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玄幻  »  魔女荒淫的人生
魔女荒淫的人生
江湖,江湖是什么?每个人都有不同的回答。

   在很多人眼中,江湖是充满争斗的地方。当今武林之中,除了少林、纯阳、七秀、万花、天策五大门派之外,藏剑山庄、五毒教、蜀中唐门、西域明教、江南丐帮、朔北苍云也先后崛起。

   但是安史之乱爆发了,大唐天下风雨飘摇,江湖也变成了战场。每个江湖中人都在挣扎求生。

   江湖中不但有豪迈的汉子,还有武功气势不属于男子的女侠。但是要在这凶险的乱世中生存下去,这些好强的女人们必然付出更多的代价。

   然而对一些人来说,连死但是一种奢望。

   大明宫,曾经是大唐皇帝所有,但是现在这里的主人变成了新登基的大燕皇帝安禄山。

   现在是上朝时间。朝堂上的文武百官,大多是刚刚投降的,在新皇的俯视下个个噤若寒蝉,连续数日连一个上奏的人都没有。

   但是今天,静悄悄的朝堂上却响着一连串啪啪啪的声音,让百官既紧张又好奇。

   皇帝宝座前的台阶下,正站着两名威武的女将,两人都是全身甲胄,一个全身赤甲,一个全身银甲,虽然包裹严实,但依然能看出她们姣好的身材。

   她们一个拄着一杆长枪,一个拄着一柄长刀,一左一右分立在百官面前。可她们两人却眼色迷茫,面颊酡红,像是喝醉了一般。

   只见两个魁梧的大汉,分别站在二女将身后,身上一丝不挂,正在奋力的耸动下身,将两个女将顶的一颤一颤。

   啪啪啪的声音,正是从四人的下身传出。此刻谁都知道,他们正在当众做着什么事。

   一身黄袍的安禄山得意的笑着。群臣从前面只能看到两个女将的铠甲,而他在后面却能看到,她们背后毫无遮掩,两人矫健的圆臀、修长的大腿尽收眼底。
   难以置信这竟然是在上朝的时候发生!

   两个女中豪杰,都是竭力忍耐,不让自己在大庭广众之下露出丑态。然而,她们之前已不知受过多少蹂躏,身心都被极大摧残,更糟糕的是上朝之前,她们都被灌下了药物,身体无法与坚强的意志配合。

   她们的抵抗越来越软弱无力。

   左边那个红衣女将首先开始站不住了,她用长枪强撑着身体,忍不住气喘吁吁,呢喃道:「燕姐姐……我要支撑不住了……」

   右边那个白衣女将紧咬着牙关,也是好不了多少,还是用嘶哑的声音说:「雪妹,坚持,坚持住啊……不能……不能在这里……丢身子……」

   这两个被当众淫辱的女将,赫然竟是闻名天下的女英雄——天策府的曹雪阳将军和苍云军的燕忘情统领!

   安禄山躺在宝座上,翘起一条腿,得意洋洋的说:「诸位爱卿,我见这几天上朝气氛沉默,所以特派出御封的「千骑将军」曹雪阳、「万夫元帅」燕忘情两位女英雄来给大家助助兴。本皇下令,凡是有上奏的官员,都可以一边上奏,一边享用两位美女将军的贴身服务。如果上奏让本皇满意,还可以选其中一位将军回家,尽情享用一天。」

   死气沉沉的朝堂顿时变的群情涌动,立即就有一个官员出列,大喊道:「吾皇万岁!臣有本上奏!」

   紧接着,第二个、第三个、第四个……一个个官员不甘落后,纷纷上奏,安禄山看着臣服的群臣,得意的哈哈大笑起来。

   曹雪阳和燕忘情看着那些眼放淫光的官员,露出痛恨又绝望的眼神……但是他们的身体,却在这种精神刺激下不争气的扭动起来……

     ***    ***    ***    ***

   这一日,纯阳宫的清虚真人,武林中闻名遐迩的女神,智慧仙子于睿又骑着她的太白仙鹿下山了。她决定去白帝城十二连环坞,找回自己叛逃的徒弟雨卓承。
   虽然不再是年轻小姑娘,但是容颜的青春一点未减,而且更增添了几分成熟的韵味,反而比几年前更加诱人了,真是肤如冰雪、目若秋水、胸藏丘壑。不知有多少英雄倾心,多少恶棍垂涎!

   一路上,只见大地因为战争满目疮痍,哀鸿遍野,心地善良的于睿不禁蹙眉轻叹,真是闻者动容,见者倾心!

   不过,于睿早就预料到,如果路上被人看见容貌,会引来无数麻烦,所以故意易容成一个相貌平平的女人,不会引人注目。

   于睿穿过秦岭,来到汉中,在一座小城歇息。他打听哪里可以住宿,行人都指向一座酒楼,那里是现在唯一一所还在营业的客栈了。

   虽然不在战争前线,但是这座小山城也是充满紧张的气氛,不到夜晚就家家闭门。可是这家酒楼,仍然夜夜笙歌。

   于睿不禁奇怪,战乱时期,为何这家酒楼还能有这么好的生意?

   她好奇来到那酒楼一打探,才知道最近这家酒楼来了一个西域舞女,色艺绝佳,引的周围富豪都赶来这里看她跳舞。

   于睿走进酒楼,看到在大厅的中央,搭起一座高高的舞台,一个舞女穿着一身性感的胡衣,露出身体大片的肌肤。她的皮肤稍黑,应该是在西域被炙热的阳光照晒的缘故,但是也正因为如此,她的皮肤变的油光闪亮,不论是大腿、美背、小腹,都泛着狂野的诱惑力。而且,在她本已十分稀少的外衣布料内,贴身的衣物更少,只要一抬腿,就能看到她里面仅有的一条丝绸小内裤。一头银发随着舞步在空中挥洒,美的令人销魂。

   几个富商在下面看的直流口水,偷偷说着下流的话:「凭我御女上百的经验,这个女人床上的本事绝对不差,若是能带回去销魂一夜,嘿嘿,肯定爽到飞起!」
   于睿暗暗冷笑,这些低俗的庸人,根本看不出这女子的真正本事。虽然于睿不认识她,却看的出,此女必定身怀厉害的媚功。若是这些人真跟她上床,保不准会被吸干。

   不过,于睿可没有兴趣看她舞蹈,定了一间客房便进去打坐静修。

   外面歌舞声一直持续到深夜,于睿虽然心神超然物外,也听到了那一声欢呼。
   发生了什么呢?她的道心被天生的好奇心取代,打开窗子一角,向外看了一眼。

   只见大厅里,舞台下站着一排富豪,各自面前的盘子里都放着大量金银。有一个胖乎乎的富豪盘里的钱最多,他哈哈大笑着走上舞台,搂住那舞女,两人紧紧倚靠在一起,走出大门。

   于睿暗暗冷笑,心想这些有钱的庸人真是不知死活。可是过了一会儿,她不禁又起了恻隐之心,虽说她对那些有钱人并无好感,但这么一个无辜的人,被卷走一大笔钱不说,说不定还被骗走半条命,也太可怜了。

   正好这时,一个店小二走过她门前,她叫住小二,问:「那位有钱的大爷是什么人?」

   小二回答说:「那是本地有名的富户秦员外。他不但有钱,而且是个大善人,这战乱之中,经常接济乡邻,大家都十分敬爱。只是今天不知怎么色迷心窍,为这舞女一掷千金。不过他可以和这样的美人共渡春宵,也是一桩美事呢。」说着,店小二露出了羡慕的表情。

   于睿不动声色,又问了那秦员外家的位置,将店小二打发走,关上了门。
   她已经决定去救人。她稍作准备,悄悄打开窗户,无声无息飘了出去。
   于睿到达秦员外的宅院时,夜色已深,院里院外,都已经熄灯,黑咕隆咚一大片,唯有秦员外的主卧室还是灯火通明,显然他是不想错过机会,要好好看清那舞女的美貌。

   于睿小心接近卧室,吃惊的发现窗户竟然都开着,里面传出激烈的叫喊声,根本不用想就知道他们在做什么。于睿虽然多年修行心如止水,也不禁稍稍面红。她定了定神,小心往屋里看去。

   看到第一眼,她立即知道中了陷阱。

   但是来不及了,她的神智迅速沦陷……

   屋里的一男一女正在剧烈性交。

   胖胖的秦员外光着身子躺在八仙桌上,四肢平摊,一动不动,双目圆睁,要不是正在大口喘息,就以为他已经死了。

   不过,即便他死了,也没人会在意,那舞女才是一切视线的焦点。

   舞女身上原本就不多的衣服早已脱的精光,油亮微黑的肌肤、性感到爆炸的身材完全暴露在空中。她正坐在秦员外的胯间,修长矫健的双腿勾住桌沿,将秦员外的阳物完全吞没入阴道,腰肢有力的有节奏的律动着。她挺直了身躯,高举着双手,在空中不断摇摆扭动。

   她在跳舞!她竟然坐在男人身上,一边主动和男人交合,一边还在舞蹈。她身下的秦员外已经爽到魂飞天外。

   这不是普通舞蹈,而是一种有魔力的舞,每一个看到她舞蹈的不论男女,都会丧失理智,陷入色欲痴狂的境地。

   于睿意识到,这其实是一种可怕的媚术奇功心法,这个舞女一旦施展此功,谁看到她都会无法自拔,更何况她现在赤裸裸一丝不挂,和一个男人淫乱,媚功更强了数倍!

   于睿常年修炼纯阳心法,当然不会轻易沦陷,可是另有一个原因,就是她数年前被下了天一教的绝毒——天地崩坏失神蛊,差一点就坠入淫欲的地狱。此时被这淫功一催,天地崩坏失神蛊立即发作。

   「不……不能……」于睿颤抖惊呼。

   这时,一个轻柔低沉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进来。」

   于睿不由自主走进屋里,呼吸越来越急促,胸部不住起伏。

   「把衣服脱了。」那声音又说。

   于睿双目迷离,不知不觉间,身上道袍已经坠地,露出薄薄的内衣。

   连那舞女都不禁有些惊讶于睿那一身的雪玉美肉,更想不到,她的道袍下,双峰如此硕大挺拔,将褥衣顶的高高隆起,让她都有些妒忌了。

   正在这时,她听到脚步声,让她注意力稍稍转移。

   秦府的管家和一个家丁、一个侍女发觉了家里的异常,提着灯来到主人的卧房。

   「老爷,发生了什么事?」管家急急忙忙推开门。

   「啊!」管家瞬间崩溃,双腿普通一声跪倒,手里的灯笼掉落在地。

   背后的家丁和侍女也看到了屋里的香艳销魂一幕。

   如果说,看到正在艳舞的胡女,已经让他们无法抵抗,那么再加上旁边一个只穿着内衣的仙子,就更加致命了。

   家丁和侍女尖叫了几声,就抱在了一起。他们互相撕扯对方的衣服,不知哪来这么大的力气,几下就把结实的衣裤撕成了碎片。那侍女娇嫩的手指流出了血,却浑然不觉。

   这对男女就在门外光着身子开始性交。那侍女本是个处子,可是下体被刺穿却丝毫没有感到痛苦,只顾欢叫着搂紧家丁,接受他疯狂的抽插,下体很快流出了血。

   管家年纪大了,动作慢了点,他茫然四顾,忽然发现了站在一边的仙子。他流着口水,突然蹦起来,像年轻人一样扑到于睿身上。

   轰!于睿五内俱焚,体内五蛊同时分泌出烈性的淫毒,点燃她已被改造的无比敏感的身体。

   仙子美妙的呻吟了一声,突然低头狂吻白胡子老头。

   「呜哦哦哦哦!!!」睁大眼睛的秦员外顶不住了,体内的快感急剧收缩,全身的血都好像涌向了下体。

   他喷精了。但是所有的精液被身上的女人那好像黑洞一般的阴道全数吸去。秦员外没有停止的迹象,他全身狂抖,继续不断的射精,又不断被舞女吸收。在淫功的催情下,他恐怕要一直射精射到死!

   老管家更用力的抱紧于睿,但是于睿的胸太大了,他短短的双手无法在于睿背后相握。他一着急,大腿一抬,顶住了于睿的下体。

   于睿全身一僵。一股冰寒之气从下体突然散发出,瞬间流转到全身。

   仙子猛然清醒,一把推开老头,顺势点了他的穴道。

   她一转身,挑起地上的道袍,瞬间穿上,同时人已到屋外。

   屋外的一对年轻男女正干的歇斯底里。这短短的一会儿,家丁已经在侍女体内射了两发。为了保住这两人的性命,于睿不得不一掌一个将他们击晕。

   舞女身形急变。她从秦员外身上跃起,脱离了肉棒。秦员外的肉棒还在继续喷射,像喷泉一样射了她一屁股白浆。

   但是舞女根本不管这些,她疾扑向于睿。

   于睿双指一点,突然一道气剑射出,舞女差点被击中,连忙闪开。

   刷刷刷刷,于睿一口气发出四支气剑,布成一个法阵,将舞女困在其中。
   舞女无法置信,她说:「不可能!你明明已经被我的月下夜影控制了,怎么会摆脱的?」

   于睿自信的微笑起来:「你不该小看了我,‘摘星长老’苏曼莎。」

   苏曼莎有些惊讶:「你如何认出我来?」

   于睿回答说:「苏曼莎,你假扮舞女,用美色暗杀对安禄山不利的朝廷官员和武林高手,早就引起了武林正道的注意,我要认出你有何难?只是,安禄山怎么会突然对我产生了兴趣?」

   苏曼莎冷笑着,一对裸露的豪乳一颤一颤的:「皇上想和十二连环坞宫傲天王合作,但是宫傲这厮脾气古怪,软硬不吃,只有一个办法能让他降服,那就是清虚仙子你。」

   于睿说:「呵呵,魅舞魔女苏曼莎的美貌,难道不能吸引到宫傲么?」
   苏曼莎说:「哼,你以为我没有试过么?当我施展有色花雨,宫傲立即就中招了,可是他把我狂干一通,醒来之后却翻脸不认人,真是可气!他说,供他发泄的女人多的就是,但是他的爱只归属一人。」

   于睿稍稍发愣,没想到宫傲这厮竟然如此专情。

   苏曼莎双目瞥视四周,发现气剑已经渐渐变淡了,于是说:「我练成有色花雨神功以来,从来没有失效过,不论是男是女,都会拜倒在我的情欲之下。可是你为什么可以抵抗?」

   于睿笑道:「道法通玄,你是不会明白的。」

   苏曼莎说:「我不信,既然媚术对你无用,那就只好来硬的了。吃我一招,毒刃舞!」

   苏曼莎又起舞了,她一跃而起,正好此时气剑刚好消散,她冲出剑阵,向于睿出招。

   但是于睿早已算准她的线路,凝聚在手中的气剑霎时发出:「七星拱瑞!」
   以往,苏曼莎都凭借一身奇门媚术所向披靡,暗杀了不知多少高手贵人,可是今天一朝失效,武功大受影响,加上一时心慌,立即中招。

   她最后听到于睿笑道:「跟我曾经经历的煎熬相比,你的媚术产生的淫欲又算的了什么?」

   于睿迅速点了苏曼莎的穴道,苏曼莎立即躺倒,昏睡过去了。

   于睿深深喘了一口气,刚才看似优势尽占,其实她已经从极危险的境地兜了一圈,差点走火入魔。

   她抽出一张床单,将苏曼莎一裹,飘然而去。

     ***    ***    ***    ***

   离这里最近的,就是青岩万花谷,于睿突然到来,还带着一个昏睡的胡女,引起了谷里的骚动。

   但是现在,万花谷的首领们大多不在。谷主东方宇轩,正在长安筹备反攻安禄山,工圣僧一行,正在追捕叛徒司徒一一,书圣颜真卿已经在河北殉国了,药圣孙思邈正在救治灾民,而年纪最轻的花圣宇晴,正在南疆重建浪穹国未回。
   (其实众人都不知道,此时宇晴已经被秘密俘虏,在南诏皇宫中被日夜淫虐中……)

   万花谷中,现在只有画圣林白轩和琴圣苏雨鸾夫妻两个首领,带着不多的弟子留守。

   林白轩虽然已经七十多岁,须发花白了,但是仍然健硕。他的妻子苏雨鸾今年三十多岁,正是妩媚成熟的季节。

   「清虚仙子为何突然光临万花谷,可是有要事?这个女人又是谁?」

   于睿回答:「确实有要事。这个女人,就是安禄山手下头号杀手,狼牙军‘摘星长老’苏曼莎。我在汉中被她偷袭,幸好没有中招,将她擒住了。」

   林白轩听说她就是武林中闻风丧胆的苏曼莎,大吃一惊:「啊!她就是魅舞魔女苏曼莎。嘿嘿想不到这么年轻……哦,清虚仙子是想把她关押在万花谷吗?」
   于睿笑道:「不,我有另外一个主意。苏曼莎不留在这里,我留在这里。」
   林白轩有些糊涂了,问:「仙子智绝天下,老朽我可跟不上啊,还是请明说吧。」

   于睿说:「我要和苏曼莎互换魂灵,然后用苏曼莎的身体混进狼牙军去。」
   林白轩和苏雨鸾都惊呆了。

   原来,数年前,于睿被天地崩坏失神蛊折磨的肉体和精神都几乎完全崩溃,幸好那时师父吕洞宾出现,传授给她不传之秘「移魂运魄术」,于睿和阳宝哥的爱人阿诛交换了身体,然后用阿诛的身体去到昆仑冰峰上取得冰寒仙珠,置入于睿的身躯阴道内,抑制住了淫蛊,再将身体换回,终于躲过这场大劫。

   现在,于睿为了天下安危,决定再用这个秘术,将苏曼莎的记忆和自己互换。互换之后,于睿将获得苏曼莎的全部记忆,同时苏曼莎也将获得于睿的全部记忆。不过,只要苏曼莎一直处于昏睡之中,在她醒之前把身体再换回来,苏曼莎就得不到于睿的记忆了。

   「所以,交换身体之后,我的身体会一直在万花谷沉睡,请二位代为照顾。」
   林白轩说道:「没有问题,我们一定会妥善照顾仙子的身体,也不会让苏曼莎这妖女醒过来。」

   于睿行礼说:「那就多谢二位了!」

   这时,苏雨鸾却担忧道:「可是,于仙子这么进入敌营,实在太过危险。即便没有性命之忧,可是……这苏曼莎是叛军之中第一淫邪的妖女,如果敌人都把于仙子当成苏曼莎的话,岂不是会……」

   苏雨鸾的意思,于睿当然明白。她这一去,难免会和很多人产生肉体关系,虽然是用的苏曼莎的身体,但是精神却是于睿的,总是一件不干净的事。

   于睿叹道:「安禄山叛乱以来,多少百姓、仁人志士死去,万花、纯阳牺牲的都不在少数。我个人牺牲一点名声,那又算的了什么?」

   苏雨鸾脸红道:「于仙子为国为民,我一直躲在万花谷里什么都做不了,真是惭愧了。」

   于睿摇头说:「哪里,跟在前线厮杀的将士相比,我们差的远了。」

   三人将苏曼莎的身体放在一张床上,于睿开始施法。

   隐隐约约中,她的精神开始恍惚,好像灵魂出窍了一般,飘到了一个新的空间里。无数新的记忆开始涌入脑海。

   那就是魔女苏曼莎的混乱的、荒淫的人生……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