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师生乱情  »  歪歪的中学生活
歪歪的中学生活
歪歪出生在湖南的一个小镇,他到现在也不知道他的父母是个什么样子,据收养他的王老爹说他父亲姓张,母亲姓什么他也不知道,王老爹和他亲爹也不是很熟,说他爹是喝多了酒,掉到河里淹死了,母亲在第二年上山砍柴被刀划伤了手,由于没有处理,不想得了破伤风不治而亡,他有个亲叔叔,本来把歪歪接到了他家,可由于歪歪他婶婶十分厉害,很嫌弃他,经常不给他饭吃,还打他,他叔叔又很怕老婆,也只能叹口气。
  后老他叔叔一家搬到县城,临走时就丢下了他,那年他才不到六岁,王老爹看他可怜就收养了他。那时王老爹就已经五十多了,是个老单身汉,无牵无挂,看歪歪长的眉清目秀也有几分喜爱,就牵着歪歪回家了,王老爹对他很不错,从来没有刻薄过他。
  在他七岁时王老爹让他和别的孩子一起去上学,歪歪十分聪明,成绩很好,可能是缺少父母的管教,有点野,胆子也大,爬山上树,游江下湖无所不会,在水里抓鱼捞虾,在山上猎兔捉蛇是他的拿手好戏。王老爹自己收点小废品转手,也能让俩人不缺食少衣,只是王老爹目不识丁,也管不了他。
  转眼到了读初三了,歪歪班上转来了一个女同学,叫柳依茗,那长相可是没话说,瓜子脸,大眼睛,樱桃嘴,柳叶眉。一下子成了班上的焦点,男同学看她双目含情,女同学看她都妒忌无奈,柳依茗对同学都很好,总是面带微笑,本就生得很好看的她更是把男同学的魂都勾出来,加上她的成绩也很拔尖,那可让她出尽了风头。
  已经十六岁的歪歪长到快一米七了,那在班上可是很高了,他的聪明也没话说,在班上没有考过第二,门门都好,就连唱歌绘画也很行,对他有好感的女同学可是一大把,可歪歪好象没长大,总不来事,让好多女孩子一阵郁闷。
  柳依茗来后的第一次小考语文,歪歪象往常一样早早的做完了,检查了一遍就交了卷,背起书包就回家了。到第二天一公布分数他得了个第二,一名是柳依茗,没有得过第二的他不由对柳依茗刮目相看。本来也没什么,不知是谁对柳依茗说了歪歪从来没有考过第二,只有这次柳依茗胜过了他,柳依茗说:「我也没有考过第二。」说完还轻蔑哼了一声。
  快嘴的女同学马上就告诉了歪歪,他心里一阵不舒服,得了第一就了不起吗?
  有必要这样说吗?歪歪心里想着,下次让你知道我的厉害,非要次次压过你,歪歪下了决心。
  很快到了又一次小考,这一段时间歪歪很努力,功夫不负有心人,他以高出柳依茗一分的成绩夺冠,老师报完名次后班上响起了女同学的掌声,歪歪得意的看着柳依茗,重重的哼了一声,这一声象一把铁锤敲在柳依茗的心上,瞬间她脸色苍白,双目微红。
  在以后的日子里无论柳依茗怎么用功,都无法超过歪歪,她不由得没有了信心,对歪歪起了佩服之心,慢慢的她看歪歪的眼神就变了,那是女人看自己心爱人的眼神。
  一天夜里,王老爹家响起了柔柔的敲门声,歪歪打开门一看是柳依茗,他脸上一片不解的看着她,柳依茗感到一阵脸热,结结巴巴的对歪歪说:「王强,我有道题不会,你能帮我解一下吗?」歪歪这才回过神来,连忙说:「可以,就不知道我会不会」
  和柳依茗走到房里,柳依茗忙那出一本奥数书指着题目说:「就这题,你先看看。」歪歪拿着书认真的看了起来。柳依茗呆呆的看着歪歪,多英俊的男孩啊,不但成绩好,人好看,体育也很拔尖,看他对班上几个女同学很好,他不会是喜欢她们吧?不行,我要让他做我的男朋友。
  歪歪看完题后就知道自己会做,不过这题柳依茗凭她的成绩也应该会啊,歪歪疑惑的抬起头,看到柳依茗正痴痴的看着自己,很是不解说:「你看着我干什么?这道题你应该会啊!不是很难的。」柳依茗一下子搞了个大红脸,芳心苦闷,真是个呆子,狠瞪了歪歪一眼说:「我是不会啊!会我来找你干什么,你给我讲讲。」
  歪歪没办法就那起笔和纸讲解起来,柳依茗本来就会做,来找歪歪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她是内心实在爱极了歪歪,女孩子本就熟得早,一旦有了目标她们就会勇敢的走出那一步。
  俩人靠得很近,歪歪只觉得有一股少女特有的处子之香往鼻孔里猛钻,十六岁的男孩已经不小了,只是他从来没有朝那件事想过,又没有人教,小镇民风还是很古朴的,又没有那方面的书,但性本能还是让他心跳加快,小歪也探起了头。
  歪歪本能的夹紧了双腿,偷偷的看了柳依茗一眼,确发现她也正看着他,他赶紧又看着书本,讲题的声音发颤,吞吞吐吐起来。
  柳依茗轻声地说:「我好看吗?我漂亮吗?想看你就看,我这一辈子就给你一个人看,好吗?」「你说什么?……」歪歪结结巴巴的说。「傻瓜!强!我爱你!爱你!我想一辈子和你在一起,我们一起上大学,一起工作,永远也不要分开好不好?」
  柳依茗的表白就象一块巨石投进了歪歪心海,击起了千重浪。他就象已经石化了一样,呆呆的看着柳依茗。心里只有那两句:「我想一辈子和你在一起,永远也不要分开。」「我想一辈子和你在一起,永远也不要分开。」柳依茗突然伸出双手把歪歪紧紧抱住,口中喃喃的说:「强!你爱我吗?我好爱好爱你!我已经不能没有你了。你说话啊!说你爱我!」石化的歪歪终于回过神来说:「我不知道,我从来没有想过,我不知道怎么爱你。」柳依名把依在歪歪怀里的头抬了起来,勇敢的吻住了歪歪的嘴,小舌子还生疏的想往歪歪的嘴里钻,歪歪只觉得脑袋嗡的一下失去了思维,双手本能的抱紧了怀里的娇躯。俩个未涉人事的小男女开始把他们的初吻进行到底。
  也许是十分钟,也许有了二十分钟,直到他们累了才分开。柳依茗满腮桃红,两眼含春的看着歪歪说:「呆子,你还没有告诉我呢,你爱我吗?」歪歪还沉浸在那异样的热吻里,傻傻的说:「这就是爱吗?我喜欢,我还想再爱你一下。」说完不待柳依茗说话便又吻上了她的嘴。
  柳依茗惊喜异常,热烈的回应着歪歪,歪歪的手不由自主的攀上了柳依茗异常丰满的双峰。柳依茗的身体一下子绷紧了,一种陌生的快感袭遍全身,让她即紧张又向往,歪歪的手好象有魔力,让她的身子轻飘飘的好象在云端,一种让她羞涩的湿润浸蚀了她的下体,使她双腿不由自主的颤栗。
  歪歪是一个正常得不能再正常的少年,他感到有一种火热情愫在心底燃烧,他想把自己挤进柳依茗身体,让他们一起焚烧。他无师自通的把手伸进了柳依茗的衣里,掀开小乳罩,用颤抖的手掌在柳依茗神圣的处女峰上用力的搓揉。
  柳依茗想反抗,却感到身体不属于自己了,嗯!不要啊!好热啊!强!你好坏啊!你怎么能欺负我呢?啊……快吻我!柳依茗语无伦次,她感到下体的湿润已经变成了涓涓的细流,让她的身体感到异常的空虚,手不受控制的抓到了歪歪那早已异常坚挺的肉棒,用力的捏着,再用力。
  歪歪怪叫了一声,痛得他放开了柳依茗,柳依茗也清醒了过来,连忙松开了手。见歪歪捂着他的下体不解的看着他,脸上有痛苦的表情。
  柳依茗这才知道自己刚刚抓到了歪歪的JJ,看他痛苦的样子就连忙说:
  「怎么了?是不是很痛?我不知道会抓到你那里,对不起啊!」歪歪感到JJ慢慢的消了下去,也就不怎么痛了,就说:「没什么事了,你别放在心上。」柳依茗看他这样说也就放心了,不过一件事又上了她的心头。
  她娇羞的看着歪歪说:「强,我想问你一件事好吗?你一定要告诉我。」歪歪说:「什么事?我知道就告诉你。」柳依茗又好象很为难,半天也没有说话,「你说话啊,什么事?」歪歪催着她。「我怕你笑我,好羞人」「我不会笑话你的,你问吧。」歪歪保证着。
  柳依茗抬起头看着歪歪,好象下了很大的决心说:「你们男孩子那里都那么大吗?」歪歪不解的看着她说:「你说什么意思?男孩子哪里大啊?柳依茗捂着自己的脸说:」就是我刚刚抓的东西吗,傻瓜「歪歪才知道她说的是他的JJ,一下子脸又红了,不知道该怎么说。
  过了半晌才喃喃的说:「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看别的男同学就没有我的大,特别硬起来的时候我自己两只手都抓不下,小时候我爹给洗澡时抓着我的那东西说我长了个好家伙,以后不知那家的闺女有福气做我老婆,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柳依茗说:「你爹真怎么说吗?我也搞不明白,可能我们太小了,不懂。」接着又说:「强!我想喝茶,口好干,你给我倒点茶来。」听她怎么一说歪歪也觉得自己的口也好干了,就连忙走出房门,去倒茶,先自己罐了个饱,才倒一杯回到房里。
  看柳依茗喝完茶,歪歪想起她是来学题的就说:「我们学题吧,刚刚没讲完。」柳依茗红着脸笑着说:「傻瓜!你真以为我不会啊!我是怕你被别的女同学抢走才故意找个借口来你家的,还好,你现在属于我了,你亲了我,又摸了我,你以后一定要对我好,班上的女同学要找你你一定不能答应知道吗?」说完又把身体偎进歪歪的怀里。
  歪歪柔情的说:「我有什么好?班上比我好的多了,我家就我和我爹俩个人,我爹年纪大了,身体也不好,就靠收点废品供我上学,而你是镇长的女儿,人又漂亮,我配不上你。」
  「我不许你这样说,你比他们都好,家穷有什么关系,你成绩这么好,人又聪明,身体也棒,以后上了大学后就能找份好的工作,你一定比他们都强,再说我爱的是你,你家有没有钱都没有关系,只要你对我好就行了。」听她这样说,歪歪很是感动,内心感情喷发,不由得把她紧紧的抱住,用脸摩擦着柳依茗光洁的脸膀,柳依茗也感觉到了他的爱意,心想,多好的男孩子啊,我要一辈子爱他。想到这里不禁轻轻地的说:「吻我!强!我爱你!」歪歪立马吻上了柳依茗的嘴,好香,就连口水都是甜的。手又轻车熟路的进了女孩的衣内,在两只乳鸽上轻抚。
  歪歪感到自己的JJ猛的抬起了头,涨的生痛,他感到自己非常想做点什么。
  手也不知不觉的用上了力。柳依茗觉得有根火烫的东西顶住俩自己的臀部,让她非常难受,她知道就是他的JJ,真硬,顶得她都有点痛了,她伸手轻握肉棒,想把它拿开。那火热的JJ烫得她手心发热,虽然她未竟经人事,但本能使她舍不得丢开它,不由得轻轻的抚摸起来。
  歪歪感到一阵快感袭来,让他舒服得不得了,不禁把手向下移去,插进了女孩的裤里,触手是一片柔软的芳草地,再向下是一片潮湿,他的手在柳依茗的阴唇上活动,找到了仙洞入口,在那里徘徊再徘徊。
  柳依茗感到自己不行了,那如潮的快感淹没了她,她不由自主的解开了上衣,把两只乳鸽放飞在空中,痴迷地对歪歪说:「你亲亲它,我好难受。」歪歪看到白花花的两只乳房,立刻就喜欢上了它们,真漂亮啊!还有乳香直往他鼻孔里钻,他低头含住了一只,感觉真好。
  一阵酥麻从柳依茗的乳头扩散开来,刹那间传遍全身,下体感到如潮的汹涌,让她的声音变得高亢而痴迷,「我不行了啊,强!好舒服!嗯……啊……强!我爱你!我好难受!把我衣服脱了吧。」她语无伦次的说 .
  歪歪也觉得JJ象要爆炸了,双眼变得赤红,急切地说:「我也好难受,它在里面憋得好痛,你把我的衣服也脱了吧。」说完俩人不约而同地到了床上,连脱带扯,片刻便躶体相对。
  看到歪歪的JJ那模样,柳依茗不禁打了一个寒颤,真的好大啊!早熟的女孩子多少知道它的作用,此时它象一个威武而英俊的武士,站着笔直的身体,耸着高傲的头颅,显示出不屈的性格。它进入自己的身体那会这样啊。想到这里,柳依茗既害怕又向往,阴道一阵哆嗦,淫水顺着大腿流了下来。她含羞地闭上眼睛,顺势倒在了床上。
  看着柳依茗那完美的娇躯,那两座洁白的山峰象两个刚刚出蒸笼的大白馒头,两颗鲜红的乳头就象两颗夺目的红宝石镶在那圣洁的山顶,顺着完美的乳房曲线而下,是平滑结实的腹部,没有一丝多余,就连那圆得不能再圆的肚脐眼也是深不见底,腹部的顶端是一簇漆黑蓬松的毛发,增添了无限美感,圆润的两条大腿紧紧的夹着,挡住了歪歪最想窥视的那一部分。
  等了半天没动静,柳依茗睁开眼一看,见歪歪跪在床上,下体狰狞怒目的在上下抖动,目瞪口呆的看着她的身体,她不禁有一丝得意,她对自己还是很有信心的。微嗔道:「呆子!你真傻!快来啊!抱我!」此时的歪歪已经变成了红眼狼,猛的扑了上去,把柳依茗狠狠的压在身下,在她身上毫无章法的一通乱亲乱摸,JJ在她小腹上一顿乱磨乱抖,烫得她一阵轻叫,意乱情迷的在歪歪身上猛抓,「啊!舒服!强!你好坏!嗯!下面流了好多水啊!强!你看看下面,那里好难受,嗯!」歪歪顺势而下,此时柳依茗已打开了双腿,入目是一片泥泞,打湿了床单,两片如闭似开的阴唇因充血变得异常的大,散发着似骚还香的气味,他用手指拨开阴唇,便露出了让他激动不已的猩红的嫩肉,顶端那因不堪刺激变大的阴蒂象一枚熟透的果实,等待人去品尝。
  真漂亮啊!这就是女孩的下体,这么近距离的观察让他激动得全身发抖,他不由自主地靠近它伸出舌尖在那粒突点上舔了一下。
  柳依茗身子猛地一抖,这一下让她魂都没有了,「啊!你好坏啊!舔我那里,我会受不了的,好舒服!你别停啊!我要!要啊!」她感到了他的停顿,身体不停的扭动,那是在索取,在埋怨,「强!我要啊!你别停!我要你亲它!快啊!
  哦!好舒服!我爱你!永远爱你!我是你的啊!我做你老婆好不好?我给你什么都给你。」
  歪歪在柳依茗羞处亲得满嘴淫水,舌尖不停的在她的小豆豆上打转,人聪明就是好啊!现在的歪歪比一些个中老手做得丝毫不差。柳依茗爽翻了天,身体一阵哆嗦,又一股骚水扑面而来,让歪歪目瞪口呆,想不到女孩子还能这样。
  虽然到了一次小小的高潮,柳依茗却觉得体内的需求更强烈了,「强!我要!
  我好难受!」歪歪的JJ已经硬到了极限,这让他非常不爽,他猛的伏到了柳依茗身上,JJ在她小妹妹上乱撞,喘着粗气。
  在门前而不得入,就好象一个久饿的人看到了一桌食物而吃不到,这让他差点发狂,下体更剧烈的起伏,柳依茗也非常难受,下体的肉棒乱碰乱撞让她的身体好象挂在半空,上不得下也难,不禁伸手抓住肉棒,把他抵到了洞口。
  歪歪猛的往前一挺,只听[ 吱] 的破瓜声,JJ进入了一个无限温暖的所在,这下可苦了柳依茗,身体猛的绷紧,口里发出了一声哀鸣,眼泪一下子就出来了,「好痛啊!呜……痛啊!强!痛!呜……」歪歪不知所措,连忙准备退出来。
  「你别动!让我歇会,你坏啊!这么用劲,痛死我了。」柳依茗紧紧地抱着他,眼泪一个劲的流。
  歪歪连连说对不起,他不知道她会这么痛,JJ也软了,过了一会,柳依茗也没怎么痛了,说「刚刚好痛,我知道你已经进去了,我的处女身也给你了,如果你以后不要我,我就死给你看,强!你爱我吗?」「爱!我爱你!永远爱你!」歪歪轻轻说道。
  柳依茗看着近在眼前的俊脸,心里荡起更强烈的爱意,情不自禁的吻住了歪歪的嘴,歪歪热烈的回应着她,JJ在热吻中又肿涨了起来。柳依茗也感觉到了,身体不受控制地动了起来。歪歪感到舒服极了,JJ变得更是粗壮。
  那可给了柳依茗一个全新的体验,她一下就爱上这种无以伦比的感觉,「啊!
  嗯!好舒服!你动啊!我不痛了,只是你慢点动,让我感觉感觉。」她娇羞的说。
  歪歪缓慢的动着下体,不敢往里面去,他还有三分之二在外面呢。
  柳依茗感到超爽的感觉在慢慢提升,一会就不满足了,说:「你插进去点,我里面好痒,哦!啊!强!我好舒服,你舒服吗?」看她刚刚痛得那个样子,歪歪一直有点怕怕,现在看到身下女孩的骚样,感觉一下来了,不禁加快了速度。
  此时的柳依茗爽得不能用语言表达,身体开始回应歪歪的抽插,「啊!嗯!
  舒服啊!强!好美!」歪歪越插越快,不一会,他只觉得快感越来越强,呼吸越来越急促,最后只觉得后背一麻,一声虎吼,处男子弹来了个连续喷发,纷涌而去。
  柳依茗只觉得小穴里肉棒变得更粗了,爽得她找不到东南西北,突然一股滚烫的液体随着心爱人粗大的JJ一张一驰下,带着无比巨大的力量,疾射在她那幼嫩的子宫里,带起了她一声高亢嘶叫,四肢象八爪鱼样把歪歪缠了个结结实实,这从来没有过的高潮让她哭了起来,太强烈了,她愿意死在他肉棒下。
  歪歪从柳依茗的身上滚了下来,看着自己心爱的女孩,他不由得为自己感到骄傲,学校最漂亮的女孩做了他的女朋友,好幸福,如果以后俩个人能永远在一起那他别无所求了,自己要好好努力读书,和她考同一所大学,一起工作,永远也不分开。
  过了十几分钟,疲惫的柳依茗才睁开眼睛,含情脉脉的看着歪歪,终于把自己交给了他,她内心充满了幸福,她不知道这样对不对,但现在知道他爱自己,就足够了。她感到自己下体很难受,粘粘糊糊的,说:「呆子,还不去打水让我洗一下,脏死了,」
  歪歪马上起床去打水,用自己的洗脸盆打了满满的一盆端进了房里,放好后说:「好了,你起来洗吧,」柳依茗慢慢的坐了起来,感到下体扯得很痛,不禁咧了咧嘴,瞪了歪歪一眼说:「傻瓜,来扶我一下,我下面很痛,都是你,象个莽汉,一点都不心疼我。」
  歪歪连忙扶起她,慢慢走到水盆边,柳依茗慢慢的蹲了下去,轻轻的洗着,片刻,她站了起来,走到床边拿起短裤,感觉是湿了,就说:「都是你,你看这么湿我怎么穿嘛?我要你赔我,怎么办啊?」
  歪歪一阵郁闷,轻声说:「我又没有你穿的短裤,怎么赔?你就将就着穿吧,回家再换。现在已经很晚了,你要快回家,不然你爸妈回担心的。」柳依茗知道他是关心自己,内心一阵甜蜜,嗔声道:「我都不急你急什么?
  说你是傻瓜你还真傻,我爸爸妈妈到县里去了,要后天才回呢?你想要我回家吗?
  我才不呢,我要和你一起睡。」歪歪听了心里很是欢喜,说:「那我把你内裤洗了,现在天气已经很热了,明早就能干。」「那有男孩子帮女孩子洗内裤,我自己洗。」说完便拿起内裤忍痛出了房门。
  歪歪端起脸盆说:「我和你一起去,你找不到开关。」「嗯!我也不知道水在那里,你快点。」柳依茗有点艰难的移动着脚步。歪歪快步朝前走去,打开开关,开了后门,倒掉脏水后来到了自来水笼头边说:「水在这里很方便,你洗吧,我去冲个澡。」柳依茗忙说:「你别走,我怕。」说完打量了一下歪歪家的后院,还挺大的,收拾得也很干净,她早就知道歪歪现在一个人住在他亲生父母留下的房子里,所以才毫无顾忌的敢和他缠绵,想起以后这个地方会成为他们约会的场所,下体又有点骚痒了。
  等到柳依茗洗完内裤,把它晾在屋里后回到房里,歪歪体贴的说:「你在床上躺着,我去洗个澡。」说完便快速的出了房间。
  歪歪和快就回来了,看到柳依茗裸着身体站在床前,呆呆的叮着床单上那一朵鲜艳的梅花,他心里瞬间被幸福充满,他知道这朵梅花象征着她对自己全部的爱,他要用一生回报她,爱她,宠她。
  他轻轻地把她拥在怀里,深情吻了一下她说:「我会永远记得它,更会永远珍惜你!」「嗯,我相信你,强!我相信我的眼光不会看错,我们睡吧。」从此他们爱得如膝似胶,那怕在学校也是眉目传情,虽然他们在一起做爱的次数不多,那是因为柳依茗总不方便,她父母在家把她管得很紧,可只要有机会他们就会疯狂的缠绵。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