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人妻  »  骚妇拿下干部
骚妇拿下干部
1998年。

  我大学期间被确定为省委选调生,分派到江西某县担任乡团委书记,刚上班那阵子,觉得太阳每天都是新的,对前途充满了无限期望。

  纷繁复杂的不是工作,而是乡里的迎来送往,干部每大一级,权限就大好几级,作为团的干部,一般政府的大活动是沾不上边的,但偶尔出席几次小宴会也是常有的事情,有的小老板为了附庸风雅,攀上团的枝桠,弄个什么小荣誉、小花环也是常有的事情,总是经常为团的接待提供支持,有的上级女干部,看到我们这些刚出校门的后生,眉眼中经常流露出让人猜的暧昧。

  由于工作表现好,加上点子多,一年后,我被提拔为副乡长,分工乡镇工业,别看这小小的半级,内容可是大大的变了,不是过去就有这种说法,一副一正,相差一顿,说的就是很多年前,农村生产队的队长、副队长,队长吃的就比副队长多得多。

  那时的副乡长还是很有权力的,什么项目、贷款甚至费用减免,手上每年都能幻化出几十万上百万的资金,我所在的那个乡,虽然不是很富,但随着创业潮流全国涌动,办厂、开公司、做生意的人也越来越多。

  楼禅是我那个乡第一个私人办厂的老板,手下有许多的生意,工厂中就有化工、机械、纺织等小个头的企业,听说她老婆是个交际花,我却从来没有见过。

  一次,楼禅生产的一批货被工商部门查封,要罚款10多万,而且准备移交司法处理,平常财大气粗惯了的他有些着急,主动跑来找我,说是政府应该为企业分忧,什么他每年交多少税收、安排多少就业、乡里企业规模就数他最大之类的理由一大堆,我告诉他再大的企业也得守法,有些事情不是他想象的那么简单。

  乡党委书记可能平时受他的好处不少,让我出面斡旋,我只能硬着头皮上。

  我那时还住单人宿舍,晚上,楼禅让手下带着烟酒送到我的宿舍里,我是做干部以来第一次碰到这种情况,义正词严地让他们拿回去,那办事的人放下后,象做贼似的溜了。

  一连几天没有动静,我已经渐渐忘记了这挡子事,楼禅是天天来乡里,碰到我就问,事情有没有办好。

  县长来乡里检查工作,晚上喝醉了酒,就在楼禅开的酒店里睡下了,半夜,觉得好难受,刚醒,发现身边一个女人睡着,只穿着奶罩、红裤头,看到我醒了 ,女人主动地凑过来,手放在我的胸前,我陡然酒醒了,惊问:“你是谁,怎么会睡在这里?”。她优雅地用手摁住我的嘴,在我耳边吹气如兰:“别吵,我不会吃了你,吵了外面知道了,你怎么说也说不清楚。”

  说着,手迅速向下滑,在我的鸡鸡处揉撮,我刚想发作,让她走开,她居然腾地压到我的身上,滚烫的舌头如灵蛇吐信,印在我的唇上。

  也许是喝了酒,也许是在远离家乡的地方做小官的压力,也许是出于原始的性本能,我居然没有再反对,看到我平静下来,女人迅速把头移到我的腿间,把我的裤衩拉下来,拖出我的鸡鸡,翻开包皮,在马眼上舔了舔。

  一阵强烈的刺激传来,我不由发出哼哼声,女人得寸进尺,一口含住我的鸡鸡套弄起来,我由于兴奋,不由用腿夹着她的头,她更用力地动起来,一会还用她的舌头舔我的卵蛋,弄的我的鸡鸡很快象一枝钢枪树立起来。

  女人看火候差不多了,迅速解除自己的武装,一双肥奶,一片黑毛,尽揽无余,突然,她把自己的毛放在我的枪上,枪尖对着毛中间,刺进去。

  枪入洞中,一时没有了准头,女人直起身子,上下跳动,我的枪就在她的毛中间一会刺,一会拔,我以前还没有真正做过爱,觉得十分受用。

  原始的本能就象火山一样被激发,灼热的肌体接触,满眼的白皮嫩肉,美人当前,我浑然忘我,腿一抬,把她掀到身下,用力地压上去。

  她的奶子很挺,摸在手上就象个白馒头,抓起来充实,松开来饱涨,我用舌头舔,她发出快乐的呻吟,下面是一刻不停地冲刺,她配合着我迎送,不一会,我觉得下面象要尿的感觉,想拔出来,她却用力粘着,我只能尽情地射了进去。

  高潮褪尽,我拥过她问她是哪的,她不开口,只问我舒服不舒服,我反复问她怎么进来的,她耍了个鬼脸,穿好衣服出去了。

  第二天,我的办公室走进一个女人,首先介绍是楼禅的老婆,我一看,就是昨天晚上陪我的那位,头都大了,好在女人看看有别的人在,礼节性地说了几句,希望政府能帮忙,让她的企业迅速恢复生产。

  我知道这次不能不用力周旋了,于是连续几天,找县里的关系,从乡情出发,终于摆平了这件事,后来,我遇到楼禅,他好象一点都不知道似的,再后来,她老婆在一次私下跟我谈话的时候说,那事本来他就不知道,只有我们俩知道,她当初也是出于觉得我蛮吸引她,才主动勾引我的。

  我被她强奸了?!

  【完】