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师生乱情  »  被虐的物理老师
被虐的物理老师
“你们看,只要接上高压,就会有一个电子束出现在这个管子里,”颜四清随即拿出一个大型磁体,放在射线管的旁边,电子束发生了弯曲,“看到了吗?现象很明显的。” 颜四清,29岁,这已经是他在圣.赫西卡高中部教物理的第二年了,但只要一想起一年前的噩梦般的生活,他仍然不寒而栗……下课铃像在救赎自己的堕落思绪一样响了起来,他收拾器材准备回办公室,在门口遇见了他刚刚授课的高二(Z)班的的班导──陈弘,一个半百的教语文的男人:“颜老师,我们班上转了一个学生来,他的背景不简单的,而且他主动要求做物理课代表,我领你去见见他,咱们这就走吧……”
  走进了物理准备室,一个健硕的背影坐在椅子上,架起了修长双腿,冷冷地说了一句:“陈老师,谢谢你了,不送。”
  只这一声,颜四清已经恐惧得发抖,他还是找到自己了…………自己还是逃不过…………“老师……你真能逃啊?我动用了夏家的整个情报网整整找了一年,你还换了名字??不过……”那人转过来,站起身,足有190公分的健壮身体,把校服穿得仿佛时装,粗暴地一手扳过颜四清的下巴,在他的唇上舔了一下,“小夜……我禁欲了一年哦………………呵呵……你怎麽还我呢……………………”
  不理会颜四清的颤抖,随手解下他的领带,反身就把他的双手牢牢地捆住,陶醉地看著颜四清悲苦而无奈的神情,从口袋里掏出手术刀,剥落颜四清的衣服,一件也不剩下,转眼,颜四清就裸著坐在实验准备桌上,浑身不停的抖动著…………拿出一个精致的小瓶子,在颜四清的眼前晃晃,“老师……它的滋味,是不是很──怀念啊??”倒出两颗药丸,一个是兰色的火箭形状,一个是红色的圆形,撬开颜四清的嘴,就把红色药丸灌了进去,接著,把颜四清翻了过来………………“你不要再羞辱我了…………求你…………我求求你…………看在我还是你老师的份上…………”
  不理会颜四清的啜泣,恶意地分开颜四清的身体,把兰色药丸顶著久未开启的密穴,手指一用力就全部塞了进去,“老师???哼,老师也会去勾引学生的姐姐??”
  浑身越来越热了,以那个曾经饱受摧残的洞口为中心,几何级数地发散著火一样的灼热………………还是那件事,还是为了姐姐的事…………姐姐对他这麽重要………………甚至比……自己还重要?
  似乎不愿意多说,夏桓翼直截了当地摧残著颜四清。
  再也忍不住理智和情感的双重折磨,颜四清的质问都变成了呻吟“啊………………你…………恩…………给我吃…………了什麽?”
  “最强效的口服春药和最激情的直接给药…………不错吧?你马上就要成为师表的典范了……感谢我吧…………啊?”
  “你!!啊………………”反复绞拧著身体,却还是沈沦了…………早已被调教的身体,无论放入多少东西却依然淫荡地要求更多的自己,早已成了性的奴隶………………加上药物的影响,密穴已经泛著玫瑰的红光,向外流著粉色的汁液,夏桓陵只是用手指在穴口按了一下,颜四清就不可遏止的发出媚叫……“手指可能喂不饱……啊~~今天做射线管的实验哪…………”拿起长24公分,直径4。5公分的射线管,对准了花径直直地插了下去──为什麽他总是这样的对待自己呢,为什麽从来没有一次是温存的呢?渐渐的“啊!!…………恩…………………………………………哈啊…………你………………那是………………啊!!…………什麽…………啊……”
  “射线管哪,我们来做实验嘛!”说著,一个用力一插到底。还觉得不够,手臂用力,像磨稻谷似的划著圆,嫩穴被剧烈的撕扯,内里涨成玫瑰色的软肉被大力地挤到外侧,随著粉红色的汁液又被下一波的强烈扡插捣回了自己的深处……“啊!!!!”几乎昏厥,窄小的洞穴被大幅度地划著圈,忽然又拔起全部再猛按下去,可是明明已经几欲入死,还是觉得不够,甚至需索起更上一层的激情……感觉到颜四清的妥协,夏桓翼却恶劣的停止了动作,洁白的臀丘向天空伸展著,拼命地挤著双腿,希望能填补身体的巨大空缺。
  “要吗?”
  “要………………要………………求你………………”
  “呀啊!!!!!!!”猛地一击,夏桓翼竟然用巨大的永磁体敲击著露在外面的那截射线管,那粗大的管子就如钉子一样深深地钉进了颜四清的身体,“啊………………好…………再大一点…………用力………………”
  “你这里进步了…………该给你个奖励呢………………”
  用桌上的导线把颜四清挺立的红株牢牢地捆住,“老师,我们来测你的电阻…………好不好?”
  “随……………………随你………………快,给我……………………………………………………”
  拿起电表,接上测量笔,把长达4公分的尖端刺进了鲜红的茎尖,得意地听著身下人儿的掺叫夹杂著媚声…………红色支柱已经有些渗血,细蜜的血丝被夏桓翼的灵舌邪美地舔去,夏桓翼觉得自己的下腹肿胀到了无可忍耐的程度,只拉下拉链,随著拉链的声响,比射线管粗上许多的赤红色热铁弹跳了出来,抓住射线管的外端,毫无警示地,猛地拔了出来,带出许多媚色的肉,下一秒,不等颜四清的不满叫出口,自己就象一根杵,带著媚肉,冲刺到最深处…………“你………………饶了…………………………我……………………”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