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师生乱情  »  喜欢的女孩跟老师搞上了
喜欢的女孩跟老师搞上了
我实在想不起第一次见到晴是在什么时候,但肯定是在夏天,也许还没有上初二。
  有很长一段时间,我一闭上眼睛,就能看到一个长发披肩的漂亮女孩在柔和的灯光下洗浴,她的身体象冰雕一样洁白发亮。
  男人都有偷窥欲,尤其是一个处在青春期的男人。那天晚上我偷窥了晴,对于这件事很长一段时间我都羞于启齿。这一切都要记在陈金路的头上。你知道他在学校是个出了名的坏学生。没有人愿意跟他交朋友,除了我。
  当陈金路神秘地把我拉出教室时,我还不知道他要做什么?我只感到他兴奋得两腿哆索。我们穿梭在校园浓重的夜色中,象两条饥饿觅食的狼。
  我们学校的女生宿舍是两排平房,同学们都去上晚自习了,只有两间宿舍亮着灯。当我们来到后窗时已能听到隐隐地撩水声,这声音让我激动得心跳加速,我听到陈金路很响亮地咽了一口唾沫。
  窗帘的缝隙极小,但我依然能看到里面洗澡的女孩。在这以前,我从来没在校园里见过晴。晴穿着一件印花的小背心和一条白色的内裤,她用手巾擦拭着自己的脸和脖子,她的两条腿细长笔直,脚丫像藕一样白。我这人有恋脚癖,我一直对女孩的嫩脚垂涎三尺。我简直不敢相信我们学校还有这么美的女孩。
  陈金路一直在急切地寻找另一条缝隙,他的头在后窗四周上下左右地晃来晃去,显得急不可奈。
  晴后来脱了身上仅有的两件内衣。我就是在那时开始感到晕旋的。她一丝不挂地站在昏黄的灯光下,这让我感觉她身上罩了一层圣洁的光晕。她的乳房小巧可爱,象两个小馒头向上翘着,粉色的乳晕,乳头还是陷在里边的。她往自己的身上撩水,水珠在她身上闪着亮轻盈地滚动。她的下体经过清水的洗涤显得光洁无暇,只有少数几根淡淡的绒毛贴在耻丘上,那条细的肉缝让我的下体无比的胀痛。
  晴那天给我留下了油画般的印象,她似乎催发了我心底萌动已久的情欲。我想我的第一次偷窥肯定给我心理方面带来某些影响,尤其在性趣方面,我长大以后不喜欢大乳女人和多阴毛女人,可能就缘于此。
  然而就在我为晴激动的时候,陈金路却出了状况。我听到" 咣" 的一声,他的头竟然撞到了窗户上。陈金路就是这样一个毛手毛脚的人。他太急躁太紧张太不小心了,他预谋的一切最终成了泡影,他什么也没看到,他只听到撩水声。后来他说他当时脑子里一直闪现一具水淋淋的肉体,但他却什么也没有看到,窗帘只有一条缝隙却留给了我。他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结果把自己的脑袋搞到了窗子上。
  我们俩都被这一声巨想吓呆了。如果你在十年前和我们是校友,你也许会目睹我们苍慌逃离女生宿舍的一幕。你会看到夜色中校园的小路上狂奔着两个面色惨白的初二男生。
  我曾经对晴动过邪念,但这事我没跟任何人提起过,包括陈金路。
  小乐队每周活动三次,这成了我初二时最幸福的时光。晴的扬琴摆在活动室的窗边,夕阳斜斜地照进来,洒在她的身上。我总是坐在晴的左后方,看她挥舞着细嫩的手臂,敲打出跳跃的音符。她喜欢穿红色的衣服,这让她的皮肤显得更加细腻,似乎可以滴出水来。她的身子向前微探,一缕头发垂下来,悠闲地挂在她近乎透明的耳畔,她的脖子光滑圆润,胸脯微微地翘着,两条圆滚的小腿相互别着,脚丫在凉鞋里显得小巧可爱,精致的脚趾让人想入非非。
  每次活动,我都是把更多的时间倾注在晴的身上,因此我成了小乐队里进步最慢的队员。
  陈金路曾经多次劝我退队,他说你没事吹那玩意儿干嘛?我说你管得着吗?
  我知道,除了晴,没人可以让我离开小乐队。
  有一次,也许是我注视她太久了,她竟然回过头来看了我一眼。你能想象出我当时是多么激动,我浑身一哆索,吹出了几个连续的颤音。所有同学都能看到我涨红的脸。晴对我笑了一下,然后继续敲打她的扬琴。而她的这一个笑容,到现在我依然记忆尤新。
  我不知道一个初二男生会不会产生爱情,或许我对晴的感情只是源于一种青春期的性萌动。但你不能否认我对晴的所有记忆。
  一个月以来,我一直在重遇晴的那条街道上徘徊,我希望再次遇到她。我想她会给我这个机会。十年前她从我的生活中消失的时候,我的学习成绩随情绪一落千丈。我后来想换个学校,我每次走在校园的小路上时,总能听到跳动的扬琴声,可那时,学校的小乐队已经解散,音乐老师被遣送回家了。
  你也许根本无法想象我那时的失落情绪。我对我妈说我不想上学了,我妈瞪了我半天说那你就只有去街上要饭。在同一学校高中部上学的姐姐曾经在一天晚上向我详细询问关于晴的事,我只能跟她说我不知道,姐姐不信任地看着我说你不知道?全校都知道你会不知道?
  确实,晴和音乐老师的绯闻,在我们学校曾经哄动一时。
  事情的发生其实很简单,一天深夜,学校负责巡夜的老师发现一个女学生轻手轻脚地从音乐老师的宿舍溜出来,这就是晴。于是音乐老师与晴的绯闻传遍了整个校园,音乐老师被停职审查,晴则下落不明。那时全校的师生都在为这件事的发生而感到兴奋,在那年夏天,你经常可以看到在校园里,学生或老师三五成群眉飞色舞地谈论这事。
  我对此沉默不语。在这个事件的局外人中,也许只有我是最痛苦的。我知道我以后可能再也见不到晴了,再也不能在黄昏夕阳的余光中看她的背影,再也不能和着她跳动的扬琴声轻吹我的笛子,再也不能在漆黑的夜里想象她的模样,再也不能把她沐浴的身影在脑海中不断浮现……
  我想我终于失去晴了。
  其实谁也没有亲眼看到晴那天晚上在音乐老师的宿舍里到底干了什么,但是人们依然兴致勃勃地谈论着,并为此衍生出许多版本。如果你一定想知道事情真相的话,我只能把随后在校园里流行的一个手抄本摘录给你,这个手抄本曾经像《少女的心》一样风糜整个校园,但没有人知道它的作者是谁。
  下课时,风流倜傥的邵老师对小晴说:" 晚上到我宿舍来吧,宝贝儿!"已经初试风情的小晴娇声说:" 好吧。"
  晚上,焦急等待晴的邵老师终于听到敲门声,他急忙打开门,看见小晴楚楚动人的站在门外。她穿了一件红色的连衣裙,刚洗的头发散发出清香的味道,胸脯高挺着,圆圆的两条腿,脚上没有穿袜子,露着白白的脚丫。
  邵老师一把把小晴抱在怀里:" 宝贝儿,你真美!" 小晴说:" 邵老师我想死你了。"
  邵老师紧紧地抱着她,用嘴亲她的脸蛋,双手不安分的在她身上摸来摸去。
  小晴兴奋的喘息着,胸脯一起一伏的。邵老师的手从她衣服的底下伸进去,抓住她的两个奶子。小晴虽然还是学生,但她发育得很好,奶子比同龄的女同学都大。
  邵老师如获至宝地抓着小晴的奶子不停地揉。小晴喘息着说:" 邵老师,使劲,使劲!" 邵老师被小晴的娇声浪语刺激得热血沸腾,他脱光了小晴的衣服,把光溜溜的小晴放倒在床上。
  小晴雪白的肌肤让邵老师鼻血直流,他趴到小晴的身上,把她的乳头叼在嘴里,疯狂地吃她的奶子。一只手同时摸到她的小穴上。邵老师抠她的阴蒂,把手指伸进她的阴道里,小晴很快被抠得流出淫水。邵老师把嘴伸到她的下面,把淫水都吸进了嘴里。
  小晴说:" 邵老师,我来帮你脱衣服吧。" 说着,就把邵老师的衣服迫不急待地扒掉了,又脱他的裤子。邵老师的大肉棒一下子蹦出来。小晴吃惊地说:" 真大呀!"邵老师说:" 想不想尝尝他的味道。"
  小晴动情地说:" 我好想啊。" 就踹下来一口含住,使劲吸起来。小晴一边用嘴吸着邵老师的肉棒,一边用手摸着邵老师的阴囊,揉着他的两个蛋蛋。邵老师的肉棒被小晴的小嘴吸得舒服极了,他使劲往里插,几乎把龟头插到小晴的喉咙里。
  小晴舔够了邵老师的肉棒,就躺到床上,把两条腿分开,对邵老师说:" 老师,插我吧。"
  邵老师热血沸腾,扑到小晴身上,把肉棒顶在她的小穴上,一使劲,插了进去。小晴舒服地叫起来:" 啊……嗯……老师,插我……" 小晴的小穴紧紧地裹住邵老师的大肉棒。邵老师揉着小晴的奶子,使劲地插她,小晴的小穴里淫水四浅,她把双腿紧紧地盘在邵老师的腰上,嘴在不住地呻吟:" 啊……老师,真爽啊……哦……快,快,使劲,使劲!"
  邵老师越干越有劲,抽插了好几百下,小晴早已高潮了三次,她的小穴被邵老师插得通红,阴蒂因为充血象黄豆大小挺立着,她嘴里还在喊着:" 别停,老师……插我……噢……我要死了……" 邵老师终于感到要到高潮了,他加快了速度,突然感到腰里一麻,精液喷涌而出,他使劲地往里插,把肉棒顶在小晴的子宫口,把精液全都射到里面。小晴也在这时,又一次达到了高潮。她浑身酸软地说:" 邵老师,你真棒!"
  这篇小说应该是我色情文学的启蒙,从作者对整个事件的了解程度、色情细节方面的描写以及行文的粗糙判断,此文作者极有可能是我校的非语文课老师。
  我还断定这篇小说纯属想象之作,可信度极差,但当时没人听我这套,他们都把它当做纪实文学来读。因为作者在序言中信誓旦旦地说,他曾经看到过音乐老师对此事所作的三份检查以及晴的全部交代材料。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