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师生乱情  »  怀孕的山村女教师
怀孕的山村女教师
山区很落后,但美丽而宁静,树木参天,山泉连绵,鸟语花香,气候宜人。
  杨委在山里政府的支援下,创办了一所以梦娜的名字命名的学校。他自任校长,梦娜也在校里任教,负责孩子们的音乐、形体和舞蹈训练。
  孩子们都很喜欢这个能唱善跳、又漂亮又温柔的老师,她的歌是那?好听,比树上的百灵还婉转。她的舞又跳得那?迷人,就像山里开屏的孔雀。而且她从不高声训斥他们,脸上总是挂着灿烂的微笑,高兴了,还带他们去效游,给他们讲山外面的世界。
  杨委对梦娜的工作也很满意,他们已从寻芳岛的阴影中走出,每天夫唱妇随,双出双入,好不令人艳羡。
  晚上,他们还常常打着手电,走访一些贫困家庭,对他们孩子的学费予以减免,替那些?孩子的学费操碎了心的家长们解除了后顾之忧。
  这种种举动使他们赢得了很多山里人的心。
  山里人待他们夫妇也很好,常常给他们送来新鲜的野菜、蘑菇和猎物,把杨委和梦娜都吃得白白嫩嫩,胃口大开。
  空遐时候,他们夫妇也跟着山里汉子进深山学打猎。梦娜眼神儿好,学枪法学得比杨委还快。当她第一次亲手从山坡上打下一只漂亮的小野獐时,她高兴得像个没结婚的小姑娘似的拍着手跳起来。
  还有的时候,梦娜则穿上牛仔裤,挎着小竹蒌,跟随那些山里女人进山挖野菜、采蘑菇,学着辩认那些是山珍,哪些是毒菇。没多久,她就跟山里的女人处得亲如姐妹。
  在登山出了一身汗之后,她也会跟她们一起结伴去山后面清洌的泉水中洗澡、戏水。
  她那姣好的身材、迷人的泳姿和白嫩的肌肤令山里的女人们惊得咋舌,回去躲到被窝里还忍不住要津津有味地向她们的老公夸耀。
  其实山里的汉子们也早就对这个城里新来的女老师充满了好奇和兴趣,她整个人显得那?出类拔萃、与?不同。他们常常在她的教室门外驻足,只?多听听她那悦耳的歌声。或是远远地透过教室的门窗,痴痴地看她那像画中仙女般的舞蹈。就是走出学校,她也是显得那?娇媚,那?水水灵灵,鲜活动人。尤其那牛仔裤穿在身上,紧裹着她浑圆结实的臀部,在山路上走动时,轮廓分明的大屁股一扭一摆的,比他们自家的女人好看多了。
  现在他们听老婆再讲到她洗澡、游泳时的模样儿,更是心仪万分,对她的羡慕和推祟有增无减。他们真希望这个像仙女一样的梦娜老师能够永远在山里住下去,那样他们干活的劲头就会更足,生活也更加有滋有味,而他们子女的未来,好象也因她的到来而多了许多亮色。
  当然,也有个别心痒难熬的,憋不住,便躲到山泉边的灌木丛中,偷看梦娜跟他们的老婆们洗澡时的形景。
  梦娜起初对此毫不知情,还是跟山里女人们一样,每天到了傍晚,就去后山,在泉边脱得一丝不挂,然后无拘无束地跳到水中洗澡,或者在水中教女人们蛙泳、蝶泳、自由泳。有时她也跟她们打、玩水仗,嬉戏笑闹,或是模仿她们的那种狗爬式泳姿取乐。
  她那银铃般的笑声和在水中清新活拔的样子,直挑得偷看的汉子身子发涨。
  而她那不时浮出水面的娇乳和雪臀,更是引得他们两眼发直。好在他们至多只敢偷窥,却从没人会越雷池一步,冲到泉水中对洗澡的她和其他女人施暴或非礼。山里人都将梦娜视?
  恩人和女神,谁要是做出那种丑事,在山里肯定就没法混了。
  后来梦娜对此也有所耳闻,但只好装做不知。因?她听说,山里汉子偷窥女人洗澡是常有的事,她只能入乡随俗。
  虽然家中有现代化的淋浴,但她觉得那远没有在山泉中洗得过瘾。所以她明知有人偷窥,有时还是抵制不了那泉水清澈的诱惑。
  只是她再去后山时,在水中的动作收敛了许多,特别是不敢再做她过去很喜欢摆的仰泳姿势了。想到这一切都会被偷窥的汉子们一览无遗,她的心就跳得厉害。但她同时又觉得这些山里汉子们很朴实,甚至很可怜。
  有时望着一潭春水,她也会不由自主地想起那个独特的小老头画家。他遇害也有一年多了,要是他还健在的话,看到山村这美丽如画的景色,看到她现在更趋丰满完美的娇躯,一定会灵感?出,画出更多超凡脱俗、精美绝伦的杰作。
  可惜,这一切他都看不到了。人的命运真是变幻无常,小老头画家大概也想不到,他用生命捍卫了她身子的清白。可在他离世不久之后,她却经历了种种非人的磨难,直至陷身寻岛芳,每天都在跟男人的纵欲寻欢中黯然销魂,清白的身子早已面目全非。
  往事不堪回首。好在现在她终于跳离苦海,和老公杨委一起,又可以开始一种全新的生活了。
  二怀孕
  很快,进山已有了几个月。
  一天,
  梦娜忽然发现自己的月经竟在不知不觉中断了,并且有恶心要吐的感觉。她对着镜子一照,发现自己的乳晕变深变黑,腹上还有了一道道细微的妊娠纹。
  她心里格楞一动,一个人偷偷到乡医院做了尿检,检验结果,她竟然是怀孕了!
  她拿着检测报告,不敢置信,又有点飘然欲晕。
  当天晚上,她幸福而又忐忑不安地引杨委摸着她已微微隆起的小腹,说:
  “老公,猜猜看,里面有什??”
  杨委因?学校初创不久,事情千头万绪,每天回到家都是精疲力尽,恨不能倒头便睡,所以已有好多天都没有心意跟她亲热。此时听梦娜那种神秘的语气,忍不住好奇,将手按上她绵软的小腹,只稍稍一摸,他就明显感觉到了她肚子里面的胎动,不禁瞪大眼道:“怎??梦娜,你肚子里好像有东西在动,倒底怎?回事儿呵?”
  “我正想问你呢,你说倒底是怎?回事儿呀?”梦娜娇嗔地嘟起嘴。
  杨委猛然想到了,声音颤抖起来,“哇?梦娜,你不会是想告诉我……你怀孕了?”
  梦娜羞涩地低下头,说:“不是怀孕,那又是什??我已到医院做过尿检了。
  这次我真的是怀上了呢。”
  “真的?”杨委又惊又喜,一下将梦娜抱离了地面,激动地道:“太好了,梦娜,你终于怀上了!我父母一直渴望着你能生孩子,我也盼着你我能有后代。不孝有三,无后?大嘛。现在你终于怀孕了,感谢上天!原来我们在寻芳岛上还是有一点点意外的收获嘛……“他激动得有点语无伦次,手足无措地在梦娜小腹上摸了又摸,还将耳朵凑上去听。
  “可是……你也知道,孩子是我在寻芳岛上怀上的,你并不是孩子的生身父亲。他生下来,你真的不会有什?想法吗?”梦娜忽然涨红了脸,幽幽地道:
  “虽然我很想生下他,不过
  如果你接受不了,我还是愿意去医院做流?,你拿主意吧……““小傻瓜,你怎?说这话!别忘了,我们是夫妻,你生下的孩子就是我俩的孩子。他是你的骨血,也是我的所爱!再说,孩子是无罪的,你好不容易才怀上他,要是告诉我父母,他们不定会怎样高兴咧,你又怎能忍心去做流??“杨委仍处在极度兴奋当中,捞起梦娜的贴身内衣,对着她微微隆起的肚子叫道:”小家伙,你听到了吗?我爱你!我是你爸爸!我等你已经等得很久了。“
  “傻样儿,他可能耳朵还没长全呢,你就别白费劲儿了。”梦娜也被杨委高兴的心情感染了,一颗悬着的芳心完全放下来。
  这些年来,?怀孕的事儿,她也担了不少压力,受了不少委屈。杨委的父母一直以?是她的身体有问题,压根儿不知道他们的宝贝儿子是个天生的死精者。?
  了不让两个老人彻底伤心
  绝望,她也坚持不让杨委将真相告诉二老,而是将所有的罪名都由她主动向婆婆承担下来。
  现在,她也终于可以向二老交待了。她感到命运在尽情地折磨了她之后,还是在冥冥之中对她有一点点回报和眷顾……接下来的日子,杨委给她买来大量的孕妇必读书籍,还将不少胎教音乐带回家,让她每天放给胎儿听。
  他又兴冲冲地给父母写了封信,将梦娜怀孕的喜讯告诉了二老,想让他父母亲一道来山里陪陪梦娜。
  谁知他母亲望子心切,一喜之下,心脏病复发,被迫住进了医院。他父亲?
  照料老伴儿,也来不了山区了。
  杨委又想给家里请个保姆,梦娜却坚持不肯,她说她情愿自己辛苦点儿,也不愿让外人来破坏家里和谐亲蜜的气氛。
  杨委也只得作罢,就让她在学校停了课,专心在家休闲养身。
  山里人知道梦娜怀孕后,给她送来更多新鲜美味的野物,杨委也给她准备了不少价值不菲的补品。梦娜也不再节食,每天里海吃猛吃,很快就长得更白更嫩更胖了,过去的衣裙都无一件能穿上身。好在她一
  直都对服装设计有兴趣,就自己动手,将过去的衣裙剪的剪、拼的拼,竟设计出一套套漂亮而迷人的孕妇服,每一件穿在她身上,都是那样合体,令她倍显妩媚可爱。
  肚里的胎儿越长越大,不少时候,她已能感觉到他在里面拳打脚踢。
  一天,吃完饭,梦娜碗也未及洗,杨委接到一个电话,他告诉她,刚接到上级紧急通知,要他立即出发,陪县教委的王主任搭晚上十一点多的飞机到省城去出差,参加一个教育研讨会。
  八点多,梦娜穿上孕妇服,又套了件外衣,开车送杨委去县城新建的小机场,准备在那儿与王主任会合。
  驶过100多公里的山路,终于到了机场。
  两人趁四下无人注意,在机场外吻别,依依不舍地拥抱,这是他们进山后第一次分开。
  “答应我,一定要照顾好小宝宝。”杨委将手伸进她的孕妇服,抚摸着她的大肚子。
  “呵呵,好一幅娇女送郎图嘛。”一个又矮又白又胖的男人拎着只皮箱,风度翩翩地从黑暗中走出。
  “呵,王主任,原来都被您看到了?”杨委赶紧从梦娜腰里抽出手,不好意思地跟梦娜道:“来,夫人,认识一下,他就是教委的王主任。”
  “呵呵,你就是梦娜老师吧,久闻芳名,深山多美女嘛,看来此言不虚。今日一见,果然是国色天香,名不虚传。”王主任主动上前握住梦娜的手。
  “让您见笑了,第一次见面,就让您看我挺着个大肚子,怪不好意思的。” 梦娜慌乱地向上拉了拉裙腰,低头含羞一笑。
  “哎,此话差矣。”王主任亲切地揽住梦娜的腰,又轻轻拍着她的手背,道:“俗话说,十个孕妇九个俏,还有一个更妖娆!我看你呀,肚子鼓起来,才更让男人怦然心动呢。杨校长刚才不就情不自禁了吗……“
  “主任您就别笑话我们了。”梦娜的脸一下飞红,想到刚才自己和杨委亲热的“小动作”被他尽收眼底,呼吸也不由窘迫起来。
  “关没系嘛没关系,我什?都没看到。是不是?”王主任说得神采飞扬,腮上的肉都在抖动。“再说,就算我看到什?了,我也没资格笑话你的嘛。你看,你的肚子也未必比我大多少哦。不信,你自己可以摸摸看,我可是有名的将军肚。“说着,他抓着梦娜的手在自己的肥肚上绕了两圈。
  “你说,咱俩的大肚皮是不是彼此彼此呵?哈哈!”王主任爽声大笑,仍抓着梦娜的纤手不放。
  梦娜的脸更红,低垂着眼帘,不敢?头应声,也不敢看他。
  “好了,梦老师,咱们俩人的大肚皮也比完了,我该将你老公带走了,真是不好意思,要委屈你空守几天闺房喽。呵呵!回来后我让他给你加倍补课。”王主任说着,在梦娜的腰上推了一把。“不跟你的校长老公吻别一下吗?
  “好吧,亲爱的,再见!”杨委主动低头,在梦娜的额角吻了一下。
  “也跟我拥抱一下吧,难得两个大肚子碰到一起,亦是有缘呵。”王主任幽默地笑着,不由分说,将梦娜搂到怀中。
  “祝您平安!”梦娜顺从地让他拥抱了自己,又转向杨委道:“老公,也祝你平安。”
  杨委含笑看着她,点点头。
  三大肚相怜
  杨委一走就是十天。
  不觉又到了周末。梦娜就一个人挺着三十六周的大肚子,走进了乡医院的?
  妇更衣室。
  她打开了医院特供给她的衣柜,伸手到背后,将自己亲手设计的那件橘红色的孕妇装的拉炼拉到底,整件褪了下来。
  她微喘着转头看着墙上的镜子,只见镜子里露背的胸罩只盖住自己一半圆滚滚的乳房,大肚子上束的那条孕妇内裤像是要爆裂似的。
  她感觉到腹中的宝宝又踢了她两下,不禁低头伸出双手,抚摸着只裹着一层孕妇内裤的浑圆肚腹。
  恰在此时,更衣室的门被人打开。
  梦娜从铁柜后探出头来,一看原来是一个和她同样挺着大肚子的漂亮女人。
  她礼貌性跟那漂亮女人点了点头,又对着镜子理了理头上的秀发,然后从衣柜中取出专供体检时穿的那件紫色吊带孕妇服,绑好背后的带子。
  孕妇服紧贴着她背后的曲线。
  “你这孕妇服真漂亮,是哪儿买的?”那漂亮女人盯着她那紫色碎花服,忍不住羡慕地问。
  “这是我自己动手,将以前的一件吊带裙逢逢补补改做的。如果你想学,我可以教你,或是帮你做一件。”梦娜嫣然一笑。
  “呀?真的?想不到你还有服装设计的天才。”漂亮女人高兴地说:“现在店里卖的那些孕妇服都是千篇一律,难看死了,好像压根儿就没把我们孕妇当女人。可是爱美是女人的天性,我们孕妇也不例外。要是你肯帮我度身做一件,出多大价我都愿意。
  “
  “要不你明天到我家来吧,我帮你量体裁衣,包你满意。”梦娜说着,打开小挎包,送了她一张名片。
  “哦,原来你就是梦娜,难怪你会这?漂亮。我听人提起过你,说你是本县第一名花。好,我叫林萍,很高兴认识你。我们交个朋友吧。明天我一定会来你们家。只是不知你先生欢迎不欢迎?“
  “哦,你放心,他出差去了。”梦娜说完,低头一看手表,“呀”了一声,说:“对不起,我跟医生约定的时间到了,我得走了。拜拜。”说完,迈着碎步,匆匆走了出来,径直向?科走去。
  快到?科门前时,她的心又不禁纷乱起来。
  一个月前,当她来乡医院?科做内诊时,碰到的主治医师竟然是她的旧日恋人杨柳!
  她跟杨柳上大学时就认识,那时她刚考入大学不久,一个人来到完全陌生的地方,情绪颇?低落。
  杨柳是邻班医科专业上一年级的高才生,也是她的老乡。他们在一次舞会上相遇,杨柳一下就被神态清纯、气质高雅的她迷住了,一改往日在女孩子面前的自负和骄傲,开始疯狂地追求她。
  经不住杨柳的甜言蜜语和狂轰滥炸,她终于答应做他的女朋友。
  几次约会之后,他们的感情迅速升温。花前月下,有他们相依相偎的身影。
  后来,杨柳又邀她去露营。到了晚上,他拉着她到林子里去,到无人处时,他再也忍不住,猴急地亲吻她、爱抚她。梦娜不好意思拒绝,加上青春冲动,对他又颇有好感,也就低声喘气,扭动着身子任由他下手。
  正当他和她呻吟着在草地上热吻、拥抱时,好几道手电筒的光束忽然照在两人身上,狼狈的他们被大家嘲笑了一晚。而年轻辅导员的脸却阴沈得可怕。原来他此前已多次向梦娜求过爱,却都被梦娜婉言拒绝了。
  后来到杨柳毕业分配,听说学校因?辅导员坚持认?他和梦娜那次有出轨行?,硬是将他分到了一个边远地区。
  两人从此失去了联络。
  想不到这次梦娜意外怀孕,乡医院王院长的儿子王小虎在梦娜班上上学,?
  讨好梦娜,王院长想特意找个高超的妇?科医生帮她做?检,竟高薪请来了现在在县第一人民医院担任妇科主任的杨柳前来客串坐堂。
  杨柳初见梦娜时有一线意外的惊喜,也有一丝难言的尴尬,甚至觉得有些像做梦。展现在他眼前的梦娜还是那?柔情似水,高贵迷人,却又多了一种成熟妇人独有的妩媚,更有一种历经沧桑才有的丰韵。
  梦娜也心慌不已,杨柳白净的脸庞,方挺的下巴,依然英俊逼人,宛如电影中的硬派小生,只是目光中却总是有些抹不去的忧郁。
  她慌乱而又有些心疼的看着他,装着落落大方地向他伸出手,问了声:“你还好吗?”
  “没有你的日子,我又能好到哪儿去?”杨柳喃喃低语着,用力地将她的小手抓在自己的手心里。
  两人的目光绞在一起,往日的恋情仿佛又重现在眼前。特别是杨柳,心情相当激动,他紧抓着梦娜的手不放,仿佛生怕一松手,她又会突然消逝。
  “杨医生,别这样,我已结婚了。”梦娜怕他在护士面前失态,低声提醒他。
  “杨主任,一切都准备好了,现在是不是让你的病人开始体验?”护士也撇了撇嘴说。
  “噢,对,对。小姐……请躺到?台上。”杨柳好不容易才将自己的心情平静下来,他深吸了口气,扶着梦娜在?台上躺下,又戴上胶皮手套,准备给她做?
  道检查。
  梦娜红着脸躺下来,又想坐起来逃走。要她在昔日的恋人面前解开孕妇服,实在让她难堪。
  “不要紧张,请轻轻地支起双腿。”杨柳柔声说,又亲手帮她褪下?裤。
  梦娜只穿了条带有蕾丝前片的高腰孕妇内裤,杨柳把她的连身孕妇装的下摆掀到腰际。
  梦娜的呼吸突然紧促起来,忽闪着大眼看着他,轻声问:“会痛吗?”
  杨柳凝视着她,摇了摇头。又让她侧躺下,将她连身孕妇装的拉炼拉到底,整件剥了下来。当她弓起双腿时,他可以清楚地看到她张开的大腿间迷人的私处。
  他解衫的手忍不住有些颤抖,梦娜的一切都清晰地呈现在眼前。那是他久已向往的地方!是他魂索梦萦的秘土!
  现在这一切却就在他的眼皮底下,伸手可摸、触手可及!
  他用听诊器听过她的心跳,又听过胎心音。他的又再往下探,越过梦娜高耸浑圆的大肚子,伸到她张开的大腿中间。右手略施压力,压按着她湿湿热热的外阴部。
  接着,他按惯例,将手指缓缓地插入了她的?门。
  梦娜挺着大肚子光着下身躺在昔日的恋人面前,也是面红耳赤,情潮起伏,心脏像是蹦突着要跳出口腔!
  她觉得他的每个动作每个眼神似乎都在强烈地挑逗她,想唤醒她沈睡的记忆,让她复燃旧情。尤其是当他的手有意无意地摩擦着她时,她甚至又有了点当年恋爱时要飘起来的感觉。
  但她还是强忍住自己的感情,不敢稍作回应,只是装做接受他的例行体检。
  这时跟诊女护士看着杨柳的眼神儿,憋不住咳了咳。
  杨柳这才猛想起旁边还有他人。他马上沈着脸命那女护士去病历室调一堆供他研究用的病历。那女护士不情愿地走开后,他忽然俯下身,深深地吻住梦娜。
  梦娜吓了一跳,来不及闪躲,就被他热情的双唇吻得透不过气。她努力挣开他,呻吟地道:“杨医生,请你不要这样!”
  但杨柳却不由分说,就脱去白大褂,架起她的双腿。
  “你不能这样,我已嫁?人妇,我有自己的老公。”梦娜惊恐地叫着,想从?
  台上逃走。
  “没关系,你可以做我的情妇。现在哪个男人人没有情妇?哪个女人没有情郎?”杨柳却用力按住她。
  “求求你,别这样,我肚里有孩子,你会伤了他的。”梦娜不敢拼命挣扎,只得无力地哀求着。
  “别担心,我是?科专家,我可以明白告诉你,女人怀孕并不影响她跟男人做爱,尤其像你这种怀孕到了末期的女人,只要在性交时男人不插入太深,也就不会伤及婴儿。而且适当的做爱还会促进胎儿成长,对胎儿有种天然的保护和安慰作用。“杨柳说着,将手移向了梦娜的嫩臀。
  梦娜不敢反抗了,生怕自己乱动会伤了肚里的孩子。也不敢喊叫,已经到了这一步,喊来护士,反而会令她和杨柳都下不了台。万般无奈,她只得闭上星眸,任他施?。
  两个老情人终于把当年想做却没做成的好事给做了。
  完事后,杨柳告诉擦拭好下体正在穿内裤的梦娜,以后每周六他都会来这里坐堂,中午十二点半之后,他会把跟诊的护士支开,这时他俩就可放心地幽会。
  梦娜想到生米已被他煮成熟饭,再说他过去也?自己受了不少累,否则他也许早已成了大医院的名医。于是她只得胡乱地点头答应了,算是给他一点补偿。
  从那以后,每周六的中午,就成了他俩偷欢的时刻。有两次,杨委陪梦娜一起来医院体检,也被杨柳以“闲人不得入内”?由挡在?科检查室门外。
  自从梦娜怀孕之后,?了照顾她,杨委已很少做她做爱。他总觉得那样肯定会伤了她肚里的胎儿。后来梦娜大着胆子告诉他:听县城来的妇科专家杨医生讲,怀孕并不防碍女人跟男人做爱。杨委还是不信。
  他怎?也想不到,他美丽而可爱的妻子,早已被这个道貌岸然、文质彬彬的白脸医生搞上了手。他们正背着他,在一墙之隔的?台上巅莺倒凤……
  但随着梦娜肚子的日渐增大,她和杨柳做爱的动作也被迫减低强度。因怕伤了胎气,她有时不得不违心地采用女上位……四甜蜜
  半年后,梦娜在山里生下了一对龙凤双胞胎。男孩胖实,女孩清秀,都很聪明可爱,逗人喜欢。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