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同事女友  »  女室友小白
女室友小白
大学第四年,即将毕业,迷茫中透着些聊赖。四年时间浑浑噩噩就过去了,除了泡妞,就是寝室蹲着打游戏,偶尔想到今后的打算,只得挠头。

  一天,我照例在寝室打游戏,游戏世界虚幻缥缈,又容易让人沉醉其中,在奋力拼杀的关键时刻,我的脑袋受到了重击,我一回头,只见大伟那张肥胖的脸出现在我眼前。

  “我靠,死了。”我丢下手里的鼠标,恼怒的说到。

  “你小子还玩呐?”大伟操着一口东北话,顺势掐了掐我的脖子。

  “有屁快放,老子正超神呢。”我没惯着他,一把将他油腻的手推开。

  “你小子不上道,哥我寻思着这大四还有半年就要过了,咱搬出去租个房子,再找个工作,别一天天就知道玩。”大伟搬了张板凳在我身边坐了下来。

  “你他妈不就想跟你媳妇同居嘛,非得扯上我。”我看着这小子弥勒佛似的脸,一语道破天机。

  “这不是人多分摊一下房租嘛,再说照你这么玩下去,迟早废了,哥是在给你指条明路,而且咱俩没事还能呵呵小酒唠唠嗑,省得一天对着娘们。”大伟一脸神秘的凑了上来,我连忙向后挪了挪屁股,他接着说道:“哥本着为你着想的原则,还给你找了个女室友。”

  “真有这种好事?”我一听就来兴趣了,急忙问他要照片。

  大伟这小子还给我卖关子,只说抓紧时间打包行李,两天后就搬进去,接着大摇大摆就走了。

  这时,电脑传出了咒骂声,我急忙回到游戏世界里接着拼杀去了。

  两天转眼就过了,大伟这小子不知从哪弄来两面包车,连人带行李将我一起带走了。大约一个小时,便到了一个小区,属于老小区了,不过环境不错,挺安静的,地理位置也还行。我和大伟将行李一股脑卸了下来,这小子拉开车门就上去了。

  “你他妈去哪,这行李怎么办?”我急忙拦着他。

  “这是钥匙,你小子慢慢扛,五楼步梯,哥得去接你的女室友了。”大伟说完就扬长而去,只剩我一脸懵逼的在吃灰。

  体力活除了在床上基本不想干,我慢悠悠的搬着行李,一边骂着大伟这小子,但是对女室友又有些期待。进了屋子,一个宽敞的三居室,家具齐全,看来大伟这小子还挺会找房间。东西搬完,我便下楼等大伟,左等右等,终于回来了。俩人下了车,我仔细打量了一下我的女室友,目测一米七的个头,短发,戴着墨镜,身材比较丰满,应该有C以上,T恤被绷得紧紧的,下身穿着牛仔短裤,大腿白皙圆润,可谓是前凸后翘。

  “你俩第一次见面,这是小白,这就是我跟你说的小孙,我的好哥们。你小子愣着干啥,合着你就搬了两个箱子,还不麻溜的。”大伟简单的介绍完后,开始搬东西了。

  只见小白摘下了墨镜,斜眼打量了我一番,面无表情,场面有些尴尬,我只好冲她点了点头,手不自觉的挠了挠头。

  “还真像个猴似的,哎,你,还不帮我把东西搬下来,待会天都黑了,妈呀这破天气热死老娘了。”小白说着,没理睬我,径直拿了个包就上楼了。

  “哈哈哈,见识到了吧,高冷火爆东北大妞,这家伙是我老乡,不一学校但是一届,这大胸,能把你头埋了。”大伟抱着个箱子凑到我身旁,盯着小白上楼的背影,留着口水说道。

  “去去去,再野的马老子都能驯服,只是这小白我看着就特不爽,完全没兴趣。”我回过神来,好歹我比不上吴彦祖也算风流倜傥,说我像猴还是头一回听说。

  我走到车尾箱,里面有一大一小两只箱子跟一些乱七八糟的袋子,大伟抢先一步,把小箱子拿了。我只好骂骂咧咧的拖出大箱子,往肩上一扛,顿时觉得泰山压顶,深呼吸几口气后,晃晃悠悠便往楼上爬去。

  等我到达五楼时,已经是满头大汗,气喘吁吁了,刚进门,脚下不知什么东西一绊,我顿时失去了平衡,在箱子和我的身子之间,我当然选择了后者,我将箱子一扔,便用手撑在了地面。

  “卧槽,你还是不是男的,连个箱子都搬不动。”小白怒骂道,我一听,顿时就得大事不好,抬头一看,果不其然,箱子已经摔开了,只见各色内衣内裤撒了一地。

  “谁把箱子放门口的,大伟你他妈有没有脑子。”我回头看了看绊倒我的就是那只小箱子,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我赶紧起身,想去把大箱子整理。

  “行了行了,瞧你这德性,我自己收拾吧。”小白急忙上前制止我。

  “那我继续搬东西去了啊。”为避免进一步的冲突,我说完就急急忙忙下楼去了。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东西总算搬完了,累得我跟大伟四仰八叉躺在沙发,有气无力的。那小白进了房,关着门估计在整理。我跟大伟开着电视,聊些有的没的。

  突然,小白房门打开了,只见她一席黑色睡衣就走了出来,手上抱着内衣,一看就知道要去洗澡。我俩一下被这景色吸引了,小白没理睬我俩,就进了浴室。

  “怎么样,哥哥我对你不错吧,你能把她拿下,够你回味一辈子了,不过要看你小子有没有这个本事了。”大伟凑到我耳边悄悄的说道。

  “拉倒吧,跟母老虎一样,谁稀罕,我他妈才看不上。我只求她别惹怒老子,否则有她受的。”我摇摇头说道。

  “你小子就吹吧,哎呀,肚子饿了,等我媳妇到了,我请你们吃大餐去。”大伟说完就玩手机了,估计跟他对象汇报情况呢。

  个把小时后,我们一行三人便奔着饭馆去了。到了饭馆,大伟对象便等在门口了。大伟对象我见过几次,苗条身材,精致的五官,性格也比较温柔大方,属于不错的类型。天知道大伟这样的猥琐男如何泡到的。

  四人坐在一起,客套了一番,我发觉大伟对象看小白不对劲,只见大伟在他对象耳边不知说了什么,他对象便看了我几眼,我自然没有理会。这顿饭吃得有些枯燥乏味,我埋头苦吃,小白也一言不发,只有大伟那两口子你侬我侬的。吃完饭,四人便回到了房子,我是累得不行了,洗洗便睡了。

  日子过得有些无聊,我除了出去找工作,就是待家里跟大伟玩游戏。工作找了几份,都不太满意,后来干脆就不找了。小白倒是找了份文职工作,天天早出晚归的,我跟她交流除了拌嘴就是吵架,相互看不惯。大伟倒是乐呵,他对象是工作几年的人了,倒养着他,每天翻云覆雨好不快活。

  一天傍晚,我跟大伟正打着游戏,小白的房门一下打开,我下意识抬头,大伟对象跟小白走了出来。只见小白一头大波浪卷发,身穿一条白色吊带连衣裙,乳沟深似海,脸上化着淡妆,大长腿穿着黑色丝袜,很成功的吸引住了我的眼球。

  “咋地,装淑女啊”我习惯性的呛了一句

  “我这假发真的行么?”小白白了我一眼,没理会我,对大伟对象说道。

  “真的不错,感觉变了一个人了,放心吧。”大伟对象说道。

  “哟,打扮这么精致去哪啊?”大伟也调侃道。

  “玩你的游戏去,你怎么那么多事。”大伟对象呵斥道,便把小白送出了门。

  “这母老虎不会是约会去了吧。”待小白出了门,我没好气的说道。

  “小孙,人家是见前男友去了,她跟我说了,她前男友伤她可深了,所以她一直走不出来,平时是冷了一些。这不,又跟前男友联系上了,这才打扮一番去约会咯。”大伟对象温柔的说道。

  我不以为然,继续跟大伟玩游戏去了。

  夜深了,大伟被对象逼着睡觉去了,我心里明白得很,这是翻云覆雨去了。苦逼的我只好自己玩游戏,打发这漫漫长夜。不多时,便传来了敲门声,我起身开门,便看见小白站在门口,不过那一头假发却拿在了手里。

  “怎么,我还以为你不回来了呢。”我没好气的说道,不过闻到小白身上有股酒气。

  “你管得着吗你。”小白拨开我,便走了进来。她把假发一丢,来到冰箱面前,打开便翻了起来。“这冰箱怎么没酒了呢?”

  “我跟大伟早喝完了。”我回到电脑前,继续我的厮杀。

  “你去小区门口超市帮我买一打酒回来,顺带在门口烧烤摊买些烧烤。”小白重重关上冰箱门,来到沙发上坐了下来,说道。

  “大姐,你要喝不会自己去啊,我还玩着游戏呢。”我直接拒绝了。

  “我请你一起喝还不成,拿着不用找了。”小白掏出两百块丢茶几上,玩着手机头也不抬。

  “妈的点背,输了。正好我也想喝,那我就去一趟吧。”电脑里出现了失败两个字,我骂骂咧咧的起身,拿起了那两百,便出门了。

  我快去快回,将酒和烧烤买了回来,只见小白抓起一瓶打开便喝了一大口。

  “别急,没人跟你抢,喝酒能不能文雅一些。”我见状,嘲讽道,去厨房拿了两个杯子,倒了酒递给小白。

  两人酒过三巡,小白已经有些晃悠了,一个劲的跟我干杯,眼见一打酒没了,这小白一人喝了大半,顶不住便倒在了沙发上,身上的白裙由于挤压拉扯,半个白花花的胸便露了出来。

  我看着这对晃眼的大胸,咽了咽口水,上前推了小白一把,说道“喝多了吧,赶紧回屋睡去。”

  小白扭了扭身子,嘴里嘟囔着不知说些什么。由于这一折腾,大胸更加暴露,连乳贴都看得见了。

  “那我不管你了哈。”我说完就要走,这时,小白一把抓住了我的手,把我吓了一跳。

  “你,你不要走,真的求你了,不要,不要,离,开我。”小白闭着眼,嘴里含糊不清的说着。

  我眉头一皱,蹲了下来,那对大胸就近在眼前,我定了定神,说道,“你他妈喝多了发疯吧,把手放开哈。”

  小白一把抱住了我的胳膊,那对白花花的大胸直接就贴住了我的手臂,嘴里一直叽叽咕咕的说着之前那番话。我是没喝多,后果还是有考虑的,要不然这谁顶得住。我急忙想抽开手,可这母老虎不是白长的个,力气大得很,一时间挣脱不了,我只好腾出一只手用力摇了摇她的头。

  “你干啥呢,没工夫陪你折腾。”我没好气的说道。

  这一摇,似乎起了作用,小白睁开了眼睛,努力的看了看我,好像认清了,便一把放开了我的胳膊,挣扎的要站起来,谁知脚下一软,就要摔倒。我见状本能的扶一把她的胳膊,说实话没想到真他妈的沉,没能扶住,两人便倒在了沙发上。

  “你在干嘛,想非礼啊,还不快把我扶进房间。”小白骂道。

  “我他妈非礼你干嘛,酒量不行就别喝,看你这损样。”我怼了回去,拽着小白的胳膊使劲变将她拉了起来。

  我扶着小白踉踉跄跄的朝她房间走去,到了床前,我就将她扔在了床上,刚要走,又被她一把拽住了。我蹲了下来,没好气的说道:“姑奶奶,我困了要睡觉,没空陪你玩。”

  “你不要走嘛,求你了。”这回事带着哭腔说的。

  “你看清楚一点,我不知道你说谁。”我想挣脱她的手,但是她又死死的抱着我的手臂,或许是酒精的作用,导致心软了,没办法,我只好蹲在床前,打开了台灯,只见小白泪流满面。

  “你不要走,抱一抱我好不好。”小白闭着眼继续说道。

  “好好好,你放手我就抱你。”我只好哄一下,有机会就逃。

  “我不放手,我要你抱我一下都不行吗?”说着,小白把我往床上拉。

  我一下没反应过来,整个人就压在了小白身上,小白顺势紧紧的抱住了我。心里一团火便冲上了大脑,我顾不得那么多了,便亲了上去。小白被我一亲,便紧紧的吸住了我的嘴唇,两人的舌头相互交织,唾液来回翻滚,最终引爆了我的欲望。我的手疯狂的往小白的胸抓去,一把便将她的乳贴除去,整个手掌贴在了她棉花糖似的胸上,尽情的揉搓。被我这一顿操作下来,小白嘴里隐约发出了哼哼声。亲得差不多了,我顺势把连衣裙往下一拨,一下吸住了她的乳头。“啊……”小白发出了轻呼,我用舌头不停的挑逗着小白的乳头,另一边也不闲着,用手反复的拿捏,她的身子也随之扭了起来。

  随着小白喘气声越来越重,我的手便朝下摸了过去。

  “真是个骚娘们,下面已经湿透了。”我心里想着,用指尖寻找着她的敏感区。

      随着她突起的阴蒂被我指尖触碰到,小白的身子扭动得更厉害了。没想到她这么的敏感,想到这,我抑制不住的起身将她的衣物除去,接着昏暗的灯光,把她看了个清清楚楚。我深吸一口气,便把头埋在了她的两腿之间,大口的吮吸着她的私处,用舌头挑逗着她的阴蒂。小白一下子抱住了我的头,不断的发出娇喘声,两腿将我的头夹住。经过几个回合,小白似乎已经顶不住了,身子颤抖起来,嘴里喊着不要。我抬起头,嘴角上扬的笑了笑,讲身上的衣物脱了。小白始终没睁开眼,似乎酒精一直在她的脑中发酵。我抖了抖胯下的老二,此时已经雄壮无比了,于是我半跪在她脑袋旁,将老二往她嘴里塞去。此时小白似乎有些抗拒,用手想将我推开,我哪里惯着她,拨开她的手,一只手手将她的头压住,另一只手撬开了她的小嘴,整个老二便塞了进去。一股暖意袭来,接着一个湿滑柔软的东西便游走在老二上,我情不自禁的低吟了一声。小白没有反抗了,而是疯狂的吞着我的老二,似乎是她本能的驱使。我的手没停着,往她蜜穴摸去,于是一阵阵低声娇喘便从小白嘴里发了出来,但是有老二堵着,又不能发出太大的声音。

  我见状差不多了,便将老二从小白嘴里抽了出来,将她的长腿抬起,用老二不断的摩擦着她早已湿透的蜜穴,小白胸口不停的起伏,嘴里发出呻吟。老二已经等候多时了,我一下往她的蜜穴插了进去。

  “啊,轻点。”小白一下绷起了身子,嘴里发出呻吟。

  我没理会她,一下一下重重的抽插着,老二搅动着淫水发出噗嗤噗嗤的声音。小白似乎有点受不了,一把将我抱住,我紧紧的贴着她的胸口,舌头猛的搅动着她的嘴唇,腰却不断的上下撞击。小白的呻吟声不断的变大,双手在我的背上挠着,我一把挣脱开来,将老二抽出,把小白翻了过来,将她的屁股抬起,这丰满圆润的屁股便翘着在我的眼前,我直起腰,将老二稳稳的送了过去,一下就插到她的花芯里。这下小白叫的更大声了,双手抓着枕头,不断的喘着气。我没管这些,双手抓着这肥美的臀部,快速的抽插起来,只觉得一股股淫水沾满了我的老二和蛋。一番抽插之后,小白顶不住了,趴在了床上,我却还没过瘾,将她侧过来,抬起一只腿到肩膀,将蜜穴露了出来,老二又顶了上去。

  这几番抽插下来,加上酒精的作用,小白似乎有些吃不消,身子除了发抖,便用不上力了,只是淫穴却如泉眼一般不断的涌出蜜汁。我微微一笑,让她平躺着,举起她的双腿,打算用最经典的姿势结束这场战斗。我疯狂的撞击着,小白也使出最后的力量扭动着,随着老二一阵触电,我一下拔了出来,跪在她的胸前,将老二埋进乳沟中,用双手挤压着她那硕大的乳房,终于随着我的一阵低沉的吼叫,老二倾斜了所有的积蓄,一股股白色的精华便射了出来,洒满了胸部。

  小白已经虚脱了,正沉沉的睡去,我休息一阵后,清理了一下战场,便倒在小白身旁也睡去了。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