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同事女友  »  身边骚女同事多
身边骚女同事多
中午时间,我坐在休息室发呆。

  “哟,老陈,怎么跟霜打的茄子似的,咋啦,被哪个美女榨干啦?”

  财务的周敏拉开桌子对面的椅子,慢条斯理的坐下,给自己倒了杯热茶,问道:“今天又不忙,怎么不去陪咱们庄大美人?”

  我皮笑肉不笑的道:“你说笑了。”

  “哎呀呀,看来你们真的闹矛盾了呀,她说你有了新欢就忘了人家。”

  我嘴角一阵抽搐,懒得理她的阴阳怪气。

  她所说的新欢,应该是指方慧敏吧,那晚从结果上来说,的确是我家里来了个女的,然后我就急急忙忙的把庄茹给送走了。那几天又下雨,事故车增多,我忙了好些天,也没空在中午跟庄茹约炮,没想到这欲求不满的女人竟然跟周敏嚼我的舌头。

  周敏没话找话的叨叨絮絮着,我懒得应付她,寻思着是不是找个什么借口溜掉,不知为何脑子里徒然想起庄茹曾经跟我提过的一件事。

  “周敏,我听说,嗯……怎么说呢。”

  这个问题过于突兀,有些难以启齿。周敏今天仿佛带着某种目的接近我似的,东拉西扯正愁找不着切入点,见我主动开口,兴致盎然的趴在桌子上,身子微微前倾,道:“什么?你说你说。”

  目光在她因身子前倾而露出来的乳沟上扫过,我干咳一声,笨嘴笨舌的问道:“嗯,怎么说呢,听说你跟那个……小李,对,小李,听说你跟他有一腿?”

  周敏一挑眉:“谁跟你说的?庄茹?”

  “咳,你就说有没有吧。”

  “那又怎样?”

  我摆摆手:“你误会了,我是想问,你老公不知道吗?”

  “老公?噢,知道呀。”

  “他不管么?”

  周敏坐直身子,翘起二郎腿,道:“这是我私事,为什么告诉你啊?”

  看她的表情,她倒是没有生气,反倒是有种难以名状的笑意,歪着头,抱着胸,微微弯成月牙的眼睛似笑非笑的看着我,看得我心里发毛。我点点头:“因为……嗯,算了,我确实唐突了,抱歉。”

  我从椅子上站起就要离开,她叫住我:“唉唉,别一言不合就走人嘛,真是的。”

  我对她这种仿佛亲密无间的说话语气有些腻歪,年纪比庄茹还大,说话比她还嗲。嗯,不对,这周敏平时说话好像也不是这样的。耐着性子看向她,等她的下文。

  她慢条斯理的喝了口热茶,道:“真想知道?”

  我点点头,她咯咯的笑起来,从椅子上站起,走到离我很近很近的距离,踮起脚尖,在我耳边悄悄的说:“告诉你也没关系,我有个条件。”

  ……

  “呀,上次匆匆一瞥没有细看,真的好长。庄茹那骚货净吃独食!”

  稀里糊涂的,就跟周敏出来开了个钟点房。一进门她就迫不及待的脱我的衣服,连澡都没洗就把我推到床上,活脱脱的一个女色狼。她倒是不讲究什么情调,两三下就把自己也脱了个精光,身材倒是不差,虽然看起来没庄茹高挑,奶子也没庄茹的大,皮肤没庄茹那么白,但好歹比庄茹要苗条一些。对于一个从来没见过的裸体,我的鸡巴还是稍稍硬了一些以示尊敬。

  周敏见状一喜,在我身前蹲下,直接上手摸我的鸡巴,老二在她的把玩下不争气的越来越硬,她冲我咧嘴一笑,低下头含住我的龟头。

  我倒是没想到周敏竟然这么会舔,虽然老是在心里点评她哪里哪里不如庄茹,可结果我一上来就被她舔得哼哼唧唧的。

  “声音不错,给你打满分。”

  被她一挤兑,闭上嘴巴不让想让她得逞,奈何身体的反应不允许我违抗,还是情不自禁的喘出声。

  “爽吗?”她撸着我的肉棍,得意的笑道:“庄茹不会吃你鸡巴吧?”

  “呃,没有啊,每次都会帮我吹。”

  “吹?吹牛吧。我还能不知道她?高贵得很。”周敏一边吸着龟头一边冷嘲热讽道。

  “不信拉倒。”

  “那你说,我跟她,谁口活好?”

  说完她卖力的开始吮吸,爽得我几乎说不出话,我只感觉被一个柔软的东西仿佛打着旋给缠绕住,龟头仿佛伸进了个微型滚筒洗衣机里搅似的,简直是一种全新的体验!等等,那是她的舌头吗?人的舌头有那么长那么灵活吗?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的长舌妇?

  她的舌苔刮着我敏感的地方,我脚趾不自然的勾住用力,腿肚子差点都抽筋了。我的反应已经说明一切,她得意的把玩着被她弄得坚硬如铁的肉棍,笑道:“行啦,再吹我怕你要射了。”

  说罢她爬上我的身子,扶着我的鸡巴对准她那屄毛无比旺盛的私处,我急道:“不带套吗?”

  话一说出口我就有种怪异的感觉,这话通常不都是女人问,然后男人再连哄带骗才无套插进去才对吗?周敏不管那许多,爬到我身上,迫不及待的把我的龟头扶进她的骚屄,然后坐了下去,坚硬的龟头穿过她阴道内壁的层层皱褶,我才明白那怪异感因何而起。

  我们来开房,不是我肏她,而是她把我肏了!

  温润的骚屄将我高高竖起的鸡巴尽数吞没,她扶着我的肩膀,颦着眉发出一声颤抖的娇呼:“好长!……啊……很少被插这么深……”

  苗条的腰肢扭了扭,喘了几口气,仿佛适应了我的尺寸后,才道:“难得碰到这么好的宝贝,带什么套呀。你跟庄茹不也不带的吗?我又没病,你怕什么。”

  在她挺拔的酥胸上狠狠的捏了一把,我冷哼一声:“听你这口气,经常被各种鸡巴插似的。”

  她的奶子还算有料,一只手刚好能握住,摸起来挺有手感。被我用力捏了一下,周敏吃痛娇呼一声,嗔怪的瞪了我一眼,那媚眼如丝的表情没有怪我的意思,看来她也是那种喜欢被粗鲁对待的类型。

  她开始动,身子一起一伏,淫荡的骚屄开始套弄我的肉棍,一只手轻轻抚摸我的脸颊,嗲道:“你说呢?”

  “你老公都不管?”

  “提他做什么。”

  “我来就是为了问这个的。”

  她奇怪的看了我一眼,道:“问这个干什么?”

  我算是搞明白了,周敏接近我纯粹就是想跟我上床,也许是亲眼目睹了我跟庄茹打炮,也许在办公室里庄茹没少和她聊起跟我上床的荤话,让周敏对我产生了性趣,特别在庄茹出差这段时间周敏对我有不少暗示,只可惜我没上钩罢了。那晚发生的事,让庄茹有些不愉快,可能她跟周敏抱怨过,然后这几天我跟庄茹啥都没发生,没有周敏想象中的庄茹一出差回来我就跟她炮火连天每天做个不停,以为我跟庄茹闹掰了,所以她插了进来。

  至于我问她的隐私,她以为只是我一时八卦,压根没在意,随口答应告诉我也只是借机提出来开房的托词罢了,没想到我是真的对那个问题感兴趣,并不是馋她的身子。

  周敏扭动的腰肢慢了下来,有些不高兴。从开始到现在只有她在动,我跟个木头似的杵着也不太妥当,搂住她的的腰身,往里一顶,含糊其辞道:“好奇罢了。”

  见我总算有了回应,周敏喜上眉梢,两手搭在我肩膀上,屁股重新开始扭起来,一边呻吟一边嗲道:“别为那种小事分心嘛。”

  看来还是得先让这娘们爽才行。

  我抱住她,一个翻身把她压在身下,恶狠狠的说:“这就肏翻你!”

  “来嘛~。”

  她显然很期待,那个表情就像是去个人气很高的餐厅排了三个小时的队,终于轮到自己,等待上菜时的表情。

  老实说我今天并没什么性致,连续好多天都没睡好,不在状态,不过终究不能随便应付了事。试想一下如果你排了三个小时的队终于吃到的东西其实并不好吃,会露出怎样的表情?没有哪个男人愿意在床上看到胯下的女人露出那种失望的表情,我可不想周敏回头去跟庄茹说,别看老陈鸡巴挺雄伟的但其实也就那样,害她白白期待一场。

  扛起她的腿,对着她的骚屄就是一顿猛肏,床铺剧烈的摇晃,周敏放荡的叫唤。

  周敏也是4s店最开始那一班子的人,认识她也有好多年了,在我的印象中她是一个虽然有点三八,有点毒舌,爱开人玩笑,但人还是不错的一个大姐,虽然人长得挺漂亮,但在我看来还是欠缺了些作为女性的魅力,认识她这么多年,哪怕是脑子里胡思乱想也从未想过跟她上床。

  大概不会有任何人想到,这周敏一到床上竟然这么浪,这么骚!

  她的骚不同于庄茹,庄茹的骚是那种丝丝入骨的狐媚,一个眼神就能撩得人心痒难耐,她的浪也不同于方慧敏,方慧敏的浪是酐畅淋漓的激情。

  周敏骚与浪,是一种如狼似虎的气息,真切的展现了处于狼虎之年那种女性的性欲状态,仿佛要把你给吞喽,竟让我有那么一点点怂,心里在打鼓:这样的女人能喂得饱吗?

  她的屄挺松的,比方慧敏还松,估计是天天被插的结果。方慧敏的屄松归松,但是很会夹,夹起来特别有力,一样能给我一种很紧致的快感,稍有不慎就会有被夹射的危险。而周敏除了在我插入时稍微迎上来有点小配合外,没有其他任何反应了,她闭着双眼,两手捏着自己的奶子,沉浸在自己的感觉里,完全没有任何取悦我的意思。

  不过这也没什么影响,这松弛的骚屄我可以放心大胆的肏,根本不怕一不小心肏嗨了早早的就交货了。

  估计是自己摸不过瘾,她拉住我的手放到她奶子上,我握住被我肏得摇晃不已的奶子,掐住她黑黑的奶头,用力往上拉。

  “啊!痛!”

  明明很痛,可她叫得更欢了,就连骚屄都分泌出了跟多的淫水,黑漆漆的肉棍进出她骚洞的时候带出一片片白沫。

  “换我在上面。”

  不等我同意,她抱住我在床上一滚,把我压在身下,然后骑在我身上开始撒欢。

  她两手摁住我的肩不让我乱动,疯狂的扭着腰肢甩着屁股,淫荡的骚洞裹着肉棍飞快的上下套弄,仰着头闭着眼,自顾自的享受着。

  她显然很爽,但我并不怎么舒服。我是那种做爱时很用心体会对方感觉的类型,务求合拍同调,把对方的感觉放到第一顺位。可周敏却完全相反,完全不顾虑我的感受,骑在我身上每一次身体落下时,整个体重压在我的腹部上,虽然她不算重,但也够我难受的了,这样下去非得软掉不可。

  我坐起来搂住她,两手托住她的屁股,不高兴的说:“慢点,你压得我好难受。”

  她听罢怪不好意思,尴尬的道了声抱歉:“对不起,太爽了没注意。”

  说罢她身子重新慢慢动起来,两脚蹲在床上支撑住自己的身子,屁股每次落下只是用骚屄“啪”在我的小腹上,那松松垮垮的骚屄总算也开始夹我的老二了。

  “爽么?”

  “一般,你倒是挺爽嘛。”

  “啊……因为……你的鸡巴又硬又长,不容易滑出来……啊……太棒了……”

  她屁股加速扭动,又开始浪了。

  “你喜欢长的么?”

  “那当然……等下,给你看个东西。”

  她喘了好几口粗气,艰难的从我身上爬下来,爬到床头拿过她的包包,从里面翻出一根假阳具出来。

  “当当,这是我平时用的,怎么样?比你那根还大吧?”

  她嘚瑟的向我展示那根比我鸡巴更粗更长的胶棒,我相当无语,这肏屄肏到一半拿出这玩意要干嘛?拿来用吗?

  “哦?那你用这个不就好了?费那个事叫我来开房干嘛?”

  她往那根假阳具上抹润滑油,没好气的说:“假的再大哪有真的舒服。”

  但话虽如此,她却把那根假阳具对准自己的私处,让我惊愕无比的是,她并没有把那胶棍塞进屄里,而是往菊花里插!

  虽然有润滑油,但足足三指宽的东西轻而易举的就插进去,也足够恐怖了!至少20公分长的胶棍慢慢被她的屁眼吞没,最后只剩个宽出一截的底座在外面。

  “啊……”

  她长长的娇呼一声,脸上的表情分明写了个爽字,我他娘的真的被震住了。

  我不是没在A片里见过肛交,特别是欧美片里特别热衷此道,我也曾幻想过爆菊的滋味,直到我第一次去医院检查前列腺的时候,男护工帮我提取前列腺液,那种疼痛与羞耻简直一辈子都忘不了,从此我对走后门再也没有任何想法。

  A片里都是演的,屁眼被插怎么可能有快感!而我又是那种在床上以对方感觉为重的男人,算了算了。

  然而周敏那爽到发憨的表情粉碎了我的认知。

  她摇摇晃晃的爬过来,爬到仿佛中了定身术的我的身上,扶着我的老二,对准她用手指掰开的骚屄,慢慢的把我的鸡巴吞了进去。

  也许是另一边的旱道塞进一个庞然大物的关系,她的骚屄紧了不少。

  然后她开始动,开始“啊~啊~啊”的叫,叫声比之前更大声更夸张,更浪更淫贱。

  我喘着粗重的气,被她那骚样激起的兽性在一瞬间爆发,扶着她的腰,疯狂的往她骚屄里顶的同时,咬住她的奶头疯狂撕咬,就像头饿极了的猛虎扑到猎物身上撕下一片片血肉。

  “啊!好疼……吸那么用力干嘛,又没奶!啊……不要……别咬!”

  她的痛呼多少唤醒了我的一点理智,我吐出她被我啃得肿起来的乳头,却听到她说:“别光吃一边嘛,另一边也要……”

  啧,不是喊疼么?难不成这个女人能从疼痛中获得快感?怪不得能一脸痴样的把那么大的东西塞进直肠里。

  我摸到她的屁股,找到插在她菊花里的那根假阳具,抓住胶质的底座,慢慢的抽出来一截,然后又塞回去。

  “啊~……不要……讨厌,坏死了~!”

  推动假阳具的时候我明显的感觉到她的骚屄夹了我一下,还挺爽。我试着又活动了一下那根假阳具,发现这玩意虽然比我的鸡巴还粗一些,但是在她的肠道里活动挺顺畅,抽送起来阻力并不大,看来她的菊花早就久经开发了。

  我鸡巴一边往她骚洞里插,同时一边攥着假阳具往她屁眼里送,每次她屁股落下的时候两个洞都要同时容纳两根粗壮的家伙,整个房间都回荡着她撕心裂肺的叫喊。

  周敏的叫床没有什么具体的内容,不会说什么好爽啊要死了之类的话,只是一味的啊啊啊,却能真切的表达出她的感受,我几乎能从她的叫声中感同身受她究竟有多爽。

  她无力的扶着我的肩,倒在我怀里,我还是第一次在现实中看到这么夸张的表情,翻着白眼,喘息的时候像条狗一样吐出舌头,就像是A片里那些被玩坏的女人一样。

  那舌头果然很长,只是无意识的吐出来舌尖就已经够到下巴。本来我并不想亲吻这个女人,但看到这么神奇的舌头,猎奇之心难抑,吻了上去。

  下体承受着疯狂的进攻,她剧烈的喘息着,没办法回应我的吻,只能吐出舌头任由我吸吮。

  “不行……不要……我……啊啊!!!”

  感觉到她快高潮了,我加快了抽送的速度,在前后同时疯狂的双插下,她……竟然尿了!

  不是A片里什么潮吹那种玩意,就是真正的尿了!我只感到她那原本松弛的阴道徒然猛的收缩,紧紧夹住我的老二,淡黄色的滚烫的尿从她的私处喷出,射到我的肚子上!

  一股浓郁的骚味慢慢荡开。

  她倒进我怀里,急促的喘息着,整个身子如一滩烂泥软了下来。看着白色的床单被一大滩水渍弄湿,我傻眼了,等下退房的时候不得被人家骂死。

  “你这女人,也太夸张了吧?”

  她吃力的在我怀里拱了拱,嗲道:“讨厌,还不是因为你欺负人家。”

  如果是平时,一个快40的女人用这样的语气说话,我说不得得起一身鸡皮疙瘩,不过男人嘛,在床上总是会变的很宽容的,周敏嗲声嗲气的撒娇我竟然还挺受用,一个公主抱把她抱起。

  “去洗洗吧。”说罢,大步流星的往浴室走去。

  周敏仿佛被抽走所有的力气,连胳膊都抬不起,任由我把泡沫抹遍全身,一双充满厚茧的手在她身上乱摸。

  拔掉还塞在她屁眼里的假阳具,她的肛门被撑开一个大洞,非常壮观,我粘着沐浴露的手指伸了进去,借着清洗的理由在里面探索了一翻。

  注意到我在使坏,她用所剩无几的力气轻轻锤了我一下,娇嗔道:“干嘛?想插呀?”

  说不好奇是假的!我点点头,有些腼腆道:“嗯,想试试。”

  “没插过?”

  “嗯。”

  她扑哧一笑:“下次吧,都没什么准备,除非你不介意插得到处都是屎。”

  想到刚才她高潮时喷尿的情景,莫非屁眼被插还会喷屎吗?我打了个寒颤,忙道:“呃,那还是肏屄好了。”

  上一秒我还温柔的帮人家冲掉身上的泡沫,下一秒话音一落我就粗鲁的把她推到洗手池边,扶起她的屁股,龟头对准她的骚屄滋溜一声,无比顺利的从她身后插了进去。

  “等等……还来啊?”

  “我都还没射呢。”

  “唔……”

  周敏屁股上的肉不多,肏起来没方慧敏跟庄茹的屁股那么带感,不过那个关不上的肛门倒是个奇异的风景,随着我的抽送,被撑开的洞口还会轻轻的蠕动,别有一番滋味,如果不是担心不卫生,我真想往这个洞里插。

  刚刚被干到高潮,周敏给的回应不多,只是扶着大理石的洗漱台,翘着屁股让我插。洗漱台上有一面大镜子,看到镜子中被人肏得满脸春意一脸满足的自己,饶是浪如周敏也露出了娇羞的神色,看得我忍不住想要欺负她,狠狠的在她没多少肉的屁股上拍了几巴掌。

  “你这么欠干,你老公都不管管你么?”

  本来只是想调动一下气氛,出言羞辱她一下,突然想起刚才干爽了就差点忘记的正事,顺嘴就问出来了。

  周敏满不在乎的说:“他凭什么管我呀?”

  “你老公都不管你?我听庄茹说你们夫妻各玩各的,真的假的?”

  “切,那三八……”

  “真的?这样你们都不离婚吗?”

  周敏转过头来,一脸狐疑:“干嘛一个劲打听这个呀?看样子你不是随口问问啊,你先告诉我是什么原因追着人家家事不放。”

  “我就是好奇嘛。到底说不说?不是说把你肏爽了你就说的吗?怎么?肏得不够爽?”说罢我扶着她的屁股,用力一挺腰,坚硬的肉棍凶残的往她深处捅去,顶得她一阵娇呼。

  好吧,这毕竟是人家隐私,不找个让她信服的理由,看样子她不会轻易松口,稍微打了下腹稿后,我说:“我听庄茹说,你可骚了,跟那个小李干得比我们都勤快,这简直打碎我对你的印象,本来我以为你虽然经常开玩笑打黄腔,但人还是挺正经的,没想到……嘿嘿。”在她屁股上不轻不重的又拍了一下,我接着说:“所以我就是好奇,你是因为老公满足不了你,才出来找男人,还是因为你老公外面有女人,出于报复心理你也在外面乱搞。”

  周敏屁股轻轻扭了扭,逐渐开始迎合我的抽送,微微喘息着说道:“两者都有。”

  “那为什么不干脆离婚?”

  “早就离了啊。”

  “啊?”

  听到意料之外的话,我抽送慢了下来,追问道:“我不是经常看到你老公来接你下班吗?”

  几番追问下,我才搞清楚是怎么回事。

  好些年前,周敏意外得知她老公竟然跟外面的女人有个私生子,那时候她跟她老公感情已经很淡了,也没有吵架,只是就此事坐下来谈了很久,谈了两个月都没谈妥离婚的事宜,就财产分割这一块两人就无法达成共识,其实在发现丈夫出轨之前,周敏自己也因为夫妻之间没有激情,在外面玩过一夜情,所以对丈夫出轨这件事,既然离婚谈不拢,那暂且就忍了。

  直到那个女人带着一个孩子找上门来,这个婚不离也得离了。

  “我都没听庄茹说过。”

  “她又不知道。当然,我们两个无话不谈,她如果问我当然也会说,但谁会像你这样吃饱了没事逮着别人家事来问。”

  我挠挠头,不接她这话茬,接着问:“那你们离婚了干嘛还在一起?”

  “儿子还小,原本我们说好是等儿子成年,高考后,我们再分开。”

  果然是为了孩子么……

  脑子里想起方依依肚子里那还没出生的孩子,我心情说不出的复杂。

  周敏没察觉到我的异样。接着说:“其实又这么多年过来了,当年那档子事也看淡了,不管有没有那本结婚证,我们都是一家人,现在这样也挺好。庄茹说得没错,我们的确是各玩各的,除了私生活不管束对方也不被对方管之外,其他方面跟夫妻也没什么区别。”

  “那你们还会做爱吗?”

  “很少了,他嫌我老,我还嫌他废呢,就那几十秒的功夫,天天去玩那些十几岁的小姑娘,也不觉得自己丢人……话说回来,你还做不做呀?不做我去穿衣服了。”

  不知不觉,我的老二已经软了下来,想到自己跟方依依的婚姻,已然兴致全无,鸡巴从她体内抽出,叹道:“行吧,算了。”

  见我唉声叹气的,周敏倒是不乐意了,叫道:“不行,若是让庄茹那三八知道我跟你开房竟然不能让你射精,以后我的脸往哪搁啊?”

  说罢她把我推到马桶上,蹲了下来,把软下去的鸡巴舔硬,然后含进嘴里。

  不得不说,她那舌头真的是极品,强烈的舒爽感很快就冲击得我心无杂念,如蛇信般的舌头缠绕在我龟头上,简直吸得我魂飞天外。

  “好臭,好腥,好多这种粘液啊,庄茹那三八真的愿意帮你舔吗?”

  “每次开房我都会洗很久,是你太急色,一来就脱我衣服搞上了。”

  “没关系,我喜欢没洗的。”

  说罢她更加卖力的舔弄,一边吸还一边用手撸,另一只手还把玩我的蛋蛋。

  “嗯~……嗯~……真美味……我就喜欢大鸡巴……嗯~……”

  她发出动听的呻吟,这种取悦我的行为还是头一次,看来她是尽快想让我射精吧。我也不想让人家久等,放松身心投入到那份美妙的快感中,告诉她哪里是我的敏感点,想让她怎么弄,她照做之后,没多久射精的预兆就来了。

  “要射了!快!加油!”

  听到我的话,她更加卖力,含着我的龟头力道适宜的吮吸,小手飞快的撸着黑漆漆的肉棍,当鸡巴几番剧烈的跳动后,滚烫的精液如火山爆发般,酐畅淋漓的射了出来。

  “嗯……唔……咳咳……哎哟,你……怎么这么多?”

  她本来想用嘴接住,结果第一股精液探路般的溅进她嘴里后,第二股精液在阴茎的强烈收缩后徒然喷出,喷得异常汹涌,直接射进她的喉咙里,猝不及防的她被呛到,差点咬到我的命根子,吓得她赶紧把我的龟头吐出来,慌乱中不少精液都被她咽下去了,可是我的射精还没有结束,我按住她的头不让她躲,后面几股精液全喷她脸上了。

  “哇,你这……咳咳……太夸张了,都被你呛到了,差点从鼻子里出来。”

  存了好些天的精液畅快无比的射了出来,我虚脱的跌坐在马桶上,一时不愿意动弹。周敏看着自己几乎可以说被射了一身的精液,苦恼道:“才刚洗完,又得洗一次。不过话说回来,你好猛啊,这估摸着能射好几米远吧?如果射屄里那不得爽死?怪不得庄茹那母猪冒着怀孕的风险也让你内射。”

  说完她不知道想起什么,噗哧一笑,笑了就收不住,越笑越放肆,笑得那叫一个花枝乱颤。

  “你笑什么?”

  “哈哈,没有没有……哈哈哈,你看你这蛋蛋,大得跟个鹅蛋似的挂在那,我就想起老家村里那头种猪,蛋蛋也是大得都从屁股下面挤出来了,哈哈,笑死我了,怪不得庄茹那头母猪天天找你配种,哈哈哈……不行了,肚子疼……”

  我嘴角一阵抽搐,懒得理这个疯女人,歇也歇够了,把被她舔得黏糊糊的鸡巴冲洗干净,走出浴室就要穿上衣服。

  周敏追了出来,拿起手机跑到我旁边,身上特别是脸上都还挂满了我的精液,洗都没洗就凑到我旁边,吓得我赶紧躲了躲。

  “你干嘛呀?”

  “来来,拍个照纪念一下,这我们第一次打炮呀。”

  “去去去,一边去,有病。”

  “切,小气,我自己拍。”

  说罢她开始对着镜头凹造型自拍,把自己一丝不挂的沾满了快要干枯的精液的身子拍了进去。我摇摇头,不理这个疯女人,急匆匆的穿上衣服逃出房间。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