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玄幻  »  海盗也爱美人
海盗也爱美人
 在平息天斗帝国太子雪清河发动的叛乱政变后,又迫于武魂殿99级绝世斗罗的恐怖压力,史莱克七怪一行人乘海德尔船长的船前往海神岛进行试炼。不想海德尔等人竟是海盗紫珍珠的手下,下毒打劫未果被唐三等人制服,海德尔的儿子还被唐三干脆利落地宰掉了。

  而海德尔及另外两名船员因为还要开船所以才保住一条狗命。处于深深绝望和疯狂怨毒中的海德尔毅然将船开入了十万年魂兽深海魔鲸活动的海域,并用炸鱼的炸药惊醒了那恐怖的魂兽,只求同归于尽。

  本来唐三要杀死他,但得知自己之前杀死的船员是海德尔的儿子时,竟一时心软放了海德尔,让他自求多福逃命去吧。而史莱克七怪只能匆忙结成七位一体融合技大战深海魔鲸,当然不敌,皆身负重伤,最后关头,唐三选择牺牲自己拖住魔鲸,不想深海魔鲸骤然爆发攻击,将众人震飞了,远远的落入了茫茫的大海,不知所踪……

  当再次闻到那熟悉的咸湿海风,尝到那冰冷的苦涩海水时,海德尔明白,他居然从恐怖的十万年深海魔鲸的口中活下来了。他本就有着五十级魂王的实力,在唐三等人交手时已经弃船溜走,没有参与那场恐怖大战,活下来也在意料之中。

  这个快五十多岁的横肉虬髯的邋遢老海盗,刚从昏迷中醒来,任由自己仰面朝天漂浮在海上。就在这两天里,承载自己所有寄托的儿子突然死亡,注满自己毕生心血的海船也毁于一旦,一心报仇求死却未果的自己也已垂垂暮年,生活再也看不到丁点儿希望。就像这暗流汹涌的大海怎么也看不到富饶的海岸。

  在茫茫大海里,纵然自己是一名看尽了惊涛骇浪的海盗,那吹嘘的所谓大海真正的儿子,此刻依然如此的脆弱,如此的渺小。

  海德尔恶狠狠地朝被海水映得发沉的天空咒骂了一句。

  「去你妈的大海之……咕嘟咕嘟,呸!」哪怕他水性极佳,激动之下,一口海水还是让他胃里翻滚。

  正当海德尔挣扎绝望时,他忽然愣了下神,似乎瞥见远处微红晨光射来的海浪间隐隐有块隆起的山丘。「这附近有陆地吗?我怎么不记得了。」恍惚之间,海德尔赶紧擦了擦浑浊的老眼,再定睛看去。这一看却让他怔住了。

  那哪是什么山丘,而是远处一位趴在残破船板上的少女挺翘的臀部,连着腰肢和美腿分别向两边延展出跌宕而优美的似山峦一般的曲线。

  而海德尔刚经历人生大起大落,神智恍惚,再加上海水摇晃着熹微的晨光,周遭昏暗,只知道前方突然隆起,一时错认为那是海岛上的山丘。

  海德尔哪里想得到这趴着的少女竟然有着滚滚海浪也无法掩盖的丰满和高耸。

  只一眼,就在脑海里定格,成为晨光下永恒的剪影。

  海德尔忽然咽了咽口水,眼前的美景让他呆滞,直到又喝了口水,才反应过来,赶紧朝昏迷的少女游了过去。那完美的臀峰在他眼中越来越清晰,海德尔只觉得他游得越来越快,甚至连鸡巴都硬邦邦地跟着划起水来。

  待到了近前,海德尔才知道眼前的少女究竟是如何极品。原本清纯雅洁的衣物早被海水浸得紧紧贴住玲珑曼妙的身姿,隐隐能透出少女雪白的肌肤。翘臀并不随趴着而降低丝毫冲天之势,丰盈高耸,白如雪峰。

  一双修长到逆天的美腿像极了一对被紧紧包裹住的温润象牙,晶莹如玉,将那臀峰撑得接天荡雪,又把整个背影延伸得靓丽无双。臀峰的另一头是盈盈一握的纤腰,细若风柳,窄似幽谷。

  充满活力的蝎尾辫湿哒哒地卧在腰背的低陷处,修长的双臂软软地搭在少女窈窕身躯的两侧。

  美人睡卧,谁能自持。

  海德尔唇焦舌燥,脸上的横肉不住抖动,那是他极度兴奋的前兆。光是看背影,他小腹里源源不断的火气都能把这片海给蒸干了。他本就是粗鲁混蛋的海盗,劫后余生的他此刻只想好好放纵自己,此时更不会客气了,双手直接就按到那臀峰和美腿上。

  谁知道那杀人都不见丝毫颤抖的手刚一「登陆」就哆哆嗦嗦抖得跟筛子一样。

  太软了!那隔着衣物都能体会到的滑嫩细腻的触感爽得他鸡巴翘起恨不得把船板都顶翻了。只见海德尔一手在少女紧翘丰满的臀瓣上搅动风雪,另一手在一双饱含风致的白玉美腿间来回逡巡。可怜臀肉随那色爪不停变换形状,可怜美腿在魔掌间兀自娉婷。

  「这小妞这屁股和腿真是逆天了。他妈的,人不大,身材风骚到爆。」海德尔一边骂骂咧咧的,一边疯狂把玩少女的翘臀和美腿,硬是足足玩了十来分钟,不放过任何一寸肌肤和紧翘细嫩之处,恨不得自己有三只手才好。

  想到这里,海德尔嘿嘿淫笑起来,老子没有三只手,但有三条腿啊,硬得都能当船桨了。

  两手赶忙试了试船板的浮力,感觉自己上去应该也撑得住,海德尔顿时狂喜,顾不得还翘着鸡巴就急急忙忙地往上爬,一翻身便撑在少女背后,那滚烫粗壮的鸡巴正好顶在柔软紧凑的最高雪峰上。

  海德尔微微往前一顶,鸡蛋大小的龟头便深陷在湿漉弹滑的臀肉里,即便没有真正插入,也爽得他一阵龇牙咧嘴。贵族少女他也不是没碰过,但这么美妙细致的触感还真是独一份。

  海德尔正准备直接开操,忽然觉得眼前少女的衣服有些眼熟,将少女的头部微微侧翻,入眼的绝美侧颜顿时把他震住了。

  含情眉眼昏睡,娇俏唇齿动人,粉嫩雪白的脸颊足有一万分的精致,玲珑无死角的侧颜更是独一无二的绝色。昏迷中的绝美少女美得让人心悸,心慌,心动,心痒。固然让人升起怜惜之意,更让人爆发狠狠凌辱的欲望。

  海德尔双眼发红,呼哧呼哧地喘着粗气,不仅仅因为眼前少女绝美的俏脸,更因为他认识她。她正是自己杀子仇人的同伴,好像叫做,叫做小舞,脑子有点问题。这伙人刚上船时,自己的儿子还被她的一双腿迷得转不开眼睛。

  想到自己的儿子,海德尔眼中闪过一丝悲痛,很快这悲痛便变成了凶光和淫光:「苍天有眼,既然你落在老子手里,老子不把你这小骚货操到求饶,老子怎么对得起死去的儿子!不!就是求饶也不放过你!」正欲扒下小舞的裤子,忽然又想「老子要把你弄醒再操,操得你哇哇大哭。」当即把小舞翻过来,发现小舞的一对秀乳在摆脱船板挤压后微微摇晃,海德尔嘿嘿笑着把一双粗暴的大手伸进小舞的衣衫内,在小舞胸前又揉又搓又挤又按。

  少女酥胸不大,手感却真没得说,虽然凝脂冻玉这样的形容词海德尔不可能想到,但他只觉得这辈子都没玩过这么弹手的奶子。

  眼看玩了半天还不醒,海德尔估计是呛水了,又是两下狠压,挤出两口海水来后,便俯身吻住了小舞鲜红的樱唇,擒住了那条香舌,一边给小舞做人工呼吸,一边品尝她的鲜唇嫩舌和丝丝香津,两手揉捏着少女的丰盈胸部,粗硬的鸡巴还在大腿内侧蹭来蹭去。

  忽然两声轻咳传来,小舞悠悠转醒,水灵的大眼睛里尽是迷茫和空洞。小舞仅仅是肉身复活,灵魂不在的她只能感受到身体的触感,却并不清楚是有人骑在自己身上,恣意猥亵,只是感受到陌生粗暴的气息本能地害怕,慌乱和挣扎起来,美腿乱蹬,纤腰乱扭,玉手乱拍。

  这一动可让海德尔爽了,纤腰和美腿再怎么乱动也得夹着他粗壮的鸡巴,仿佛在拼命挑逗他,爽得他不要不要的。海德尔淫笑着看着小舞惊慌失措的绝美面孔,感受砸在自己胸口酥酥麻麻的阵阵粉拳,心中大感快意,凌辱之火亦是蹭蹭上冒,于是恶狠狠地道「骚货,醒了就给老子把屁股撅起来挨操!」说罢不顾小舞的挣扎粗暴地将小舞翻了回去,又变成了趴着。那翘起的好似群玉山头的弧线又把海德尔看呆了,说能把天顶穿他都信。

  粗暴的动作和恐怖的陌生环境弄得小舞害怕极了,顿时惊慌得哭了起来,一边哭一边挣扎想摆脱海德尔的控制,却被海德尔一只手按在头上,动弹不得,只能无助地呜呜哭着。只有撅着的翘臀还能晃动,而那极致的长腿足以让浑圆的臀肉翘得老高,在海德尔的鸡巴上磨来蹭去,说不出的淫荡。

  海德尔一阵暗爽,却装作恶狠狠地道「记得你叫小舞是吧,他妈的,你同伴杀了老子的儿子,老子也不杀你,你让老子操爽了,老子就跟你们一笔勾销!他娘的,这小妞真他娘的美。老子都有点舍不得太用力操你了,妈的,老子受不了了。」另一只手三下五除二把小舞的衣服扒了个干干净净,又把自己的裤腰带给解开。

  看着眼前如羊脂玉般浑然天成峰峦起伏的玉体,海德尔有些讶异地发现鸡巴上的青筋根根绽出,粗壮恐怖,龟头不住地兴奋跳动,如同即将入场的好斗的狼狗陷入极度的兴奋中任凭主人如何拉都拉不住。

  长年的海盗生涯和纵欲生活早已让海德尔的身体大不如从前,记得自己上一次这样完完全全甚至超越极限的勃起还是在二十年前,可见小舞让他激动到了何等程度。海德尔再也等不及了,赶紧扒开胯下美少女紧致丰翘的雪臀,又是一番绝世美景轰击在海德尔的灵魂深处。

  海德尔只觉得自己的呼吸都凝固住,害怕自己就这样闭过气去。虽然早料到少女的小穴一定很美,真正见到的那一刻还是被震撼到了。

  如雪臀峰随着粗糙的双手荡漾开来,便如满月晕开水波,现出那神秘的桃源幽谷。粉粉的菊蕾含羞翕动,娇嫩无比,看得人心驰神荡,美不胜收。但视线微微下移,却风光更绝,只见玉丘光洁如新,春壶饱满多汁,粉唇间一道窄缝似银瓶乍破,露出勾人心魄的粉珠玉蕊,菊蕾虽粉虽嫩又哪里比得上这白虎粉鲍的十分之一。

  海德尔眼中爆发出湛湛狼光,哪怕他再如何的色中饿鬼,鸡巴再如何爆胀难受恨不得把天都捅穿,此刻他却只想亲口尝尝这极品小穴究竟是何滋味。二话不说,海德尔发了疯似的一头扎在小舞的臀股间恣意狂舔。

  那积着厚厚舌苔的腥臭舌头,在小舞粉嫩的白虎鲍上刮来刮去,调戏臀肉,紧贴耻丘,旋绕唇瓣,拨动珠蕊,腥臭的口水滋得桃源成溪,舔着舔着也不知道那潺潺下流的是口水还是淫水了。

  小舞本是又哭又闹,突然受过这样从未感受过的刺激,更加难受不适应,面上绯红,艳过桃花。翘臀摇晃的幅度更大了。挣扎了好半会儿,渐渐随着海德尔唇舌的动作有规律的一颤一颤。到后来更不挣扎了,反而像小猫一样把翘臀主动地往海德尔脸上顶蹭。潮水一般的快感很快淹没了小舞,也不哭了,泪痕干在梨花带雨的俏脸上,鼻喉间渐渐飘来若有若无的哼哼声。

  海德尔心中贼笑,知道小美人动了情,见小舞有了配合,也是暗爽「嘿,就知道你是个骚货。」同时动作越舔越大,渐入佳境,贪婪游走舔舐,连粉粉的小菊花也不肯放过。娇嫩的花苞如何经得起如此挑弄,海德尔舌头一拨,小舞娇躯就猛地一颤,粉鲍和花苞也都是一缩,哼音愈发妩媚娇痴。

  痴缠的哼音一下下挠在海德尔这老色狼心窝子里,愈发卖力舔吸,吸着略带骚味的美味鲍汁,甚至觉得有些醉了,只觉得就算是舔一辈子老子也一定乐此不疲。

  小舞由于没有灵魂,当肉欲袭来,身体便再诚实不过。精灵般的大眼睛虽然空洞无神,此刻却愈发迷离,蒙上了一层情欲的绯色。翘臀间蜜处传来的前所未有的快感让她娇憨地向后耸动,纤腿如弓,雪臀如浪,粉鲍翕合,春壶荡水。人间极乐美景不过如此吧。

  「呀……」忽然小舞娇媚的哼音忽然拔高,划破静谧的海上,格外妖娆婉转,娇躯如触电般一阵猛颤,大量春液蜜水从鲜活的粉鲍中喷薄而出,给正在努力品穴的海德尔来了个淋漓尽致的春水浴面,海德尔只觉得自己快被淹死了。淹死也值了。

  小舞竟然被这邋遢肮脏的老海盗舔得潮吹了。

  浑不在意脸上的淡淡骚味,最后在小舞粉唇上狠狠收尾式地大口舔了一下,海德尔得意笑道「这小妞屁股和腿这么逆天也就罢了,屁眼和嫩逼还这么粉,还会潮喷,老子这买卖赚大发了。」一时间竟然觉得儿子死得有点值,这样水多极品的妞可不是说死儿子就能玩到的。

  小舞泄身后浑身软绵无力地趴在船板上,但那翘臀粉穴却依旧高高翘着,倔强得丝毫不肯低头,没办法,小舞的腿实在是太长了,即便是无力也硬生生撑住了那无限风光在险峰。

  「操,小骚货你爽了,老子还没爽呢!」海德尔再也受不了了,立时双手抱住小舞柔弱无骨的细腰,提胯挺腰,大鸡巴对准那含水粉鲍狠狠一杆,撑开花蕊,竟是啪的一声直接没入一半。

  「啊……!」「啊!!」两道声音同时响起,海德尔把头一仰,爽得发出重重的淫荡的叹音,而小舞亦把头一仰,却是发出撕心裂肺的痛叫。未经人事的少女再怎么经过潮吹的润滑,又怎能马上经受得住粗大鸡巴带来的开苞之痛。

  若是唐三在此一定会恨得眼眦欲裂,本来之前在船舱时,小舞的灵魂暂时回归肉体,想把处女身给了最爱唐三,却因为唐三的怜惜被拒绝了。却没想到,转眼间就被这邋遢猥琐的海盗得了头筹。

  小舞眼泪又止不住地往下淌,又开始剧烈挣扎,但是她的腰太软了,屁股太翘了,腿太长了,一旦被身后的海德尔架住,根本伸展不开,再怎么挣扎也改变不了此时的体位。这让无数女人都嫉妒得发狂的优点此刻却都成了挣扎的拖累,只能徒劳地晃动翘臀,反而显得格外淫荡,让身后施暴的海德尔徒增快感,差点就要射出来。

  「哦—— 爽—— 老子就知道是个处!哈……嘶……真,真他妈的紧,嘿嘿嘿,小骚货,你再动啊!再挣扎啊!嗯—— 你越动,老子就越爽!」海德尔只觉得自己的鸡巴陷入了无比紧致的深处,看着连接自己胯部和雪峰臀浪的黝黑鸡巴,那被层层包裹的细腻触感让他鸡巴前端的每一寸都感受到热辣的青春活力和无尽的淫靡肉感。

  「这逼……哈……好……啊……」随着小舞的挣扎和哭闹,海德尔爽得龇牙咧嘴,话都说不完整,突如其来的紧致水润的快感让他不敢多动,赶紧稳住心神,免得精关不守直接射了出来,那可就糗大了。

  虽然初破身,但小舞的肉体毕竟是经过相思断肠红仙品和水晶血龙参改造过的,再加上之前潮喷过,很快也就适应了身后的粗壮,剧痛感如潮消退,潺潺春水又渐渐温润溢出。一股莫名舒适的快感如那双擒住自己腰肢的粗糙的大手一样稳稳地擒住了小舞的肉体,挣扎渐渐安定,啼哭声也慢慢平息下来,换来的是令人骚动的浅浅呻吟。

  小舞不再挣扎,顿时海德尔的快感也消退了不少,他可不干了,嘿嘿淫笑道「小骚货知道爽了?你不动了,老子来动,老子可还没爽够呢!」说着大鸡巴一寸寸没入小舞肥美的粉逼中,当完全没入的那一刻,两人又向后仰起头,两道声音又同时响起。

  但和之前不同,此时的两道声音都是舒适到极致的表现。

  海德尔整根没入,不再怜惜少女,开始狠狠地啪啪抽插起来,时而腹部和雪峰紧紧贴合,黑白分明,格外刺激,时而如两处断崖相离,中有鸡巴如悬挂的铁索,紧紧相连,可谓是大开大合。

  狠力插入时,大都是整根没入,激得翘臀浪现雪翻,爽得凌空摩岳;奋力外抽时,只留龟头在穴口,带得小舞娇啼痴吟,触感微妙幽玄。时深时浅,研磨转动,真是把这辈子操女人的技巧经验一股脑往小舞极品的粉穴上招呼。爽得自己呼哧大喘,爽得小舞如泣如诉。

  啪啪啪,紧凑淫靡的声响顺着海风,在茫茫大海上四处飘荡。

  小舞面色潮红,眼角迷离,桃花春意在那绝美的脸庞上渐浓渐深,说不出的美艳动人。浑身香汗不断,两只手臂撑而不起,软绵无力,只好无奈地让翘臀再翘高一点。

  感受到胯下美人的细微动作,海德尔大呼受不了「啊……老子操死你这个小骚货!」当即挺动满是赘肉的腰腹,黝黑的大鸡巴根根到底,仿佛要顶到小美人的肚子里去才好。小舞哪里受得了这样猛烈的进攻,唇齿微张,发出了不知似哭泣还是舒畅的连绵音节,悦耳动听,那诱惑劲,恰似塞壬女妖的的歌声。

  海上的晨光中,一个猥琐邋遢的凶恶老汉正用一根黝黑腥臭的鸡巴狠狠从背后抽插着那高挺雪白翘臀的美腿少女,视觉上的极限冲击似乎就定格在哪里。

  啪啪啪,海德尔不断撞击着少女的粉穴,已经操了不下百余下了。每一下都是势大力沉,追求快感的极致,贪婪地索取着小舞美穴的每一寸紧致。看着自己黝黑丑陋的鸡巴在雪白的丰盈臀肉间时隐时现,体会着小舞粉鲍内环环入扣的紧致与酥麻,海德尔顿时觉得不枉此生啊。

  又是百余下根根到底的猛插,小舞全身都泛起了一层细腻的粉色,格外诱人,看得海德尔赏心悦目,当下抽插的频率愈发加快,气息愈发粗壮,鸡巴上不断堆积的快感终于在此时向海德尔发出了开炮的请示。

  「哦……啊……好,好,好爽,呼……老子……哦—— 要—— 要射了—— 」海德尔使出了浑身解数,爆发出全身的力量,连鸡巴都胀大了一圈,最后的冲刺把抽插的速度提高到了两倍以上,连续紧密的啪啪撞击声如倒豆子一般噼噼啪啪的,爆发出巨大的声响,恐怖的冲击力把小舞雪白的臀肉都撞得发红、摇晃,只为追求深到极致,紧到极致,润到极致,爽到极致,连宽大的船板都激烈摇晃起来,激起阵阵海浪。

  「老子……老子儿子没……哦……呼……你就给……老子……生娃……啊……!!!」在一声沙哑而低沉的怒吼中,海德尔只觉得龟头一麻,连忙将鸡巴死死顶在小舞的粉穴最深处,疯狂抖动,射精的极致的快感让这老海盗爽得哇哇直叫,白浊的精液射得太多甚至直接溅溢了出来。

  而小舞如随时会被翻覆的一叶小舟,承受着背后似巨浪似野兽般的挞伐,感受粉穴内传来的不断攀升到顶点的充斥感与酥麻感,在海德尔射精的瞬间也是娇躯猛颤,去了的同时昏了过去。

  良久,海德尔平息自己的呼吸后拔出鸡巴,看着自己鸡巴上的丝丝落红,又看着眼前的绝色少女还保持着插入时的淫荡姿势,美腿凭其本身的逆天长度架着,不需用力,翘臀高耸而发红,被淫虐后的粉鲍如初开的鲜艳玫瑰,处女血混着大量精液和汁液如瀑布一般悠悠滴下,深深刺激着海德尔的视觉神经。

  看到如此淫荡香艳的画面,明明上了年级的海德尔的鸡巴又硬了。他的目光落在了小舞粉嫩的菊蕾上,又嘿嘿淫笑了起来。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