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同事女友  »  荒诞生活
荒诞生活
睡梦中的阿强忽然感觉到下体传来一阵瘙痒,像是有百来只蚂蚁正在自己的小兄弟上行军。而且他们好像被淋湿了,在自己的小兄弟上流下了一串湿润的印记。但是马上,自己的小兄弟却像是一个火车头一样猛地进了一个绵软湿润温软的隧道,隧道很是紧绷,甚至还有些颗粒在蠕动。这感觉很像是日穴。这一发现让阿强猛地一惊,大脑很快上线,接着感光元件启动,防尘镜头打开,两只手臂撑起自己的上半身,往下一看,一只剥得精光的女吸血鬼正在亵玩自己的肉棒。

  “卧槽!”清醒过来的阿强在弄清自己现在的处境之后,发出了一声惊呼。小倩,也就是小小正赤身裸体的跪在床上给自己口交。而听见阿强惊呼的小小抬头冲着阿强妩媚一笑,嘴里的动作却不停。依旧卖力吞吐着,虽然她只是含住了阿强三分之一的肉棒。

  阿强看到此情景,如释重负般又躺了下去,突然又支起身子,“诶,不对,你怎么在我家?”小小吐出阿强粗大的下体,嘴角满是口水,笑着说“醒了想老公了,看你睡着帮你叫醒服务啊。”说完又接着费力张大嘴巴,将阿强硕大的龟头含了进去,还用舌头在阿强的马眼上打着圈地舔舐着。一阵舒爽的感觉从神经末梢快速地传进阿强的大脑,“恩~啊~”阿强冷不丁地发出一声呻吟,发出后才觉得有些脸红。妈的,自己真是个畜生啊。阿强眼睛在窗外扫了一圈。奇怪道,“现在几点了,你不是该接。。。上班了吗?”

  “老公你说什么呢,我都是你的人了,你怎么还让人家去上那种班,难道你还想你老婆做鸡养你啊,别人会说你吃软饭的。”小小支起身子,将面粉团一样的酥胸毫无保留地展示在阿强的眼前,两粒粉红色的小小乳头盎然挺立。阿强一下受了刺激,鸡巴又胀大了几分。小小反手握着阿强的命根子使劲往自己身边拉着,阿强的肉棒上青筋尽数爆了出来。阿强已经亢奋地说不出话了。

  小小只觉得手上阿强的肉棍又硬又烫,红彤彤的,像极了铁匠铺里刚出炉的半成品,不自觉地下体居然湿润了。她慢慢地爬上了阿强的大腿,坐在他的腰间,将自己的嫩穴压住阿强的粗壮,来回摩擦起来。等对准了位置,便慢慢坐了下去,整个身子压在了阿强的身上,两只娇乳被完全压扁,对着阿强说,“老公,我们来做爱吧。”

  阿强的金翅大鹏轻松进了小小的无底洞,自己的奶头也被小小的乳房摩擦之下勃起了,阿强只觉得自己遇上了妖精,没办法了,先用降魔杵好好地给度化一下吧。常言道,来都来了,总得吃个饱嘛。

  当下也不多言语,两只大手用力将小小环住,两只脚抬了起来,将小小的两条长腿分开,用力地将腰肢斜着上下甩动起来。没有小雨衣的隔膜,阿强的肉棒更好地感受到了小小阴道内的肉壁,淫水不算多,却刚好能让自己的肉棒畅快抽插,插的深的时候,龟头上明显感觉到有一圈肉芽在吸噬自己的肉棒。顶到花心了吗?

  小小在阿强身上被紧紧箍着,自己的身子和阿强紧紧贴在一起,胸部被挤压的向外流动,自己有些气闷,索性就放松了脖子的椎骨,将脸也贴到了阿强的脸上,和阿强接起吻,自己嘴里咸咸的掺着阿强前列腺液的口水到了阿强嘴里又被阿强让舌头带了回来。但是自己却越来越兴奋了。

  阿强越干越急,但是小小却不想这么快结束。用手一撑阿强的肩膀,直起了身子,将两条腿垂直得支在床上,整个人坐在了阿强的腰上。媚笑着对阿强说,“老公你太猛了,老婆让你更舒服哦。”阿强别了别嘴,刚才自己那么猛烈的冲击,这小骚货可是随便叫了几声应付的。不过马上自己的腹贬就被肉棒上传来的快感给淹没了。

  小小扶着阿强的腹肌,上下抬动着屁股,她的小嫩逼现在像是变成了一张嘴一样,灵活无比地吞吐着自己的子孙根,龟头摩擦肉壁,穴口摩擦包皮,还不时从棒身上传来一阵阵的夹击感觉。阿强只觉得这小小可真他妈是个厉害的女骑士,自己已经无可救药地陷入了她的神仙洞。随着快感的一波波来袭,阿强主动地配合这小小的上下起伏,调皮地挺动腰身去顶小小的小穴。小小被顶一次就高声呻吟一声,阿强发现,原来女上位的姿势是小小最舒服的姿势。

  两人的默契越来越足,阿强经过半天的休息精力慢慢回复,直干了半个多小时,两人身上布满了潮红,浑身大汗却依旧乐此不疲。房间里充斥着小小的呻吟和肉体碰撞的啪啪声,肉棒在肉穴里进进出出的咕叽声。

  正当两人在疯狂交欢的时候,一胖一瘦两个女人悄悄摸摸地从楼下顺着楼梯进入了阿强的房间,接着便伏在主卧的门上偷听,听了10几分钟,两女都是感觉有些难受,身上都有了感觉才又相互打招呼跑了下来。

  “孟姐,这小小原来越放肆了。”下楼的楼梯上,瘦女人有些愤怒地对着胖女人说,“小方,你别急,这事爆哥自然会料理的。”这两个女人居然是患难姐妹花孟姐和方桦。“那可说不准,爆哥那老小子可对着小婊子喜欢的紧呢,你自己说爆哥有多久没来你这了。”方桦依旧是恨恨的。孟姐看到自己的小姐妹为自己打抱不平,心里也是一暖,“男人嘛,还不都是一回事,倒是小张到时候别被连累了。”方桦一听,只当是孟姐又热心肠了,也没往别的地方想,就说,“那你得提醒提醒小张”。“你先回去吧,这事我知道了。”孟姐笑了笑,给了方桦一个放心的表情。方桦又看了看楼上的方向,摇了摇头,开门走了。

  孟姐回到房间,天花板上传来当当当地闷响,一下子坐在床沿上,不无泄气的自语道,“当初怎么没想到做点隔音呢。这事整的。”

  一晚上,两个年轻的肉体都没有停下做爱的节奏,阿强自然是年轻体壮,精力无限,而这小小同样是妖精中人,有各种方法让阿强的小弟弟抬头致敬。畅快淋漓的性爱大餐后,阿强也就默认了小小要赖上自己的举动。而小小在那天和阿强大战一夜之后,只在下班的时候才来找阿强。两人有时白日宣淫,有时就在房间里玩电脑,玩手机互不打扰。就这样过了一个礼拜的荒诞同居生活。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