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师生乱情  »  女老师与校长儿子
女老师与校长儿子
上午的英文课完毕後,折原清子回到教职员室时,就好像等她一样的电话铃响起来。她直觉的感到那是安正正彦打来的电话,那是阴暗的直觉,用微微颤抖的手拿起话筒,果然如她所料,听到安正带着笑意的声音。
  「折原老师,已经没有课了吧,麻烦奶快一点来理事长室吧。」清子觉得安正的淫秽面孔出现在面前。
  「已经忍不住想玩弄清子老师那性感屁股呀。老师大概从上课时,奶那可爱的屁股就痒痒的难过了吧。」
  安正故意用淫荡的话,好像对清子的反应感到很有兴趣。
  「知道了,我马上来。」
  清子压低声音回答,然後缓慢放下话筒。
  清子和安正正彦发生密切关系,是从那一次的强奸事件後不到一个月的时间。
  安正是这一所圣林学院的理事长的独生子。虽然有事务长的职务;但实际上等於来学校消磨时间,棍本没什麽像样的工作。
  性格是典型纨裤子弟,行为很随便,但唯有对女人下手的很快。年龄是三十出头,因为玩女人的关系,几年前和妻子离婚,现在还是单身。
  虽然是这样不长进的人,但因为是理事长的儿子,又是将来会成为这个学园的主人,所以包括校长、教务主任在内,所有的教师们都对安正尽阿谀之能事,对他采取恭维的态度。
  尤其是现在因为理事长住院疗养中,安正又增加代理理事长的头衔,安正就任意的将理事长室当成自己的房间使用。
  好色的安正注意到有现代感的美女,就是做时装模特儿也是有第一流身材的折原清子,可以说是当然的事。实际上,清子也是有如演员在扮演女教师一样,不但有美丽的面貌和轮廓清晰的表情,更显得她的聪明。
  一年半前来这学园开始做教师以来,安正就约过清子很多次。可是对这样轻浮男人的诱惑,清子根本不可能答应。
  可是自从发生那一次恶梦般强奸事件以後,清子已经变成对任何事也心不在焉,有如自暴自弃的状态。於是对仍旧不放弃追求的安正,由於那样的心理就答应了。
  安正不愧是花花公子,习惯於应付女人!先带清子到高级餐厅、夜总会先培养气氛,然後把她带到事先订好的高级旅馆的双人房里。
  清子本身由於认为自己是强奸下失去处女的女人,从自暴自弃的心情对於和安正发生肉体关系已经不会感到後悔,不过对清子而言,这样的男女关系还是第一次,她那种新鲜的反应,足以使安正的征服感满足。
  一旦发生肉体关系,安正就对清子摆出情夫的傲慢态度。几乎每晚都将清子约出去,贪婪的享受她那艳丽而新鲜的肉体。
  随着这样的关系加深,在性交方面安正也逐渐露出虐待狂的本性,开始强迫清子做出种种变态的性行为。
  口交、对乳头虐待狂的咬吻,甚至於优美又充满活力的臀部与肉丘沟间的秘洞做超出想像的种种淫秽动作,就在这几个月里清子完全尝到变态行为的滋味。
  如今安正也不管是在学校里随时都会叫来清子,满足他虐待狂的性欲。
  接到安正命令的电话,清子来到理事长室!在门前感到全身有淫荡的震撼感。
  毫无疑问的那也是对妖艳被虐待的预感。
  敲门时房门立刻打开清子的手腕被抓住!有如拖进去似的进入理事长的房间里。
  「清子老师,我等奶很久了。」
  安正顺手把门关上後下锁,立即从裙子上对清子丰满的屁股抓一把。
  在清子的後背再度产生对被虐待期望的淫荡快感。
  「快和以前一样撩起裙子,把奶那美丽屁股露出来吧。」安正说着好像催促似的在清子上的屁股上打一掌。
  清子受到这意外有力的一掌,不由得没有站稳,双手扶在桃木制的大办公桌上,也就这样摆好架势。
  「刚进入房间里就必须要露出屁股吗?」
  清子露出哀怨的眼光看已经露出好色表情的安正。
  「当然,早就想看到美女教师折原清子不知羞耻的露出屁股的样子。我已经全身都痒痒的迫不及待。折原老师,快照我的命令赤裸的露出奶的屁股吧。」「啊,好残忍的命令┅」
  清子发出火热的喘气声,羞耻感使她的耳朵都变红,虽然如此还是拿起精神,将深蓝色的套装裙子撩起。露出肉色的裤袜包住的丰满下半身。
  清子就这样把双手放在桃木制的办公桌上,把可怜颤抖的臀部向後挺出,这时候形成没有一点防备的状态。
  「很好,奶很听话。」
  安正发出充满性欲的声音,好像似在享受反应一样,从裤袜上揉摸丰满的肉丘。
  「啊,太难为情了。」
  对雪白光滑的肉丘将会暴露的羞耻感,清子发出悲痛的呻吟声。
  「很好,任何时候看到都是美丽的屁股。摸到的感觉也十分美妙。」安正拉下裤袜和内裤後,就在柔软的肉丘上,不停的用手拍打。有弹性的清脆声音,在清静的理事长室里发出回音。
  在圣林学园的创办者,也是安正正彦的祖父的半身铜像前,女教师可怜的肉丘受到毫不留情掌打,很快像注入红颜色似的变成粉红色。
  「啊,饶了我的屁股吧┅」
  由於痛苦和屈辱感使得双丘的肉微微颤抖,同时哀求的清子又被安正粗糙的手用力抓住。
  「清子老师,这样打屁股以後好像已经有性欲了。奶的屁股很想吃东西了吧。」「噢!没有,没没有┅」
  双丘被他无情的分开,用好色的手指尖捅到沟里秘藏的花蕾上,清子不由得发出哀叫的喘气声。
  「看吧,果然和我想的一样,屁眼已经迫不及待的在抽动了。」「啊,你说谎┅」
  「我没有说谎。女教师折原清子的屁眼是迫不及待的想肛门性交,已经张开嘴想吃到男人的东西呀。」
  安正从背後紧紧靠在清子的身体上,在她的耳边这样取笑。故意使用女教师等名词,更加强清子的羞耻心,是安正最喜欢的捉弄她的方法。
  清子的身体里有被虐待的陶醉感形成强烈的漩涡。在神圣的学校内露出屁股受到男人的玩弄!想到这里全身立刻感到火热,血管里的血液好像也感到沸腾。
  经过多次安正的强迫要求,变态的行为使得清子的肉体不知何时已经欢迎虐待狂的行为。
  甚至於可以说,就如她在暴力的强奸时感到快感一样,本来就存在於清子身体里的被虐待狂性格,遇到安正的变态虐待,开始萌芽和开花。
  清子本身在开始时以自暴自弃的心情和安正来往,可是她现在也充分分知道自己的肉体对那样淫秽的动作有了明显的反应,几乎连自己都感到无耻。
  虽然想到这是无耻的事,是羞辱的事,但是还是要服从安正好色的命令。对他虐待狂的行为产生陶醉感,清子也怨恨自己有这样的身体。
  在理性上虽然有这样的念头,可是在身体里产生对性欲的要求,实际上她无论如何都无法克制。
  「现在把最好吃的香肠给奶这期待已久的可爱花蕾吃吧。」安正发出充满欲情的声音,把退在脚底的内裤和裤袜脱去,同时也剥下裙子。
  发出甜美芳香被虐待的下身完全暴露出来。
  「清子老师,摆出肛门性交的姿势吧。」
  「啊,难为情死了┅」
  发出火热的声音,但清子还是上半身靠在办公桌上,把挨打後变成粉红色的可怜肉丘,奉献一样的向後挺出。那种态度使人联想到服从主人的女奴隶。
  「老师,这样很好。」
  安正扭曲嘴唇露出虐待狂的笑容!拉下裤子前面的拉炼,立即冲出火热的肉俸。
  清子感受到肉棒顶在肉丘沟间的肉上,为被虐待的预感使全身的肉哆唆。
  「老师,对肛门性交的滋味已经熟悉了吧。」
  「不,玩弄我的屁股,太难为情了。」
  「奶曾经呜呜的发出高兴的浪声呀。」
  「没有,肛门性交只感到痛。我是不愿意的┅是你强迫的┅」清子对慢慢侵入菊花蕾里的火热感不由得一阵迷惑。同时气呼呼的说。
  「开始时确实是强迫的。可是从第一次奶就扭动屁股表示高兴呀,奶本来就有欢迎肛门性交的体质。我只是训练一下,奶现在就能这样顺利的迎接肉棒了。」安正的口吻像胜利者,同时腰上用力,一气呵成的把肉棒一直塞入到根部。
  「啊┅噢┅」
  从清子张开的嘴里露出火热的呻吟声。
  「怎麽样,这是对美女教师的肛门性交,用美丽的声音哭给我听吧。」安正说些淫秽的嘲讽话,同时大力扭动。无耻的战斗使窄小的肛门蠕动。一种甜美的火热感从肛门一直达到脑顶,清子的全身都在哆嗦。
  一面这样强迫的服从做无情的肛门性交的同时在清子的脑海里出现半年前发生,今天又梦到的强奸情景。也同时从身体深处产生强烈被虐待的快感使她昏迷。
  下课後在理事长室完成妖艳肛门性交的淫戏後,安正正彦还不肯让折原清子离开。
  「屁眼夹紧的味道确实很不错,我玩过许多女人,但很少遇到像奶这样美好的女人。」
  清子做完肛门性交的奉献後,全身无力的倒在皮注意:你的发言含违规字眼上,而安正露出满意的笑容,还不断在赤裸的屁股上用手轻轻拍打。
  「老师,怎麽回事,因为肛门性交太舒服陶醉了吗?可是今天的训练还没有完,我已经准备好特别训练的节目了。」
  安正露出不怀好意的笑,从裤口袋里掏出奇妙的东西,送到清子的面前。
  「这,是┅」
  清子不知那是什麽东西,做出奇妙的表情。
  那是浅蓝色的软膏药容器。
  「这,这是┅什麽呢?这个东西做什麽用?」
  清子拢起散乱的头发,用恐惧的眼光看安正。
  「嘿嘿,那麽敏感的老师怎麽可能会不知道。上一次给奶看的录影带不就是有女人为了春药疯狂的镜头吗?现在就是要做同样的事情。」「不┅我不要┅」
  清子发觉安正有淫虐的企图,口红已经脱落的嘴唇开始颤抖。
  几天前去岩回道的汽车旅馆时,安正带来几卷虐待狂的录影带给清子看。其中就有穿学生制服的美少女在花蕊和菊蕾被涂上强烈的春药!用假阳具插在两个洞里受到折磨,对女人使用春药或假阳具折磨的魔鬼般虐待嗜好,清子产生厌恶的战栗,身体不由得发抖。
  现在安正就准备把那样厌恶的折磨用在清子身上。
  「不,我不要!不要做那样残忍的事┅」
  「不要紧,这是和肛门性交一样,第一次虽然感到难为情,但很快会爱上那种滋味,还会迷上的。这是叫魔鬼座的在欧洲王宫里受到喜欢的最好春药。就是从来没有过男人的六十岁修女,只要涂上这个就会发出浪声分开大腿。奶的肛门非常敏感,所以把这个药涂在屁眼上,一定会产生令你痴迷的性感。」「不,我不要,求求你饶了我吧┅」
  安正轻轻抱起畏缩身体哀求的清子,自己先坐在注意:你的发言含违规字眼上,再让清子趴在他的腿上。
  「奶不肯听话。我就要处罚这个屁股,清子老师,我会这样。」以开玩笑的口吻说完,安正就一掌打在赤裸的肉丘上,就好像受到父亲处罚的少女,清子发出可怜的呻吟声。
  「啊,不要打我的屁股。饶了我吧,我不要在肛门上涂抹春药┅」「奶这个女人还不听话,好!我要这样对付奶。」安正发出激动的声音,就从对面的茶几上拿起红鹤状的水晶制打火机,轻轻一按就从红鹤的嘴里冒出红色的火焰。
  「等一下老老实实的听语,不然就给奶做火炙。」安正把有火的打火机靠近清子赤裸的肉丘,红色的火舌在散发哀怨光泽的肉丘上闪过。
  「啊,好痛,不要这样┅」
  火烧的疼痛使清子发出尖锐的喊叫声。
  安正压住想逃避的屁股,继绩将火焰接近肉丘的沟里。
  「啊,好热!啊,肛门烧痛了┅啊!饶了我吧┅」毫不留情的在敏感肛门地带用火猛攻,清子赤裸的下半身不停的颤栗。
  「怎麽样,这样还想不想老老实实的接受浣肠?」「啊!太残忍!屁股会烧烂。对不起,饶了我,啊┅」「好,奶答应老老实实的接受春药了吧,现在奶要自己说出来求我」「是,是,请你随便怎麽样弄我的屁股吧。」
  受到用火烤肉丘的折磨,在安正虐待狂的捉弄後,清子已经没有反抗的气力,只好说出这样的话。
  「很好,从当初就这样说,就不会受到用火烧屁股的处罚了。」安正用说教的口吻说完之後把打火机放回茶几上,这一次他又拿起制有魔鬼春药的容器。
  「来吧!清子老师。现在让这可爱的花蕾尝一尝这可好吃的乳膏吧。」安正迅速取下有奇妙形状的盖子,挤出浅蓝色的药膏在手指上,立即将手指伸入清子肉丘的沟间。
  「啊,噢┅」
  在刚才强迫做过无情肛门性交的屁眼,立即发生奇妙的刺激感,药物涂进肠子里的异常感觉,使得清子闭紧的嘴又发出呻吟声。
  「啊,好热┅」
  魔鬼般的春药很快发挥效果。涂上软膏的花蕊和菊蕾产生火烧般的赤热。同时出现强烈的骚痒感,那正是魔鬼般可怕的异常感受。
  「啊,我受不了了,请饶了我吧┅」
  安正以无情的表情看着哀求的清子,同时猛烈在赤裸的屁股上打一掌。
  「让奶轻易的就屈服就没有乐趣了,我要仔细的欣赏清子老师骚浪的的样子。」安正笑着把清子的身体推落在地上,然後站起来低头看清子在地上蠕动,强忍受骚痒感的样子,同时从他眼里露出虐待狂的神色。
  「这是第一次,大概有很好的效果。」
  安正毫不在乎的说着再度拉开裤前的拉炼,露出开始半软化的凶器。
  「老师,先来含弄这个,可以暂时把集中力转移过来。」突然伸手抓住清子的头发,把她的头拉到自己的大腿间,此时清子的脸上充满痛苦的表情。
  「啊,不要,噢,唔┅」
  把散发出花香的肉棒强迫塞在嘴里。清子屈辱地咳嗽,用嘴唇或舌头来做的淫戏,在过去被强迫做不少,可是为忍受春药的痛苦要做口交,当然有生以来这是第一次。这种样子实在很悲惨,从清子的黑色大眼睛掉出眼泪。可是根本不理会清子的悲哀,肉棒在她的嘴里很快叉充满精力,变粗大後就开始脉动。
  「很好,要多用一点舌头好好地舔,清子老师这种样子真希望让全校的人都能看到。」
  安正的声音里充满淫荡的口吻。只隔一道墙在理事长室里进行这样无耻的行为,校长和教师以及学生们大概做梦也想不到。清子本身好像也无法想像自己会有这样的遭遇。
  从肉丘的沟间散发出花蜜般的芳香,溢出的蜜汁已经流到大腿的内侧。
  安正露出不怀好意的笑容,就从办公桌上的笔架拿起最粗的自来水笔。然後就慢慢地把笔插入美女教师还在蠕动的菊花花蕾里。从美女的喉咙里发出尖叫声,这时候那个男人粗鲁地上下抽插自来水笔。女人的屁股就像木偶一样地随着扭动。
  快感的火焰多次从肛门冲向肠内,花汁的芳香更浓厚了。
  「啊,求求你,也要解决我另外一个洞的骚痒┅求求你┅」听到女教师无耻的哀求,安正满意地点头。
  「清子老师不知耻的肉洞,现在给奶吃最好的香肠吧。」安正更激烈地抽插自来水笔後,就深深地插入在肛门里。然後抱起火热的肉丘,挺起肉棒瞄准,然後向充满花蜜的肉洞猛力剌入。清子的两个肉洞同时被征服,从她的嘴里发出快感的啜泣声。
  受到安正正彦虐待狂的情欲捉弄後,清子又被安正带出校外。
  安正让清子坐上他心爱的保时捷跑车,带去高级法国料理店。
  虽然给她叫一道法国大餐,但被淫秽虐待狂弄得疲倦已极,所以清子吃在嘴里还是有如嚼腊一股。
  「这家餐厅是在干叶县有自己的牧场,所以这里的牛肉非常新鲜。这个仔牛肉的可口度,实在很美吧。」
  安正好像要补充在理事长室玩的虐待游戏中射出去的精力,大口大口地吃肉,把高级的陈年葡萄酒倒进喉咙里。
  清子的身体里仍旧留下轻度被虐待感,同时也从内心里发出强烈的自我厌恶,无力地望着安正充满油脂的脸。
  吃完饭再在车里受到安正在她的屁股上又打又咬的游戏後,他才放清子回去。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