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师生乱情  »  大爱甜甜的屁眼儿
大爱甜甜的屁眼儿
我是一个极度闷骚的人,总把一股淫荡的气息牢牢锁在心肺之间,直至酝酿出一股沸腾的欲火,烧得身体欲疯欲狂,最后无可奈何,寻找到一个爆发点,然后五指缠绕,上下撸动,将无法压抑的闷骚随同粘稠的白色液体射出体外。
  对于一个十八岁的高*中生来说,这样的爆发点随处可见,尤其是我们班的语文老师董妍卿。她是一个刚刚结婚的妇人,大约二十七八岁。董妍卿天生一副成熟蜜桃的样子,脸蛋儿丰盈,身子一前一后两处峰峦饱满挺翘,甚是惹人注目。
  董妍卿的授课富于激情,她每每在黑板上写字,写到下面的位置时,总会毫无顾忌的把身子向后一挪,翘起被富于张力的黑色尼龙裤包裹的圆臀。圆臀总会被她书写时的动作牵连,在我的面前来回地晃动。
  我坐在教室的最前一排,每当这个时候,我总会感觉到她裤裆里的气息,炽热,风骚。这股气息扑面而来,无可抵挡。
  此时,我的手会情不自禁地伸进自己的裤裆里,在脑海中幻想出一幅波澜壮阔的画面,伴随着晃动地圆臀,我颤抖着身体,紧紧地屏住呼吸,将混合着尿骚味的精液射出来。没错,是射在内裤上,因为我已经顾不了这么多了。一开始遇到这种情况,我会立刻回宿舍换一条崭新的内裤,但后来随着射精次数的越来越多,新内裤已然供不应求,于是我索性不再理会。
  我射精次数越来越多并不是因为语文课越来越多,而是因为我们班还有别的美女。她叫孙甜甜,我想,我是爱她的。我默默地关注着她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
  看到她的眼睛我会感觉到莫名的快乐,跳动的心脏仿佛变成了一只氢气球,漂浮在云端。在路上偶遇她的背影,我的心就像突然被小狗湿漉漉的舌头舔了一下,软软的,黏黏的。我时常会希望时间在我面对孙甜甜的时候停止,地球也可以再这一刻尽情的毁灭,因为我会快乐地死去,而不必面对以后的种种痛楚。
  我对痛苦的预见性源于孙甜甜的骄傲,我清楚她喜欢什么样的男人。她的骄傲让我感到自卑,不知从何时起,我努力搜寻她的目光,却不敢正视其中的神采。
  渴望听到她的莺声燕语,却只是偷偷的站在她背后的角落里。
  在她背后的角落里,我看到了她精致的臀部,那是少女的臀部。她的臀部虽不似董妍卿那般丰满,但是纤丰合度,包裹在牛仔裤里,有力地向上翘着。
  每当我意淫着孙甜甜射精之后,我认为自己是分裂的,对于性与爱的分裂。
  我能感觉到自己对于孙甜甜柏拉图式的爱恋,她是我人生的新大陆,我爱恋她的时候,是没有性的渴望的。但我已经说过,我是一个闷骚的人,每当欲火难捱之时,我的身体里只有欲望,没有爱念,精液会射得一塌糊涂,弥漫的腥臊的味道是我对每一个性感女人热烈地执念。
  在连续很长的一段时间,甜甜每天晚上都会来我们寝室与曲白做爱。他们的亲热也越来越娴熟,甜甜从一个羞涩的少女变成了一个主动索取的欲女。我也总在他们高潮的呻吟声中射精,虽然会感到嫉妒和愤怒,但我丝毫没有减弱对甜甜的爱意,因为我了解曲白,他终有一天会对甜甜的身体感到厌倦。
  那一天很快就来到了,当时我正独自一人呆在寝室里,手里拿着甜甜的内裤紧紧的缠绕在自己的肉棒上,刚刚撸动了一两下,甜甜就推门而入。她的突然出现吓了我一大跳,内裤落在了地上,鸡巴就在甜甜面前晃动着,上面还挂着一丝亮晶晶的液体。
  我手忙脚乱地提起裤子,脸上羞得火辣辣的,我的迷你肉棒在甜甜的面前实在是拿不出手来,因为她毕竟曾无数次在曲白巨硕的肉棒下婉转承欢,二者之间的差距实在太过明显了甜甜初时一惊,随即掩嘴轻笑,道:「你……你真是的,竟然偷偷拿人家的内裤打飞机。」我感觉自己的脸越来越涨,越来越热,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往日使用甜甜的内裤打飞机毕竟是躲在自己的被窝里,哪像现在被人家碰了个正着。我尴尬的系上裤子,摸着脑后勺道:「曲白没有陪你么?」提起曲白,甜甜那一双明亮的眼眸蓦然一黯,继而渗出了晶莹的泪水,凄婉欲绝。此时的甜甜分外柔弱,我登时想要将她揽入怀中,却又受阻于她对于我的视若未睹。
  「他要跟我分手……他说他喜欢上别的女人了。」甜甜终于哭出了声响,她无力地蹲下,双手掩面,泪如雨下。
  我不知道如何安慰甜甜,只是温柔地抚摸着她的背,希望她能够用泪水将所有的痛苦和不快洗刷掉。
  不知过了多久,仿佛一日一夜,又如一生一世,甜甜终于哭干了泪水,抽泣着站了起来。她坐在曲白的床上,抱着枕头道:「我就在这里等他回来,我要向他问个清楚。」「甜甜,像你这样的美女根本没有必要为曲白这种人伤心。」我支支吾吾地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其实,曲白从一开始就只是想跟你上床而已,他根本就不是真正的喜欢你。」甜甜柳眉一横,怒道:「难道你不也只是想跟我上床?」我尴尬至极,急忙挥手道:「甜甜,不是的,我……我……是真的爱你,我愿意为你做任何事情。」「笑话,难道我让你舔我的屁眼儿你也愿意?」甜甜十分不屑的说道。
  我心里仿佛瞬间敲响了一面大鼓,纷乱嘈杂,难以控制,我用力吞下一口口水,想起来以前甜甜骑在曲白的大肉棒上,曲白在下面用力地冲刺,甜甜的菊花就会有节奏的一张一合,那时候,我是多么渴望能够一亲其芳泽。
  「我……我……当然愿意。」我鼓足了勇气,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
  甜甜惊讶地看着我说:「我知道你喜欢我,但是……但没想到你会这么变态。」甜甜的身上散发出淡淡的香味,因为哭泣而愈显柔弱的身子在我眼中变得更加性感,我心儿荡漾,情不自禁地跪在她的面前,说道:「甜甜,这不是变态,而是我对你永恒的爱意,你的一切对我来说都是最珍贵的,也是最美丽的。」我俯身亲吻甜甜的如玉小脚,舌头热情的舔吮她美丽的脚趾甲。
  甜甜身子一缩,将双腿抽了回来,冷冰冰地道:「我是小白的人,你不要痴心妄想了。」「但是他根本不会珍惜你的」我扑向前,捧着甜甜的脚发誓道,「甜甜,做我的女朋友吧,我一定会珍惜你的。」「不要!」甜甜说地斩钉截铁。
  「那……那……让我为你舔屁眼儿吧。」我粗重喘息着,眼中是满满的欲望。
  「滚开,你这个变态」甜甜飞起一脚,鞋底正中我的鼻梁,她用力踢开了我,道,「说到底你也只是贪图我的身体而已。」「不是的。」我跪在地上,挥舞着双手,重新抱住了甜甜的双腿,头往她的裙下钻去。我爱她,但不知道如何去证明。在甜甜面前的我是卑微的,我不敢奢望拉她的手,亲她的嘴,更不敢想像曲白那样肏她。但如果有一天我可以的话,我也只希望能够给她带来高潮,而不会在意自己的感受。而现在,我只配舔甜甜的屁眼。而且我渴望舔甜甜的屁眼,让她感受到我对她的爱意。
  「对了」方才还在哭泣的甜甜忽然露出了灿烂的笑容,「我把屁眼儿献给小白的话,他一定会回心转意的。」我绝望地僵住了,脑海中想象着曲白的肉棒肏甜甜屁眼的情景,一时愤怒至极,直欲吐血。
  就在这时曲白推门而入,脸上依然是邪恶的笑容。他向甜甜摇了摇手,道:「甜甜没用的,我忘了告诉你,我是一个极度讨厌肛交的人,因为那里太脏了。」转而向我道:「张森,你果然对她一往情深,还要舔她的屁眼儿,真是重口味啊。」甜甜看到曲白进来,满脸都是喜乐之色,但听他又如此一说,不无担忧的道:「小白你不要误会,这都是他的一厢情愿而已,我对你此心不渝,我的身体只是属于你一个人的。」「是么?」曲白伸手托住甜甜的下巴道,「既然如此你就让他舔舔屁眼儿吧。」甜甜愕然,以为自己听错了话。
  「怎么,不愿意?」曲白冷然道,「我很想看看他舔屁眼儿的丑态呢。」「愿意,我愿意为你做任何事情。」甜甜说着便像一条母狗一样趴在了床上,将屁股高高地翘起。曲白将她的裙子向上一翻,然后顺手拉下了甜甜的粉色内裤。
  甜甜玉腿轻轻舒展,将内裤褪了下来,丢到了床边。
  曲白双手掰开甜甜肥嘟嘟的肉臀,笑道:「来吧,这就是你梦寐以求的地方呢,不过甜甜是我的女人,想舔的话就要跪下来求我,张森你跪下来求我啊啊,哈哈……」
  虽然用力向两边掰,但甜甜的屁眼儿还是紧紧闭合的,但隐约能够看到里面红色的嫩肉。屁眼儿的下方是一丛黑色的弯弯曲曲的毛发,其中一团肉馒头微微鼓起,一条粉嫩的肉缝从中划过,透过黑色森林,隐隐约约可以看清全貌。
  这就是甜甜完美的下体,她属于眼前这个嚣张的男人,但他却不懂得珍惜,弃若敝履。而我日日夜夜无时不在渴望能够爱抚她,珍惜她,此时内心一团烈火燃烧起来,情欲的火焰一直向上窜,渐渐湮没了我的大脑。
  噗通!额头重重的碰到了地板上,我沙哑着嗓子喊道:「求求你,让我……舔甜甜的屁眼儿。」
  曲白哈哈大笑,笑得腰都弯了下来,他按住我的头骂道:「你真他……妈的是一个大孝子啊,好吧,我让你舔,让你舔个够,反正我也肏腻味了。」得到了这具身体主人的允许,我立即将脸凑到了甜甜的屁股后面。一股温热的骚气立时扑面而来,我颤抖着伸出舌头,缓缓地接触到那一朵美丽的菊花。
  甜甜的肛门带给了我一种久违的幸福感,在舌尖沿着屁眼儿周围划过数圈之后,我将整张脸都用力贴到了甜甜肥美的屁股上。我的脸贴着她的臀肉,饱满而富有张力。舌尖如同一只锥子,用力刺向屁眼儿的深处,双唇则是贪婪的包裹着甜甜的整个屁眼,有一种想要将其吸入的冲动。
  甜甜屁眼儿深处的肉壁富有张力,我的舌头经过一阵胡乱的钻刺探索之后,也只是在外围打转。甜甜身子微晃,脚后跟挪动的过程中触到了我硬如钢铁的肉棒。我登时心乱至极,慌不择食,嘴巴用力吮吸起来,在我的脑海中,我是在与甜甜接吻,我嘴巴与她的屁眼紧密地贴合,舌头出动,来回探索舔弄她隐秘的部位,这与我而言是一种莫大的幸福,这一刻我当真感谢曲白,若没有他,我连接触甜甜屁眼儿的机会都没有。
  我用力的抱住甜甜的屁股,忘情的与甜甜的屁眼儿接吻,于此同时是一种对曲白奇妙而强烈的感激,于是双腿更紧实的跪在床上。
  这是,曲白似也被激起了性欲,他掏出自家大肉棒,凑到甜甜嘴巴,命令道:「快,把他含进去。」甜甜美眸迷离,如同注视神灵一般注视着曲白的肉棒,香舌从睾丸底部,一路向上舔动,直达龟头马眼处,继而檀口张开,肉棒顺利而熟稔的滑入甜甜的喉咙之中。
  曲白硕大的肉棒上青筋暴涨,光是紫红色的龟头就填满了甜甜的半张嘴,甜甜卖力地吮吸舔弄,仿佛在品味天下最美味的东西。而她的眼中的神色,分明是是无尽的崇拜和依赖。
  「小骚蹄子,喜欢我的肉棒么?」曲白骄傲地问道。
  「甜甜喜欢小白的肉棒,还有两颗性感的蛋蛋。」甜甜呜呜的叫着,吞吐的速度更快了一些。
  「想要我用肉棒肏你的话就喊他爸爸。」曲白挥舞着巨大的肉棒,紧拽着甜甜的头发。
  甜甜更是情热如火,殷红的嘴唇吸吮着棒身,腻声道:「好爸爸,快来肏你女儿啊。肉棒爸爸,我爱你。」我听到曲白得意地笑了,继而腰部一疼,一股大力将我撞飞出去。我从地上爬起来,看到了曲白将甜甜按倒,将她双腿高高地扯起,于是甜甜私处肉缝的两条唇瓣自动向两边分开了,似是在等待肉棒的侵入。
  曲白手按肉棒,龟头顶在了蜜穴边缘,上下滑动,待一丝粘液均匀的涂抹在了龟头之上,曲白腰部一沉,肉棒尽根而入。
  曲白腰部耸动,开始大力抽插起来,床儿咯吱咯吱地怪叫起来,仿佛随时都会散架一般。
  我的目光紧紧地盯住二人的交合之处,只见甜甜的蜜穴紧密地包裹着曲白粗巨的肉棒,肉棒飞速的进进出出,在曲白肉棒的强烈搅动之下,感觉甜甜柔弱的身子随时会被撕裂一般。
  然而甜甜置身曲白的胯下,感受到他爆炸般的力量,身体里充盈着无穷无尽的快感,她体味着每一次抽插都会令自己掏心掏肺的肉棒,口不择言地浪叫起来。
  「呜呜……肉棒爸爸好厉害,肏死女儿了。甜甜爱死肉棒爸爸了,呜呜呜……呜呜呜……」于是曲白抽插的频率更快乐,捻转挺刺,在如磨盘一般地甜甜的臀部尽情发挥着自己男性的力量,攫取着蜜穴深处神秘莫测的快感。
  淫水与床单一色,鸡巴共阴毛齐飞。其淫靡之态先贤早有描述,我不再赘言。
  却是到了最后,曲白浑身巨震,浓白的精液突突突如机关枪一般飞速射出,大量精液盛满了甜甜的小穴。
  曲白从甜甜身上爬了起来,大口大口地喘着气,此时他雄性健硕的体魄更加地耀眼了。
  甜甜身上亦是香汗淋漓,双眼迷离,私处红肿不堪,淫靡至极,有精液混合着淫水流了出来。
  「小白,帮我把包里的避孕药递给我。」甜甜温柔的对曲白道。
  曲白向我努努嘴,示意我取避孕药递给甜甜。我心里微动,走过去,跪倒在甜甜面前,道:「甜甜你蹲起来。」「为什么?」甜甜喘息着问道。
  「避孕药对身体有害,快蹲起来让精液流出来。」甜甜闻言诧异地看着曲白,曲白亦是十分惊讶,愣了半响方道:「你就按他说的做好了。」于是甜甜蹲了起来,狼藉不堪的蜜穴正对我的脸部,于是一股股精液与淫水混合而成的液体流了出来。
  「全部流出来了么?」
  「里面还有好多啊。」甜甜咯咯笑着应道。她微笑的时候,娇躯扭动,肥美的私处微张微合,似在向我打招呼。我心里一颤,张口含住了甜甜的两片阴唇,舌头探出,从中分开。
  我用力吮吸,于是又有一股股数不清的精液和淫水流入了我的口中。我贪婪地吮吸着,我不能让甜甜受到一点点的伤害,以前是我疏忽大意,而且不够勇敢。
  从现在开始,我要保护甜甜,而且让她感受到我的爱意。
  与此同时,一股幸福的味道从嘴唇向周身蔓延开来,那是甜甜的淫水,那是她的蜜穴深处分泌的液体,如今我有幸能够品尝其滋味,即使混合着的曲白的精液,也经过了与其蜜穴的亲密接触,里面饱含着甜甜所特有的气息啊。
  我忘情的亲吻,舌头不断向伸出探索,同时用力吮吸。嘴里舌间充满了粘稠的感觉和腥臊的味道,这仿佛是我的动力,只让我更加卖力的将甜甜体内的所有精液都吸出来。然而曲白这一射实在惊人,仿佛如何也吸吮不尽。
  两人皆被眼前之景所震撼,最后还是曲白首先从惊讶中回过神来,道:「啧啧,甜甜,她好猥琐呢,你们两个当真是天真一对。」「不」甜甜不由自主的夹紧了双腿,「小白,我们才是天生一对。刚才你也很舒服,难道不是么?」曲白笑道:「老实说吧,我新女朋友的口活很好,而我对你的身体也已经厌倦了,这就当是最后的一次吧。」「求求你小白,不要离开我,我的口活也很厉害的。」甜甜哀求道,「你再试一次,我的口活不会输给任何人的。求求你,再试一次的话你一定会满意的。」曲白无奈地叹道:「也好,瞧你这淫贱的模样,好吧,好好侍弄你的肉棒爸爸。」曲白再度把肉棒凑到了甜甜的嘴边。
  甜甜脸色涨得通红,不知道是因为曲白的话刺激了她还是因为下体传来了异样的感受。
  甜甜双手捧着曲白胯间的一团,香舌来回舔弄,其粉嫩的颜色与曲白裆下之物的紫黑之色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只见甜甜扶起疲软的鸡巴,轮流将两颗卵蛋吞入口中,曲白受到一股温热气息的刺击,舒爽地叫了起来,肉棒于是很快重展雄风,硬如钢铁,整条鸡巴贴在甜甜的脸上,仿佛帝王的临幸。
  甜甜仰着小脸,捧着硕大的肉棒贴在自己的脸上,无限陶醉地道:「甜甜爱死小白了,甜甜爱死肉棒爸爸了,甜甜要好好服侍肉棒爸爸,甜甜不要肉棒爸爸离开甜甜。」只见檀口一张,叼住了肉棒,顺利地吞入了口中。甜甜双手抱住曲白的屁股,螓首上下套动,檀口吮吸,香舌撩拨,每一下都是深喉,极其用力,刺击地她脸色更加地红了。
  我正卖力吮吸之时,忽觉甜甜的全部体重都坐到了我的身上,我的心跳得更加剧烈了,牢牢锁住甜甜的双腿,嘴巴胡乱的吮吸,舌头来回乱窜,已然分不清蜜穴还是屁眼儿,忘记了自己的目的,只是贪婪的攫取甜甜下体的味道。
  「呜呜……呜呜……」
  甜甜一边熟练地吞吐,一边用充满了柔情蜜意的眼神注视着曲白。
  曲白双手紧紧揪住了甜甜的头发,呵呵笑道:「」瞧你这淫贱的模样,连一条母狗都不如,离开了老子的肉棒,恐怕你脸一天都活不下去。「「呜呜……呜呜……」
  「老实跟你说吧,老子只是肏腻你了,老子让你舔我的鸡巴只是可怜你,可怜你这只淫贱的母狗。你的身体我已经玩腻了,你要离不开我的话,就去买一个我的肉棒的模型。」甜甜听曲白无情话儿不断冒出,脸色大变,不由停下了套动。曲白却正在兴头上,牢牢抓住甜甜的头发,向上掰着,腰部松动,于是变被动为主动,硕大的肉棒便在甜甜的小嘴里大力抽插起来。
  肉棒每一次都强有力的冲击着深喉,甜甜招架不住,呛得咳嗽起来,大量的口水顺着鸡巴流了下来。她的娇躯也不断抖动着,似是承受不住肉棒的强烈冲击。
  然而曲白仿佛不觉,依旧按既有的速度抽插,半个小时之后才抖动着身子,将无数的精液射入了甜甜的口中。于此同时,两行清泪也从甜甜的双眸中不断落下。
  曲白冷笑一声,将龟头在甜甜嫩白的脸蛋儿上擦拭着,最后将肉棒收回了裤裆内,冷笑道:「小婊子,我肏够你了,不要再求我了,说着便离开了寝室。」这时甜甜从我的身上滚落下来,倚在墙角不断抽泣着。我走过去揽住她的柳腰道:「甜甜你不要伤心了……」话未说完,甜甜嫩偶般的手臂缠上了我的脖子,说道:「你……你……不会嫌弃我么?」「不会……永远都不会,在我心中你永远都是最美丽的,最纯洁的女孩子。」「那好,从现在开始我就是你的女朋友了。」甜甜泪如雨下,有伤心,有难过,但也当真有着一丝的快乐。我兴奋至极,胸膛快要炸开了一般,我紧紧地楼主了甜甜,向她的樱桃小嘴吻去。
  于是两个人纠缠着舌吻在一起,大量的曲白的精液在我们两人的嘴里来回流动,包裹着我们纠缠的舌头,也有的顺着嘴角流了下来,润滑了我们紧紧接触的肉体。
  我们忘情的激吻,曲白残留的精液沾满了我们全身。而我的肉棒也不知何时进入了甜甜的蜜穴之中,经过曲白精液的润滑,我的肉棒与甜甜蜜穴里的嫩肉紧密接触起来。
  我们紧紧地搂住,用尽了世界上所有的力气,我们亲吻着、爱抚着,我们做爱。我们的头发上,嘴里,脸上,身上,以及生殖器上,到处都沾满了曲白的精液。但我们依旧能够清晰地感受到彼此的爱意。
  不知何时,我的肉棒也射精了,尽数射到了甜甜的蜜穴里,此时此刻,我感觉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男人。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