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同事女友  »  风与舞
风与舞
在一个在夏天的夜里,公园里阿风坐在草地上望着天空发呆,眼神里充满着落漠灰暗。自从三年前父母因车祸过世後,阿风就一直都过着放纵的生活,他用父母留下庞大的保险金和遗产沉迷於酒色之中。

  当年接到父母出车祸的消息,阿风急忙赶到医院去,但是等待他的是两具冰冷的尸体,十八岁的阿风看着父母的尸体,没有流半滴眼泪,也没说半句话,看在旁人的眼里都认为他是冷血无情。而最不能被亲戚所谅解的是,当阿风继承保险金和遗产的当晚,他就找一个妓女挥别守了十八年的童贞,开始过着别人眼中公子哥儿的生活,在亲戚的眼中除了冷血外,又多了败家子和不孝子的名声。

  阿风呆呆看着天空,回想着过往,突然他闻到一股淡淡的香气,他好奇的环顾四周,想看香气是哪来的。香气是从一名女孩的身上发出的,当阿风一眼看到那女孩时,有一股前所未有的悸动。她长很古典,似乎像是古代的美女穿越时间的通道来到现代里,她年纪大概十八岁至二十岁之间,一头乌黑的长发顺着肩膀滑落在腰际,清秀的瓜子脸上有着一双水灵的眼睛、小巧的鼻子、樱桃小口、脸上清清淡淡,没有上任何的,皮肤看起来水水嫩嫩的,白色的连身洋装外套着一件淡紫色镂空的披肩,让人有一种很飘逸的感觉。

  少女似乎感受到阿风的眼光,她朝向阿风这边走来,少女的声音很柔和很美那是阿风所听到最好听的声音。

  少女平静的道∶「原来是你啊!」

  阿风很纳闷的道∶「我认识你吗?为甚麽你……」还没说完,少女摇摇头,接着说∶「不认识!不过你愿意当我的第一个男人吗?」

  阿风吃了一惊,这麽现在的女孩那麽的开放?!不过想想,现在蛮流行援助交际之类的,这个女孩会不会也是啊?不过这女的还真美,全身散发出一股高贵的气质,不像是做这种工作的。不过外表和感觉都是会骗人的,阿风也不是没有跟这类的女孩做过。

  阿风有点失望的道∶「你开价多少?」阿风心里非常的希望这少女不是做那种援助交际的女孩。

  少女一手环抱着腰,一手捂着嘴,「噗」的笑了一声,微笑着摇摇头,阿风看到少女的笑容,差点失了神。

  少女淡淡的道∶「钱!对不起!你可能出不起这个价,因为我认为我是无价的。还有,我不搞援助交际的这类的,我只有对一个男人有兴趣,而那男人就是你。怎麽考虑好了吗?愿不愿意当我第一个男人?」阿风有一种放心的感觉∶她不是那种女孩。

  阿风微笑道∶「那你就是我的罗?」

  少女摇头道∶「没有谁是谁的,每个人都是属於自己,甚至任何生物,包括花草树木都一样;只有人的命运一半是属於自己的,另一半则是属於上天的,并且是交於上天所安排的。走吧!看是要到你家还是我家,或者是旅馆,不过决不能在车子里或这里,我不想我的第一次那麽的随随便便!」阿风有听没有懂,突然一阵冷风吹来他打了一个冷颤,深夜昏暗的公园脑海想到一个念头,顿时阿风有点感到害怕∶会不会是遇到……?

  想到这里,女孩看着阿风逐渐苍白的脸突然笑了起来,道∶「放心,我不是鬼。你看,我有脚和影子啦!我叫沈紫舞,你叫我小舞就好了。怎样,决定好了吗?是要来我家还是你家,或者是汽车旅馆?」阿风听到小舞说破了自己的心中所想的,不由的尴尬起来,他有不好意思的道∶「这……」

  小舞道∶「怎麽,你还在怀疑我吗?对了!放心好了!我不是像仙人跳之类的骗局,或者是想坑你钱的职业妓女,只不过是我顺应着上天所安排的另一半命运而已。」

  被看透心中所想的阿风直觉的认为,这个长得像仙女一样的少女不简单。阿风道∶「就去你家吧!你家方便吗?对了,我叫……」说到这阿风顿了一下,想了想还是不要说真名好了,阿风接着道∶「阿风就好了!那我可以叫你小舞吗?」

  小舞看了看他,然後笑笑道∶「可以啊!刚刚我不是有说,叫我小舞就好了吗?还有,我是一个人住的,看你的年龄好像比我大几岁,我看我还是叫你风哥好了。可以吧?风哥!」

  阿风心惊,刚刚小舞看了自己的那一眼,好像看透他的想法似的。

  阿风点点头,开口道∶「你真的要跟我……」

  还没说完小舞就道∶「上床!刚刚我不是说过,我是顺应上天所安排的另一半命运吗?」

  阿风疑惑的道∶「命运?」阿风还是听不懂,不过只要可以跟美女上床就好了。

  小舞喃喃的道∶「有一天你会懂的!」

  小舞是住在不远处的一间二层楼的透天洋房内,小舞住在二楼,整个二楼就是一个房间,所以非常的大,房间是漆成淡淡的粉紫色,地上铺着淡绿色的绒毛地毯;阳台是用落地窗给隔开,阳台上种着许许多多的花卉;一张双人的弹簧床摆在中间,床单、枕头和棉被都是粉红色的,上面有着HelloKitty的图案,床头上摆放上次某速食店所推出二十只一系列的凯蒂猫;衣厨和梳妆台是同色系的茉绿色,靠近阳台的地方放着一张安乐倚,旁边有一个小茶,上面合着一本未看完的爱情小说,床的正对面是一台平面的电浆电视。

  「电视都用电浆的!」阿风心想,这女孩好像很有钱的样子。

  不过让阿风觉得讶异的是浴室,整个浴室是用透明的玻璃和门跟房间给隔开来,在外面可以一清二楚看见里面。当阿风进到小舞的房间内,第一个感觉到很轻松、很舒服,有种温暖的感觉。

  小舞对着阿风俏皮的眨了眨美目道∶「风哥,你是第一个进来我房间的男人喔!我父母亲和朋友都没进来过,最多我都只在楼下招待他们,因为这里是我·的·禁·地·喔!」

  阿风道∶「能受到小舞小姐如此青睐,那真是太荣幸。」小舞笑道∶「不是吧!我看是想到等会能跟我上床真是太高兴了吧?」小舞一边说着,一边将阳台的窗帘给拉拢起来。又被看穿了,阿风红着脸尴尬的笑了几声,心想∶这女孩实在够恐怖了!

  小舞将披肩给拿了下来褂在衣架上,接着将背後的拉炼给拉下来,白色的连身洋装顺着小舞的曲线滑了下来,里面是一件白色丝质的半透明衬衣,隐约的可以看到里面玲珑有致的身裁;粉红色的胸罩包覆住浑圆而饱满的乳房,三角裤的中间甚至可以看到淡淡的黑色,白析修长的双腿。阿风看呆了,脑中只有一个名词°°「完美」,完美的女人,全身找不到一丝丝的缺点,加上看似吹弹可破的水嫩皮肤,白里透红,整体看起像一座由白玉雕琢而成的美人。

  小舞感受到阿风眼中传来的目光,脸上感到一阵燥热,她羞羞的低着头走向阿风,一双纤纤玉手笨拙的解着阿风的钮扣,红红的脸蛋依旧低着。阿风任由小舞脱他的衣服,不久阿风只剩下内裤而已,男人的象徵早已昂然挺立,让内裤成了一个小小的帐篷。

  小舞娇羞的抬起头来,水灵的双眼正好对着阿风炽热的双眼,她垫起脚来,双手搂着阿风的脖子,慢慢的闭上了眼。阿风低着头,轻轻的吻着小舞柔软的双唇,接着他熟练的用舌头撬开紧闭唇齿,将舌头伸进小舞的嘴里,小舞生涩的用舌头回应着。

  阿风一手搂抱小舞的细腰,轻柔的将她拉向自己,另一手则贴在柔软有弹性的臀部上,轻轻的将她下半身紧紧的靠在自己的欲望上,阿风拉开小舞衬衣的肩带,衬衣滑落在地上,阿风熟练的将内衣顺道也给脱掉。

  阿风看着雪白的双乳赞道∶「好美啊!」

  小舞羞红着脸,双手赶紧环抱在胸前,阿风用手轻轻拉开小舞的手,然後抱起小舞走到床边,轻轻的将她放在床上。阿风轻轻的揉搓着小舞的乳房,接着他低下头吸吮着粉红色的乳头,小舞感到一阵电流通过,她发出轻微的呻吟声。

  阿风的另一只手伸过去小舞的另一个乳房,以画圆圈的方式轻轻的按摩着,并且手指头不停的挑逗着乳头,阿风的舌头灵活的逗弄着坚挺的乳头,并配合着手揉搓着,且交互的吸吮;阿风另一只手温柔地抚摸小舞的身体,阿风的指甲若即若离,非常轻柔的碰触小舞光滑的肌肤,轻柔的由下而上,接着再由上而下来回的游移着。

  他轻轻拨开小舞的发丝,从耳朵的後方用同样的方法移到肩膀,然後由手肘到胳肢窝,沿着内侧缓缓触摸着,然後从小舞膝盖往大腿的内侧移动,阿风轻轻的将小舞的双腿分开一点点,手掌轻附在小舞双腿之间,中指隔着内裤轻轻的揉搓着。

  小舞受到刺激,本能的将双腿合拢,但对阿风的动作没有影响,他轻柔的移动着中指,温柔的爱抚着。慢慢的由指尖感到内裤有点湿,阿风开始慢慢的往上亲吻,阿风朝着小舞的耳朵轻轻的吹气并轻声道∶「小舞!都已经湿了喔!」小舞一听羞红了脸,阿风又接着道∶「小舞!你好美!我想要你!你是我见过最美的女孩!给我!」

  小舞听得意乱情迷,胸口一阵火热,小舞轻轻喃着∶「啊啊……风……我已经……」

  阿风道∶「受不了啦?小舞的肌肤是那麽润泽有弹性,全身都散发着迷人的香味,肤色泛红,十分红润……」

  阿风一边说着,一边温柔的替小舞褪去内裤,小舞那雪白完美无暇的身躯看得阿风无法眨眼

  小舞羞涩的道∶「不要看……感觉好羞耻……」阿风轻道∶「小舞真的好美!!」

  阿风脱下内裤,小舞第一次看着全裸的男性,脸又红了起来。阿风发现这女孩很容易就脸红,红通通的好可爱喔!阿风拉着小舞的手靠向自己坚挺的肉棒,小舞轻轻的握着,小舞感到握住的瞬间有些跳动,她轻轻的吻了龟头一下,阿风有点快忍不住了。

  这时小舞放开握着的手躺在床上,双脚张开、膝盖抬起,准备迎接她第一个男人,但阿风却将头伸入两腿间,稀疏的阴毛微掩着一条粉红的细缝,细缝上有着晶莹剔透的水滴,「好美!」阿风忍不住赞道。

  阿风伸出舌头由细缝的下方往上舔去,小舞全身震了一下,不由自主的呻吟一声;阿风轻轻拨开细缝,他闻着,发现小舞有着淡淡的清香;他开始挑逗着小舞的蜜穴,阿风舌尖轻点轻触阴蒂顶端,然後用舌头从阴蒂下面向上挑动,左右拨动,有时便用舌头轻压。

  「啊……啊……风……啊……啊啊……嗯……我已经……啊……」小舞呻吟着。

  阿风看小舞的身体已经准备好接纳自己的肉棒了,他起身用坚挺的肉棒抵住小舞的蜜穴,阿风深情的眼神看着小舞温柔的道∶「小舞给我!让我疼你!」小舞点点头道∶「风~温柔点~我怕痛~啊……痛!!」一得到许可,阿风的肉棒一下子就插入小舞的蜜穴中,小舞因疼痛紧抱着阿风,阿风没有再有进一步的动作,他亲吻着小舞安抚着,看着小舞紧皱的眉头,他心疼的道∶「小舞!对不起,弄痛你了!还痛吗?」小舞摇摇头道∶「不痛了,风……你可以不要顾虑我!开始吧!让我成为真正的女人!」

  阿风温柔的道∶「小舞……」阿风怕小舞受不了,强忍着欲望只缓慢的抽动着肉棒,小舞强忍着疼痛迎合着阿风。

  阿风发现小舞痛苦的样子,心中有些不舍,只不过是跟一个初次见面的女人发生一夜情而已,为什麽会有不舍的感觉?

  他更缓和的动着,有时更会停下来,看到小舞舒服些才又开始,最後看到小舞非常痛的样子,实在是心疼,又想起自己有……阿风缓缓的抽出肉棒,起身走进浴室,然後拿着一条热毛巾,他抱起小舞,温柔的擦拭着小舞大腿内侧的血渍道∶「今晚不要了。」

  小舞依偎在阿风的身上道∶「好感动喔!这是你第一次为女人这样做吧?」阿风点点头道∶「没错!你是第一个,也是最後一个!虽然我们今天才刚认识,但是你愿意嫁给我吗?」

  小舞摇摇头「对不起!我不能嫁给你!」

  阿风失望道∶「是吗?那我是否有荣幸还可以再来这里吗?」小舞在阿风的怀内点点头道∶「看在你这样体贴的份上,当然可以!下个星期六晚上一样在那公园等我可以吧!」

  阿风道∶「为甚麽?直接过这边不好吗?」

  小舞坚持道∶「不行!还有,要是我没找你,你不可擅自跑来。」阿风有点生气的道∶「为什麽!好像是我专门为你取乐似的。」小舞赶紧道∶「我没这个意思!如果你还想跟我在一起就听我的。好吗?」阿风点点头道∶「算了!我想我可能已经栽在你手中了!那让我今晚可以留在这里可不可以?」

  小舞点点头。

  第二天早上,阿风醒来发现小舞不见了,正要起身,小舞围着浴巾从浴室走出来,小舞道∶「风哥!你醒了啊!你先洗澡,我去做早饭。」阿风起身走向小舞,他轻抱着小舞深深的吻着,小舞回应着,过了一会阿风才不舍地离开小舞的唇。

  阿风道∶「还痛吗?」

  小舞回答「不痛了,不过现在不能给你。」说完小舞轻轻推开阿风,然後将他推进浴室,小舞娇声道∶「你快点洗,我要去弄早餐了。」说晚就把浴室的门给关了起来。

  阿风呆呆的看着门外的小舞,心里非常的懊悔∶为什麽昨晚不狠下心来!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