我们也不敢轻易裁定,这两个人,自然也是要押回执法堂的,一切等宗主下令才可决定!」

  「那就好……」

  听中年人这么说,丘老也是松了一口气,淡淡的看了王战一眼,之后任由王战连同程青、刘墨三人,被执法堂的队伍带走。

  「丘长老……」

  王战被带走之后,一旁观战的小蝶也是跑到了丘老的身前,一张俏脸梨花带雨的看着丘长老。

  「王战被带走了,怎么办啊?」

  「找你家小姐!」

  丘长老面色不变,看着小蝶道:「我仅仅是外门长老,资格不够,见不了宗主,你找你家小姐,让她接手这件事情,必要的时候,把王战的底牌抖出来,有了那个底牌,王战绝对不会有什么事情!」

  「底牌?」

  小蝶一愣。

  「什么底牌?」

  「你照说就行了,你家小姐会明白的!」

  ……

  凌云宗执法堂地牢里,被囚禁在地牢中的外门弟子程青抬头看着从窗户外面照射进来的月光,一边脸上浮现着古怪的笑容,一边目露阴狠地呢喃着。

  从王战打伤自己弟弟开始,自己已经和对方是不死不休了。程青虽然修炼天赋不及王战,但当时的王战只是一个杂役,或者说是凌云宗的第一废材。自己呢?

  自己可是凌云宗外门弟子中数一数二的强者,同时也是让很多外门包括内门男弟子都心驰神往的天之娇女,只要一个眼神,一个微笑,就可以让那些拜倒在自己石榴裙下的男弟子魂不守舍,自己凭借着自己的美貌,可以得到内门弟子的垂青,甚至连长老都刻意宽恕自己,一个卖萌,一个撒娇,就可以换来普通女弟子几个月都换不来的资源。这样的自己,本可以在凌云宗里面展翅高飞的。但就是因为一个王战,因为这个不能修炼的废物,自己沦落到了这般田地。程青恨,打从心底的恨之入骨。尤其是王战战胜方缺的那个消息传来,更是让程青恍然唏嘘,满心的不可置信。

  那个废物,那个被打入万劫不复深渊的废物,竟然真的有出人头地的一天!

  老天究竟是怎么了,为什么会对那个废物开眼。程青想不通,也想不明白,自己付出了那么多,自己承受了那么多,可王战,却是在凌云宗大展风头,成为了很多人口口相传的神话。

  一个六重天打败了九重天,这种事情怎么可能发生!而且王战身上最诡异的那绿色灵力,竟然能够让他的伤口复苏,这又是怎么做到的?

  时至今日,王战一个人面对内门弟子包括刘墨的包围还能够逃之夭夭的场面始终在程青心头萦绕,尤其是他那悍不畏死的冲杀,始终像是梦魇一般让程青害怕,但越是害怕,程青越是想要毁掉他。

  这一点,从王战设计让刘墨伤了丹峰弟子就可以看出,同时也正是因为当初的这一件事,让程青不得不走上绝路。这条绝路,既是对王战的害怕,也是对王战的怨恨。

  时至今日,程青都不后悔自己那一日所做的决定。

  犹然记得,在那一日,王战设计伤了丹峰弟子逃离之后,诺大的战场之上,只剩下了愣在原地的程青等人。

  「玄风师弟,挺住啊!」

  修为最高的刘墨最先反应过来,面对逃离的王战并没有继续追击,而是来到了那名胸腔被刺穿的丹峰弟子身边,一边给他喂丹药,一边不要命的往他的身体里输灵力。

  丹峰弟子的身份非同小可,如果死亡,对刘墨等人来说,打击绝对是很大的,尤其是回到凌云宗之后,他们很有可能会受到极大的处罚。

  想到这里,其余的两个内门弟子也是一脸后怕,而那个名叫玄风的丹峰弟子,却是满脸煞白,嘴里不停往外咳着血,双眼中的神色也是一点点的变得暗淡,即便刘墨不要命的往嘴里塞丹药,始终是阻挡不了这名丹峰弟子越来越脆弱的生命,最终,随着时间的流逝,这名身份高贵的丹峰弟子,在刘墨的怀里,遗憾去世。

  「师……师兄!丹……丹峰弟子死了!」

  旁边的一位内门弟子一脸惧怕,看着刘墨怀中的丹峰弟子话都说不利索了。

  虽然说凌云宗的外门弟子和内门弟子都有玄兽山脉历练的任务,但大多数情况下都不会携带丹峰弟子,而且就算携带,也绝对不允许丹峰弟子出现任何问题。

  因为丹峰弟子实在是太尊贵了,尊贵到了随便死上一个凌云宗都会肉疼的地步,而且丹峰弟子在凌云宗的数量也并不多,可以说是每一个都是宝贝。在内门弟子的保护下死了一个,而且还是死在了内门弟子的手中,不论怎么说,哪怕把王战扯出来,回去凌云宗之后,刘墨这几个内门弟子都要受到处罚。

  而且按照以往的思路,就算是把王战扯出来了,恐怕也无济于事,相反他们这些内门弟子还会受到更重的处罚?四个内门弟子保护的丹峰弟子,竟然被一个杂役给杀了?而且这个杂役还是凌云宗出了名的废物?这不是开玩笑了嘛!即便说出去了,相信也没有几个人相信。而且就算和王战有关,四个内门弟子竟然连凶手都没捉住,这种话说出口脸不脸红啊!

  相信但凡把这句话说出口,迎接的更是无情凶猛的怒火。

  想到这里,其余的两名内门弟子都是一脸后怕。至于旁边的程青,则是短短时间内眼神变化了数下,随即来到了其中一名内门弟子身前。

  「师兄,我看……不如这样……」

  话未说完,就见一旁的程青突然凌厉出手,手中出现的飞刀没有丝毫征兆的就朝着面前的这名内门弟子脖子抹去。一来是因为距离近,二来是因为内门弟子没有防范,所以在修为较低的程青出手的刹那,这名内门弟子竟然没有躲过去,整个人被凌厉的飞刀削开了脖子的大动脉,滚烫的鲜血像是喷泉一般洒开,伴随着还有这名内门弟子难以置信的眼神以及渐渐消失的神采。

  「你……」

  旁边的另一名内门弟子大惊,骇然失色的看着程青。

  显然这突如其来的一幕不在他的想象当中,谁能够知道刚刚还携手同敌的伙伴,下一秒间竟然就会对自己人下手。

  不过一旁的程青却不给他过多思考的时间,冲着还在发愣的刘墨喊道:「刘墨师兄,快动手,你也不想自己失手杀了丹峰弟子的事情传出去吧!」如果说之前刘墨是因为王战的缘故伤了丹峰弟子,那现在随着丹峰弟子的死亡失手杀了对方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杀了和伤了这可是两个概念,如果被人得知,说不定他的前途可就真的毁了!

  也是程青心细,第一时间想到了这个问题,同时也点醒了刘墨。

  刘墨猛地抬头,盯紧猎物一般的眼神已经盯紧了一旁的剩余内门弟子。

  后者反应也快,想都不想的转身便逃,不过就在其转身逃跑的瞬间,刘墨也动了!

  迅猛的身形如同猛虎下山,快速的来到这名内门弟子的身后,饱含灵力的强大一掌照着这名弟子打开的后心按下。就听砰的一声闷响,这名内门弟子身体在半空中跌落,在地上滑行了数米后方才停止。

  停下来之后,这名弟子双手艰难的撑着地面,似乎是还想要站起。但就在其双手撑地的同时,三柄飞刀从刺斜里飞出,全都精准无误的扎在了这名内门弟子的后背。

  「噗!」

  鲜血喷出,血中还掺杂着内脏碎片,这名弟子,早已经是死的不能再死了。

  而一旁的程青,眼中没有丝毫悲悯和愧疚,相反又拿出了几柄飞刀,将地上的三具尸体脖子全都划开,确保万无一失。

  至此,原本埋伏王战的内门弟子队伍,除了程青和刘墨外,无一人生还!

  「刘墨师兄……」

  程青来到了刘墨身边,冲着刘墨开口道:「现在没有人知道是你误杀了丹峰弟子了,咱们只要暂缓上几日,挑个合适的时机回到宗门里,然后说是王战杀得,把罪名嫁祸到他的头上就可以了!有刘墨师兄你的身份做保障,相信凌云宗里的长老们是相信你而不是相信王战这个杂役的!」程青一边说,一边面对面环住了刘墨的腰身,丰满挺拔的椒乳紧紧地顶着刘墨的胸膛。

  「刘墨师兄,你可是高高在上的内门弟子啊,而且还是咱们凌云宗排名前五的天之骄子,王战只是个杂役,蝼蚁一样的人物,却设计陷害你,你难道不恨他吗?」

  轻佻妩媚的话语说出,虽不含一丝灵力,却远胜于千军万马。刘墨略有些呆滞的神色也是猛地一变,内心深处气愤难平的怒火轰轰然燃烧了起来,双目一片猩红,当中杀气逼人。

  是啊!自己可是凌云宗的天之骄子啊!不论修为地位都远胜于他王战千分万分,一个蝼蚁一般的杂碎,竟然还设计陷害自己,这样的渣滓,该杀!

  察觉到刘墨浑身上下散发的剧烈杀气,程青不置可否的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随即双手板住了刘墨的脸颊。

  「师兄,吻我!」

  粉嫩的脖颈,娇艳的红唇,再配合上那半个身子的血污,这一刻间,竟有一种妖娆到骨子里的媚态。

  看着这近在咫尺的玉唇,闻者这刺激五官的血腥,没来由的,刘墨一股无名邪火从脚底心窜出,二话不说,刘墨对着近在咫尺的程青激烈的吻了下去。

  双方的柔软嘴唇触碰的刹那,刺啦一声子,程青的大半个衣裳被刘墨暴力的扯烂。微微挺拔的娇嫩玉乳没有丝毫遮掩的暴露在了空气当中。程青一边吻,一边伸手来到了刘墨的后背处,也是刺啦一声响,刘墨的半个后背光滑的暴露在了空气中。

  在这刚刚结束的战场上,在这尸横遍野的修罗地,在这血还没有变冷的屠宰场,刘墨和程青两个人,就好像是纵身欲望的魔鬼,疯狂的挤压着对方,想要将对方融入到肉体里,挤压到灵魂中。

  剧烈的湿吻过后,程青的衣裳已经被撕扯成片,光滑洁白的肉体裸露在山林当中,刘墨没有一丝怜香惜玉,将程青重重的推倒在地上。

  在他们的旁边,刚刚惨死的内门弟子还瞪大双目、满脸不甘的望着他们,鲜红滚烫的血液还没有冷却,顺着草皮流了满地。程青玉背的重重落下,正巧落在了这鲜红的血泊当中,不冷,也不热,温度刚好。

  不论是程青还是刘墨,双方都没有因此而停下,甚至在这名弟子的「注视」之下,双方更加觉得刺激,更加的有欲望。

  随着身体的光溜,刘墨没有一丝迟疑,照着程青泛滥成灾的肉穴,重重刺入。

  「呜……」

  一声娇哼,程青身子拱起,两只手抓着刘墨的两只胳膊,划出道道血痕。

  进入的瞬间,温暖肉壁的包裹让刘墨同样爽哼一声,红唇侧身落下,在程青的耳垂边舔食。

  舔进去的不单单是程青的体香,还有那搅和在耳边垂的鲜血,刘墨师弟的鲜血。

  这一刻间,刘墨仿佛化身成了一头野兽,一头只知道疯狂冲刺的野兽,粗长的阴茎整根进入,又整根抽出,阴茎根部的卵蛋与程青的肉唇剧烈碰撞,传出一阵阵声动山林的啪啪声。

  两具白花花的肉体,就好像是两条肉虫,在彼此纠缠淫绕着彼此。

  此情此景,不论是程青还是刘墨,都有一种近乎变态的快感,两个人毫无顾忌的释放着彼此内心深处的欲望,在这血海当中,在这尸山之地,尽情变换着姿势,尽情享受着肉欲,抱在一起不停地来回翻滚,仅仅数下,两人已经成了两个血人,或者说和这玄兽山脉的玄兽没什么区别……整整数天,刘墨和程青都躲藏在玄兽山脉内围,在不被人发现的情况下,彼此享受着那只属于他们的肉欲,最原始、最狂野的肉欲。

  现在时机成熟,只要扳倒王战,让这个不死不休的仇敌从自己眼前消失,那么自己依靠着刘墨这棵大树,在这凌云宗当中,绝对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想到这里,程青也是收回了过往的记忆,目光顺着地牢窗户,看向了那璀璨无比的星空。

  自己在这凌云宗快六年了,这么多年,似乎只有这一次的星空,格外的美丽,格外的缤纷。

  王战……你……死定了!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